止隅Yvo

what a fucking mess

最近好丧
就码了剑三同人还挨不到完结,离结束可能还差9000字吧
浑浑噩噩的呀
沈姓小可爱的故事
我还没有写呢

so wie du bist

奇怪的私设?

弗朗西斯在六月十三号的宴会上第一次认识亚瑟·柯克兰。
天刚下过雨,空气潮湿。十六岁的弗朗西斯还没长出胡茬,五官中性而精致,他的金发披散在肩上,沾着花香和湿气。
像其他客人们一样,弗朗西斯盛装出席,不同的是他一身天蓝色的长裙,裙边缀着蕾丝和绸子花边。他唇角勾起一个笑容,像个甜美的娃娃。
他在华丽偌大的宴会厅里跑来跑去,试图吸引王公贵族们的注意力,他用轻蔑而甜美的目光反击那些像他投来注视的人,他知道那些熟识他的人在怎么想他:这个疯子,同他那个蠢货父亲一样,像个小丑。
他灵巧地从客人和侍者中穿行,拿起两杯香槟,在舞池边缘迈起暧昧的步伐。没有人会当他是个美丽的年轻小姐——尽管他这...

是不是我们对爱情太大惊小怪了。

饭上这个人终于已经快一年了,时间过得快。

好像第一次入碟,第一次败纸片的那些银子好像才刚花完_(:з)∠)_
体会到了冲动型购物方式带来的美妙感觉(ㆁᴗㆁ❀)

喜欢上他一个月的时候正好去了霓虹,逛了能找到的每家a店,两三天之内收了五张碟。那个时候会想等回头不喜欢了怎么办,不过这种朝三暮四的事干得太多了,就是贵了点( o̴̶̷᷄ ·̫ o̴̶̷̥᷅ )

但是这一年里先是mp,然后是十五单和十六单,然后王纹初演,live的mix、台湾re,到现在的王纹再演和正在筹备的新专辑。每一天这个人都能让人『呜啊——』地感觉到惊喜。

identity和independence入坑,shine彻底沉沦。幸好当时阴差阳错地遇见了他。不只是喜欢,这个人值得追随。

他一直坚信的东西总让我觉得,『这人是个理想家吧。』
他的笑容和饭们的笑容,他说过的那些话。是个努力型的理想主义者?因为这样他才如此耀眼。

这人才不是个爱豆吧。他就是个会在舞台上哭泣也会笑着跟你说『别担心,我一直都在』的人。

怕他离开这个舞台。每次看到他那么开心的时候就无比安心。

啊,这个超人气声优王子(o´・ェ・)

我还能再战一百年(!

他真的好好啊。

这时候就感到自己有多弱小。

多想能更强大一点啊。

离他更近一点点。

爱他。真的。

七月份的一大张摸鱼和最近的摸鱼

来自看了台湾live repo心情分外激动的自己。

这个人太好啦 爱他♡

手机上的练笔2

想到哪写到哪系列

---

弗朗西斯十八岁,也就是我十二岁那年,他离家出走了。

我与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也是邻居。听大人说,从我刚会走路开始,我与弗朗西斯就陷入了无止境的矛盾里。我们先从打架开始,慢慢地,等我能吐出完整句子的时候,我们就吵架。十几年来,我们一直水火不容,弗朗西斯大我六岁,是学校里和伙伴中受欢迎的人物,不管和谁他都能友好相处,并且博得对方的喜爱,唯独除了我。

我不记得那时候他是否同与别的小朋友相处时一样“谦让有礼”地对待我,总之,在我有限的记忆片段里,小时候我的小锡兵玩偶、长鼻子的匹诺曹都在我们的打闹中死无全尸,而很久很久以后的后来,我最心爱的茶具套装...

 

   "Japhy," I said out loud, I don't know when we'll meet again or what'll happen in the future, but Desolation, Desolation, I owe so much to Desolation. Thank you for guiding me to the place I learned all. Now comes the sadness of coming back to cities and I've grown two...



手机上随手的练笔.情节渣.短.没有前因后果.文风前后不一致.

------

老区西街尽头的公寓楼,已经没有什么人住了,成了名副其实的废楼。有胆大的孩子结伴去那里探险,在黄昏时刻,阳光会刺过斑驳的玻璃窗,在三楼转角的门口闪耀出另一个太阳来。

一个乱糟糟的、蹒跚的、太阳。

一个老人。

------

贫民窟的一些人是知道的,老区西街尽头风雨六十几载的公寓楼里还有一户人家,住着一个人。

天已经黑了。

一个小姑娘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街上。她有着不健康的蜡黄皮肤,乱糟糟的棕色头发,一团乱麻似的披在脑后。唯独她的眼睛,那是一双还没被贫穷和饥饿染透,没尝过这世间苦楚的清澈眼睛,一双森林一般的...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