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so wie du bist

奇怪的私设?

弗朗西斯在六月十三号的宴会上第一次认识亚瑟·柯克兰。
天刚下过雨,空气潮湿。十六岁的弗朗西斯还没长出胡茬,五官中性而精致,他的金发披散在肩上,沾着花香和湿气。
像其他客人们一样,弗朗西斯盛装出席,不同的是他一身天蓝色的长裙,裙边缀着蕾丝和绸子花边。他唇角勾起一个笑容,像个甜美的娃娃。
他在华丽偌大的宴会厅里跑来跑去,试图吸引王公贵族们的注意力,他用轻蔑而甜美的目光反击那些像他投来注视的人,他知道那些熟识他的人在怎么想他:这个疯子,同他那个蠢货父亲一样,像个小丑。
他灵巧地从客人和侍者中穿行,拿起两杯香槟,在舞池边缘迈起暧昧的步伐。没有人会当他是个美丽的年轻小姐——尽管他这样像。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继承了他那可怜的死去的无能父亲的爵位,每天疯疯癫癫的小鬼。

一杯香槟下肚,弗朗西斯眼睛里蒙上三分水汽,目光不经意瞟到宴会厅的角落,巨大的座钟旁边坐着的金发男孩。
他提起裙子走向那个孩子身边,他从没见过他,便猜测这是哪个公爵家的小公子。他发现男孩一直盯着他看,在他发现他之前就一直在看他,他用他樟木绿的眼睛不瞬地望着弗朗西斯,仿佛在看一个天使,又好像在看一个怪物。

弗朗西斯将那杯香槟递给男孩,在他身边坐下。
“我的名字是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你是谁家的小鬼?”
亚瑟看着他,露出了一点不解的神情,但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不是女孩子。”
“当然,我不是。”
“但你真好看。”
弗朗西斯挑了挑眉毛有点惊讶,但面前的小男孩一脸波澜不惊,好像他所说的话都是天经地义。
“你也很好看,”弗朗西斯开心地笑了,“你的眼睛是我见过最好看的,比妈妈那颗价值连城的绿宝石更美。”
亚瑟现在不盯着他看了,他捧着那杯弗朗西斯给他的香槟,但是没有喝。
“我的父亲是柯克兰侯爵。但是他不喜欢我。他们说我不正常。”
弗朗西斯有点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不以为意的态度。私生子、情妇、病弱、兄弟姊妹。在他生活的这个上层社会中,没有什么值得惊奇,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
“我很抱歉,但是你不用在意这些,嗯?”弗朗西斯揉了揉他的头发,“反正我们都能活的这么快乐。”
男孩耸耸肩,“没关系,因为我也不喜欢他们。”
弗朗西斯不解,面前的男孩大约十二三岁,身子单薄几近瘦弱。男孩长且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倒像是因为喜悦。
他又看着他,少年圆圆的小脸凑近了一点。
“但你真的很好看,弗朗西斯……你闻起来甜甜的。”
“嘿小子,”弗朗西斯退后了一点,他的长裙被小男孩压在手底下,于是他只好伸出手放在亚瑟的肩上,指尖拂过这孩子有点扎人的碎发。“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叫亚瑟,你可以叫我亚瑟。”亚瑟仰起头,直直地看进弗朗西斯的眼睛里,“我可以尝尝吗?”
“蛤?” 弗朗西斯还来不及反应,亚瑟已经欺上身来。

男孩小小软软的唇贴上他的,湿润的舌尖滑过弗朗西斯的嘴唇。弗朗西斯因为震惊而睁大了眼睛,他看见亚瑟同样睁着那双幽灵般的绿眼睛,那双眼睛里没有一点淫秽的欲求,反而映出了这孩子近乎执拗的虔诚和圣洁。
弗朗西斯放在亚瑟肩上的手忘了放开,此时才恢复了知觉。他一把将男孩推开,他肩上浅蓝色的丝绸纷乱地落在亚瑟的身上,亚瑟像早前那样不瞬地盯着他看,透过重重面纱,弗朗西斯觉得自己仿佛被死亡女神牵着手,带到希罗底之女的面前,观看亚瑟绿眼睛里燃起的火焰,舞起七面纱舞来。

“你…”
“你是个傻瓜。你是个奇怪的人。”亚瑟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你这个…小混蛋。”弗朗西斯无语,“我甚至要开始喜欢你了。”

大概是个奇怪的脑洞emm…依然手机练笔emmmm渣基三已经咸鱼得没救啦……这个故事我蛮希望还有后续的嘤。
_(:з)∠)_

评论(2)
热度(16)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