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仏英】Let it fall and hit the ground(07)

01-02-03-04-05-06

07


*


之后的几天里,Francis慢慢了解到Arthur来救自己的完整过程,当他听到自己的手下里安插了omega的人时,并没有怎么惊讶。他伤恢复得很快,几天后就能下床走路,光着缠满绷带的上身在树林间瞎转悠,被Arthur骂了好几次碍眼,然后他就很快发现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的确在变化了-往好的方向、像时间轴倒带那样。

他偶尔觉得时间就这样静止就好了,没有一切纷扰的东西,就只有森林、木屋和他们两个。

不过当然他只是想想,屋外驻扎的军队才是现实那面。Arthur原话是说大部分战士都已经抵达前线听从Antoine的指挥,留下来和他们一起的是他的守卫兵,等Francis伤好之后他们会护送他和Arthur去和Antoine会合。

于是他也就安下心来抓紧恢复身体,不过还有一个疑问一直困扰着他。


“这里到底是哪里,我的Alice?”不得不说,和战火纷乱的外面相比这里真的仙境一般。

“请叫我Red Queen,小男孩。”恰时Arthur在读书,他不急不缓地读完这页,才将眼睛从书本上移开。

“我想你没有发现,Henry Bonnefeuille的陷阱一路将你引离行军路线的同时,你其实里国境线越来越近。”

哦-一个想法袭上Francis的脑子:怪不得这里的森林都有一种Arthur Kirkland的味道。固然人们一般将这个称为熟悉的味道。

“没错,这里是B国境内。附近都是我的人,或者说,是Scott的人,你那个叔叔没机会再动什么手脚的。”

是Scott啊…Francis的脑海里映出关于那个红发的Kirkland的记忆。我以为他们关系不好的,他想起小Arthur曾经抱着膝盖控诉哥哥的恶劣行径。


Arthur看着面前金发的男人神情一瞬的恍惚就知道他肯定又想起来了以前自己的什么黑历史,刚想出言嘲讽,言语在看到他身上层叠的绷带的时候终是收回匣。

“你的伤怎么样了?”他心里正想着派到Alfred那边的人最近的来信,少年被通缉,William和父王的人在整个国家分头搜寻他的下落,但Alfred明白这个时候也不能彻底销声匿迹,民众忘性太大,如果十天半月不在他们的坊间传言里露脸,之前做的一切铺垫就都白费。所以他现在的处境几近艰难,Arthur想现在还不是出手的好时机。

但是这件事情什么时候告诉Francis才好呢?早晚要告诉他的,因为需要他的帮助。

Arthur动作轻微地咬了咬下唇。Francis捕捉到,心里浮现出微妙的情绪。


“已经好了大半。我们尽快出发吧,我有点担心。”

Arthur白了他一眼,随之又点点头,“我正打算明日就出发,这场仗我们拖不得对吧。”

“嗯…”Francis这时却突然有点犹豫。“这边搞定之后,我就要回王城去,跟父王…嗯……”

而 omega的绿眼睛波澜不惊地看着他,他身上淡淡的茶香让人放松。

他说我知道,我跟你一起。


*


于是两天后他们就抵达了前线指挥部,Antoine对Francis的归来表现出超常的激动,对Arther则是仍存疑虑的感谢,不过后者根本没在意,找了个营帐休息去了。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Francis搞明白了现在的局势,Henry的军队从占据上风到逐渐被全面压制,Antoine对此的评价是Arthur的士兵每个人的单体作战能力都超出常人几倍似的,嘱咐Francis还是不要放松警惕,能聚集起这样一个部队的人也肯定同样可怕。

他心想Artie的可怕之处我早就见过了,他想如果Artie想的话,他早就已经成为六尺之下的黄土。


那之后Francis接替Antoine留在营地指挥,后者亲自带兵上阵,Francis本来劝阻了几番,最后还是作罢。

然后Francis和Arthur就过上了……他看地图考虑作战方案,青年在他旁边喝下午茶看书的生活。

Arthur单方面地轻松平和,Francis只想叹气然后让人多煮一壶茶。

“Artie,你真的不-”

“不。”

……

Francis干脆把耳朵上夹着的铅笔一放,丢下地图坐到Arthur对面。“我是说,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不要在别人焦头烂额的时候喝下午茶吗?”

闻言青年夸张地扬起眉毛,“焦、头、烂、额?你知道这个词和轻而易举是有区别的吧,还是我带来的人都被你吃进肚子了?”

“而且,你不觉得对你的救命恩人兼援军提出更高的要求,是很失礼的行为吗?”

……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面前青年的笑容十分彬彬有礼,可是Francis愣是从那之上看到了恶魔的犄角。


“没什么可着急的吧。你只能胜利不是么。”

Francis睁大眼睛,Arthur的声音十分轻,轻得仿佛他没说出过这句话一样,但是Francis却完整听进了耳朵里。

他自嘲地笑了笑。哈,他又明白了。

小自己四岁的他已经不是那个需要自己编花环安慰的男孩了,他那双好看的眼睛已经能把世间看得通透,现在角色调转了,是Arthur来安慰他,安慰在最后时刻总容易犹豫不决的他。往事的牵绊比自己想象的还紧,Francis总是不自觉陷入犹豫的困境,不过幸好现在有人来一棒敲醒他了。

他也曾经手刃自己的兄姊,但他从没在杀戮中迷失。他一直、一直无比坚定的事情就是终结自己国家王位继承的死循环,正因为要这么做,所以他必须在这个规则里爬到顶点。而现在他离那个顶点真的咫尺可达了,他却不自禁地怀疑,这个直到现在都还是只能顺应规则的自己,真的有这个资格、有这个能力成为改变规则的那个人吗?他心里有那么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跟他问:你曾经的决定,是正确的吗?

但是他们在Arthur面前噤声。

是,到了如今,他只能胜利,他也只能成功,他一定会成功。


*


当某个东西已经成为定局的时候,它通常都会发生得很快。当然心理作用是一方面,另外的,当不确定性小到几乎没有,就没有什么能阻挡事件按最快的那条路线发展下去了。这本来应该是好事情,但问题在于,如果这件事情是人们都期望发生的,那么它就会显得更快结束,并且,也许会让人觉得有点无聊,无聊的程度和对其的期待程度成正比。


“加冕大典定在后天,国王陛下有什么想法?”

“这离我的上一个‘大典’还没过半年呢,那个时候你可也是主角之一。”

他们现在又回到了-F国王城。属于国王的议事厅宽敞而空旷,面对台阶上镶着宝石、在昏暗光线里依然散发微茫的宝座,纵是Francis也禁不住诱惑走上前去。

“如果我现在坐上去,你会嘲笑我吗?”他问偌大厅堂里的另一人。

“我对你的嘲讽可以和你所作所为无关。”Arthur回答他,“而且那宝座算不得什么,你的玩具之一罢了。”

Francis缓慢转身,坐在黄金王座之上。座椅的触感格外冷硬,只说身体上的感觉的话,他并不觉得舒适。听到Arthur的话,他笑了一声:“我没想到你会是能说出这种权力至上的话来的人。”

青年站在台阶下,和Francis的中间恰正是君王和臣子的距离。他一袭藏青色的衣服,不卑不亢地站得挺直,全然上位者的姿态,气势完全不输王座上的人。

“这不是权力至上,只是实话,意思是无聊。”他挑着眼睛看现实意义上正居高位的人,懒懒地接话。

Francis从王座上起身,走到Arthur身边。

“那天我们也从这里经过,走到露台上去和民众们打招呼。”

他说这话语气平淡,好像没什么目的性。接着他抬步往露台的方向走去,从那里可以俯瞰城外的街道。Arthur有些欲言又止,但跟上了alpha的脚步。

他们的大婚在春天举行,如今已经入秋,天气渐凉。黄昏时刻的街道本应热闹非凡,但近几个月因为王位更迭的乱子,竟显得有几分萧索。只有零星的小贩在叫卖,行人也寥寥无几。

一阵风携着零星落叶刮过。

有点冷。Arthur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俩原本都有点沉默,但这下Francis笑开,解了自己的披风给Arthur披上。其实Arthur身上正披着一件款式颜色相似的,不过Francis的这件还大一点,像毯子似的把他裹在里面。

Arthur本来还想拒绝,但是披风上的味道有点好闻,他就一时昏了头,让Francis乘机手快地给他系好了。

好吧,他紧了紧披风。

“Francis,”他说,“我一直有个问题,如果你们的王位是需要所有继承人生死争夺之后剩下的那一个登上的,你为什么会有个叔叔?”

“那个啊,我也只是听说。Henry本来对王位没有太大野心,只是想坐享荣华富贵,而我的父亲似乎是老国王的私生子,小时候受了Henry的很多帮助才活了下来,后来父亲在争夺之中杀掉了除了Henry之外的所有人,把他派到边境对自己威胁不大的地方逍遥去了。”

他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Arthur打了个寒战,这听着怎么那么耳熟?

“我……”

“我骗你的。”

Arthur一愣。Francis冲他狡黠地眨眼,他蓝紫色的眼睛映着夕阳格外好看,可Arthur现在无心欣赏只想掐死他。

Francis看青年气得脸都发红了,赶紧把双手举过头认错。

“好了好了跟你开个玩笑,从刚才开始就觉得你闷闷不乐的,想让你放松一下。”

闷闷不乐?都是被气的好吧!

不过这人是怎么把玩笑开得这么惊心动魄的?Arthur还是觉得有点古怪,但又说不出来。

“Henry跟我父王的事情没那么玄乎,大概就是Henry曾经救过我父王一命吧,父王就还了他一命。”

Francis靠在露台的栏杆上,很无所谓地说着。Arthur无端想起了Williams和Scott,那是他自己的兄长,他们也是从小打闹到大,而Arthur一直以来总是被欺负得很惨的那个,他们之间,若说兄弟情谊,有还是没有呢…?也许还是有的吧。那个时候他们是怎么对待Rosa的呢,明明记事很早记性也很好的他突然想不太起来了。

“你……”Francis突然开口。

Arthur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我已经不打算去争夺B国的王位了。”

“但是我也不会把它交给Scott或者Williams,我-我有一个弟弟,你可能不知道-”他语速很快,有点慌乱的感觉,这很少见。

“-他是,是我父王的私生子,叫做Alfred…”

“我知道。”Francis再一次打断他。

“…我小时候就见过他…嗯?”Arthur今晚第二次露出一个茫然的表情,Francis看在眼里只觉得很可爱-如果不计后果的话。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两者兼有。”他伸出一根手指比划了一下。

他知道-知道什么?

他知道Alfred的存在,他知道自己放弃了王位。

茫然过后Arthur的大脑几乎是自己开始思考,哪里出了问题?那种伴随了自己很久的违和感,他为什么会知道?

然后某个记忆被挖掘出来。


“你那个时候是在试探我?!”他忽然想起来来到F国之后他们的第一次争吵。那是一次诡异的、没头没脑的争吵,虽然他们的争端一贯不需要什么原因,但那次几乎是他违和感的源头,可那时他没有想到原因。

Francis用脸上不加掩饰的得意笑容默认了。

“我很高兴骗到了你,甜心。”


不,那是其实是有一些端倪的。Arthur有些懊恼地回想,那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善意,那几句有些古怪的话。但是当时他没多想,因为他自己心里也有一些微妙的情绪,都要归咎于那个氛围下的同理心作祟。

他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人还是有脑子的。


“但是别拿阴谋论来衡量我,我那时候说的话可都是出于真心。”

他那时说了什么?现在回头去理解的话,意思大概是让Arthur不要搞出什么轩然大波,不要以身犯险,那是关心吗?谁知道呢,Arthur把他这种话自动归类为不用理会的范畴。

不过-他是怎么看出自己没有争夺王位的打算的?他的话不可能有破绽,唯一的就是……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正面提及王位的事情?

Francis好像看出他在想什么,语气愉悦地说:“哥哥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哦,你一个眼神我就看出你还有没有野心。”

……啰嗦。


Arthur一时有点无语,准备了很久的坦白突然没有了意义,而Francis这时投过来的目光又赤裸裸不加掩饰,等着他继续下面的话似的。

“我是想说…我希望你能帮Alfred一把。”Arthur表情郑重,Alfred被Williams软禁在王宫里,这个时候出手是再好不过的时机。除了Francis之外他还联系了其他人,不过邻国国王的助力必定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我听说他就被关在你小时候住的地方。”

Arthur没想到他竟然了解得那么清楚,他也是前一阵刚刚知道这一点,Williams把Alfred从他寝宫秘密的地窖里转移到的Arthur曾经的住处,也不知道是安的什么心。而这段时间以来Scott一直状态消极,表面上站在国王和Williams那边,可实际干了多少事情也只有他自己知道。Arthur很庆幸自己那一番话起了作用,但是正统的继承人没有一个是好打发的。

“如果我拒绝呢?”Francis轻飘飘地问。

Arthur嘴紧紧抿成一条线。

男人又笑了,金发在风中有一点乱,“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你可是我的公主殿下,我这么说过的对吧。”

“没有。我也希望不会有。”Arthur只好冷漠地接下这句调侃。

Francis看了他一会儿,又开口:“我最大的两个愿望,一个是登上F国王位,另一个就是阻止你去做B国的国王,第一个愿望马上就成真了,为了实现第二个,我有什么不能去做的呢?”

这话像是情话,如果是往常Arthur不是出言嘲讽就是干脆无视,对付不正经的Francis的最好方式就是不去理会,他一直都知道的。但是这一次,鬼使神差地,他低低地回问:

“哪怕是让第一个愿望成为泡影也在所不惜吗?”

“在所不惜。”

他们的声音都很轻,风一刮就杳无踪影了,但是应该会有什么留下的吧,Arthur在心里重复,会有什么留下。


*


“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那之后他这么说。

这不是承诺,承诺太轻浮,Arthur这句话只是在陈述事实:不会发生。

付出往往不一定能得到相应的回报,通常事情是这样,而感情尤其是如此。如果恰好这份感情可能得到回报,如果恰好你能给予对方回应,那去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样珍贵的东西,浪费掉才是最不能原谅的吧。

很多事情他一早就明白,比如Francis对他的感情、比如Alfred对Rosa的感情。不过后者他记做筹码,前者他假装不懂。那个时候他的心思重,把情爱从自己身边远远推开,想法倒也单纯,随时可能死掉的人,何必去想那么多恼人恼己。

但现在不太一样,他身体懒下来了,心也懒下来了,那些从前必须紧紧抓在手里的东西也慢慢放开了,那些拼命的事情,这一次之后他应该就再也不会去做了。那这漫长一生还剩下什么呢?他存在的意义,曾经只是为了Rosa的愿望而一心往上爬,头破血流也不在乎,因为那一柄信念还撑着他。但是现在他放下了,放下了,却不觉得生命空虚难耐,那是为什么?

爱可以支撑我们继续。

那天Francis的话,是可以这样理解的吧。


TBC


08

⚜️第一次被敏感词玩死,非常手足无措。然后并不知道敏感在什么角度

⚜️完结倒计时…没想到真的走到了这里…虽然整体很短小应该也是我第一次完结一篇文了…在不是一发完的情况下。

⚜️拖更加字数越来越少,没想到能看到完结的时候orz

评论(2)
热度(34)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