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仏英】Let it fall and hit the ground(10/完结)

01-02-03-04-05-06-07-08-09

10


*


后来Arthur又回忆起那个吻,他尝试着去隔离开无可抗拒的生理反应然后思考,便发现自己内心无需掩饰的纯粹的喜悦,就像是将自己沉入澄澈明净的溪水,透过粼粼波光看到的流淌的天空和日光,可以使时间静止、不需要呼吸也能生存。

那不是一个满含情欲的吻,他读得出Francis传达来的讯息-或者说是他本想隐瞒但是在无法控制的情感中流溢出的-陷于困境的低鸣。

但他说不清为什么,在明白这一点后他却更加怀念那个亲吻,一种说不出的暴躁的渴望从他的毛孔里渗出来,好像他正是在渴望对方的痛苦,汲取那些苦涩然后相拥到骨头发出咯吱的声响,指甲嵌进皮肉直至看见血来。他回忆他和Francis的一切,那之中是痛苦和绝望的藤蔓将他们包裹成厚厚的茧,这或许是很奇怪的事情,但是他们从未停止过的相互伤害反而给他们庇护,他们向对方射去言语的利箭,却一点点将他们的距离拉近,直至合而为一。

他没尝试过去给他和Francis的关系下一个定义,爱与恨在他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几乎同时蹦了出来。所以那既不是爱也当然不是恨,一种更为不确定的东西把他们相连,穿过骨肌,无可解也斩不断,让他们就算一方死亡也只能拖着对方的尸体继续前行。

他和Francis之间存在着的强烈的牵引力,正视自己他知道他根本无法抵挡,而他也知道对方也是如此。既然这样那么为什么还要继续顽抗,他已经疲于继续生活于阴暗屋隅,生命中余下的痛苦和喜乐,他们来给予对方就好。他们应当如此相互依存。


说到底,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人捱下这些年月时光。

然后金发女孩苍白的脸在他眼前浮现,过了很多年,他最终弄懂的是他深爱的妹妹曾为他做了最后的宽解。


*


“Williams,是你把Francis的行踪透露出去的吧。”并不是问句,矛头所指的男人脸色苍白,头发略长,在颈侧投下阴影。

他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成为阶下囚也算在其中,另一方面是他没想过Arthur会来跟他对质。他的弟弟从很早前就不再叫他为哥哥而是称呼他的名字,他想如果不是他们分享同一个姓氏的话那么他会用更为生疏的方式,这个孩子一贯这样别扭和固执。

当然,他做了错事。

那件事情发生久远得他都快忘记,他的弟弟那时还只是个令人讨厌的小孩子,而他还曾有一个妹妹,他知道他们会偷偷跑出宫去跟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小子玩耍。那时他对这些事不怎么上心,他并不是那样装作兄友弟恭来关怀他的弟妹,他从未关注过那个beta女孩,而早beta出生两年的Arthur跟他倒是曾有一些交流,但是那男孩是个omega,omega又能做什么呢?他记得他跟Scott对他做过不少恶作剧。不过有一点,他一直都知道Arthur视她为生命。

不过很快他知道了-那个金头发蓝紫色眼睛、长得像个女孩的小子是F国的王子。有很多人,不惜任何代价都要拿到他的消息。

对他来说那只是一转手的事情。因为他不相信那个Francis Bonnefeuille能成为最后的国王-他一看就知道不行,他根本活不下来-然后、然后,Arthur就抱着女孩的尸体回来。

他扪心自问,他对于他自己的亲生弟弟们到底是什么情感,然后他想他们应该不至于走到这个地步。他能看得出Scott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厌恶Arthur,完全是他的骄傲作祟才让他一直对Arthur这样冷淡,小时候的恶作剧完全出于生来具有的恶劣心态,欺负那个与众不同的、欺负那个弱小的。这些当作兄弟阋墙的理由似乎都有些牵强,但是-

他看着面前他小时候被欺负,脸上总是带着硬撑的骄傲和不甘的弟弟,现在问起曾经伤他最深的事情,却无比的平静。他没有伪装,Williams的眼睛在弟弟身上晃过一遭,他是真的变得强大,比他们所有人都强大。他是伤痕最深的那个,他却在试着放开自己、放开束缚自己的过去。

“是我。”

“Scott也知道?”

“我告诉了他。但是…他一直很愧疚。我……”他没有说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愧疚与否就没有什么意义,真诚的尚且不能改变什么,虚伪的、应时而生的那种就更没有必要从口中流露。

“没关系,我想要知道的就是这些,这就够了。永远别忏悔,哥哥,”他向门口走去,没有看到男人眼里闪过的惊讶,

“就算忏悔了,也绝不要承认*,我想这是你和Scott一遍一遍告诉过我的。”


知道这些的确就够了,Arthur离开的时候想,而他的哥哥接下来的命运,也已经与他无关了。

Francis曾经问他,他那么聪明为什么却又要那么为难自己。他回答说那都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他只是个普通人。他只是习惯用尽全力。用尽全力、他现在用尽全力把自己从过去的泥沼里拔出来,找到更多的理由,说服自己去忘怀。他明白Francis在想些什么了,所以他怎么还能坐视他的痛苦不管呢。


他从塔楼上下来,蜿蜒的楼梯尽头是一个小木门,透过来的光亮是这座塔楼的唯一一个出口。光亮中有个逆着光的人影,倚在门框上。

“Scott。”Arthur站在第三级台阶上开口。

“你来…?”Williams被关押的地方是机密,Scott也没有什么理由在他一被带离监狱就知道他的所在,虽然Arthur个人觉得他已经的确不再关心这个国家未来如何和其他人的命运怎样,但凡事还是少知道一点比较好。

“我是来找你的。”Scott打量了他一下,回答道。

Arthur挑眉看他,心里正浮起疑惑,这时Scott转身就走。

他两步跨下台阶,追上Scott,用疑问的眼神看他。

“没什么。”红发的哥哥回答,“我就是来看看。看到了就没有然后了。”

说完他也不理会Arthur,往回自己寝殿的路走去。Arthur等下就离开王城,走的是和他相反的方向,他没有再追上去。

“等一下!Scott,”他在后面叫了一声。男人停住脚步。

“你知道的吧?一切都过去了。”

他红头发的哥哥顿了几秒,用他一贯不耐的态度从鼻腔里发出哼声,暴躁地甩了一下头发走开了。


“都过去了吧、都过去了吧。”


*


两周后,老国王因病宣布tui位,由Alfred F Jones这位异姓王储继承王位。

在典礼后的宴会上Arthur和Francis再一次见到Alfred,16岁的男孩穿着深蓝色的礼服,虽然他年龄还小,可已经比Arthur还高一些,后者只好喟叹这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遗传基因。

他们见到Alfred的时候很巧,王耀也在场,并且和Alfred正商谈什么,看得出小个子的东方人脸上有掩不住的得意。

“嘿,Arthur。”王耀看到他们过来,跟Alfred草草握了手就向他们走过去。

“你跟他…?”

“哦,之前他在我家可捞了不少好处,当年念他年纪小也没权没势就算了,现在可不一样了,我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吧?”

“意思是你坑了他一笔?”Arthur挑起一边的眉毛,“你还记得这好歹也是我的老家?”

“所以我分析了一下从你那里得到的消息,恰到好处地赚了一笔。”

Arthur一阵无语,只好强行拉开话题询问他的一般性随身挂件Ivan Braginskin,然后得到了他国内最近不太稳定,Ivan得回去镇镇场子的回答。

一个镇场子的国王,希望这是个好的评价吧。

“正好你家的小朋友和你自己都不怎么欢迎他吧,我也就没让他一定要来。”王耀说着,他口中的小朋友就走了过来,在听到谈话正指向Ivan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

“如何?”Arthur看了一眼男孩头上的冠冕。

男孩耸耸肩,“普普通通,你可以问Bonnefeuille。”

“那可不太一样。”

“是啊,的确不太一样,我还更年轻。”Alfred展开一个露出牙齿的笑容。

“真的没有人说过你很招人烦吗?”全场年龄最大的王耀忍不住开口。

“很多,”他翻了个白眼仿佛真的想了想,“这不是夸奖吗?”

面前这两个争吵的人Francis都不算熟悉,如今有一种恍惚的不真实感,但又有点想笑。

“他们就像两个五岁的孩子因为糖果而吵架。”他对Arthur耳语,但是显然声音压得不够低,对面的两个人都听到了。

“我三岁起就不吃糖了,心事重重先生,F国让你焦头烂额吗?”Alfred透过镜片看他,这个男孩总会适时提醒你他不像他总表现出的那样不懂气氛或不看人脸色。当然,知道他是假装出来的这个事实会更让人感到生气才对。

Arthur瞥了一眼Francis。后者最近一直有点心不在焉-不是在治理国家方面,而是…其他的事情。

过去的两周里Francis一直在被公事缠身,而他自己也在做一些后续工作,比如他的私人军队如何处理,还有他在B国明里暗里安插下的人-当然了,要不Alfred会少多少里应外合。所以这段时间他们也没什么合适的时间再处理那些陈年往事,他们没有很多见面的机会来谈论这些,Francis心头仍有一根刺。即使是他先提出的爱、他先表达出的爱意,他也依然带着那根刺过活。

不远的地方有几个大臣在向Alfred颔首致意,Alfre示意了一下就先离开,王耀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也告了辞。


这里是B国王城。一切都变得很快。

“我带你在城里走走?”他轻轻歪了歪头用目光询问身边的alpha。

得到了一个笑容作为回应。


*


他们两个之间很少会拥有这样平静安适的时光。一方面是曾经他们在一起就意味着争吵,另一方面是他们总是各忙各的,光是凑出这样一段时间都成了问题。在问题说开前这样的模式让他们都感到庆幸,但不是现在,他们都越发向往对方的存在的时候。

Francis跟着Arthur走,间或交谈几句。他大概能认出这是在往Arthur的寝殿那边-也就是王城偏僻的、与仆人毗邻的那个方向。

“Francis,”他突然说,“我之前问过你你到底出什么问题了,你不回答,那我只能自己猜。”

他绿色的眼睛往一旁瞟了瞟,“所以猜错的结果是你来承担。”

Francis愣了一下,就听见Arthur继续讲了下去。

“你知道,那天我把Rosa抱回来,那时候她已经不行了。”他感觉到身边人身体蓦地僵硬,于是放慢了语速,同时把手放在他胳膊上。

“父王连看我们都没看一眼。我很快就晕过去了,醒来之后他们告诉我,Rosa已经被带走了。他们没有给他一个墓地,什么都没有,她彻底离开我了。”

他把声音压得很低,柔和且缓慢,但仔细听还是夹杂着小小的颤抖。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能接受这个,我会疯掉的。”

“所以我自己给她建了一个墓地,立了十字架。”

他们走到后花园,斜后方的角落里就是Arthur的塔楼,但他没往那个方向拐,而是往前走,那边有个离开王城的小门。

“就在外面的小山坡上,一个隐蔽的地方。在我的楼上能看见。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看着朝阳把第一缕金色的光洒在她身上,看着夕阳把她染成橙色。”

Francis慢慢缓过来仔细听Arthur的讲述,然后他忍不住想要拥抱他。他用平静的语气讲他怎么将自己一次次凌迟,如果伤口不够疼痛,就没法感受到自己还活着。他是这样的,但Francis自己也是这样的,一向如此。

Arthur低下头轻轻笑了笑,“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感觉很好,就好像世界只剩下我和她,她完全是属于我的。”

但那是错的,因为你还活着。只要你…只要你…Francis不敢往下想,他突然明白那个时候的Arthur心里一定也无数次蹦出这个念头,然后一次次地、没有放弃。

Arthur带他走上与王城一水之隔的山坡,没人管理的茂盛绿草淹过了他的鞋子。

绿草、野花、山坡上的树。

“这里……”他喃喃。

“很像吧,和我们以前总去的那里。我也是后来才发现的,着实惊讶了一阵,再后来我发现周边的这几个国家境内的小山十个里有八个都长成这样,就不再多想什么了。”

然后他看到了树荫下,那个乳白色的十字架和白色的墓。十字架前放着两束花,他们又走近了一些,Francis发现那是一束雏菊和一束玫瑰。他看了一眼Arthur。

“嗯不是,不是我。”他皱了皱眉,好像有点不赞同的样子。

“雏菊应该是Scott来过了,玫瑰是Alfred放在这里的。”他蹲下去摆正那两束花。“Alfred知道这里,是我不久前告诉他的。但是Scott……”

他站起来掸了掸手,笑了。“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把Rosa带了回来。”

Francis闻言睁大眼睛。“对,”omega看起来很满意他的反应,高傲地翘起一边嘴角,“她在这里,她一直在这里。”


一阵轻柔的风从他们之间刮过去,Arthur把额前凌乱的碎发往后抓。他看着那个似乎从未经历日晒霜雪的乳白色十字架,半晌轻轻说:“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我…很开心。”

Francis抓住他的手。omega的手总是凉冰冰的。

“我也很开心,Arthur。”

面前的人对他眨眨眼,很快又垂下眼睫,抿了抿嘴。最后他又笑了出来。Francis一时间没能去分析这些表情代表着什么,但是没关系,Arthur又开口。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但是你有权知道。”

“Rosa她并不是当场死亡的。我在抱着她回去的路上她曾恢复了一点意识。”他感觉握着自己的手用了力,他动了动想挣开,却被人翻手抓回去,这次没有再用很大的力气,但有不容置疑的坚定。

“是,她跟我说了一点话,她最后的话。”这是他心底的秘密,从未跟人吐露,他以为自己可以毫无芥蒂地说出来,可是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眼眶。

“嘿,你…”你尽可以不讲这些。真的,不想讲就不要讲、会难过就不要讲。Francis胡乱地给他擦着眼泪,想阻止他说下去。但是他突然想起,面前的青年说出这些最开始的原因只是一个-宽慰他。然后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跟我说-”他哽咽了一下,但还笑着,“她说‘not me…not alone’。我那时昏了头,我没明白她的意思,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没明白,我以为她是在怪我,我以为她是在怪你。但是-”

“not me…not alone。”他激动地攀上Francis的胳膊,眼神里带上可急切和恳求,“你明白了吗?你……?”

Francis扣住他的后脑,用吻来抚平他激动的心绪。然后他想,他明白了。他应该早点明白。

“你知道吗、我说过吗,Artie,我想我爱你。”他抱住怀里的人。


*


Arthur说他误会过,他曾经一度以为Rosa在跟他说她不想离开,她不想孤单一人。后来他发现自己真是错的离谱。从那个时候起beta女孩就明白了一切,她知道在这个三人的天地里他们都是什么角色。

她那个时候就在尝试告诉Arthur他直到现在才懂的东西。

但是现在他们两个都明白了,罗莎最后那句话的意义。是说她只能陪他们到这里了,而过去的时光和未来的日子,其实都是他们相互支撑走过来的,并不是依靠她,她更像是维系他们的一根绳。她希望他们明白这一点,明白彼此的重要性。他们两个之间奇特的、从少年时期就注定的羁绊,把他们从苦痛开始相连,变得不能斩断、无法斩断。如果他们坦诚的话,就会发现除了彼此他们别无选择。

最后他们都明白了。


一点也不晚。


FIN

*引用自毛姆《旋转木马》,有做一定改动

⚜️其实蛮短小的 5w+字,对于自己已经是一个进步啦hhh

⚜️可能越写越趋于平淡吧,如果变得不好看了的话真是抱歉啦qwq会继续加油的

⚜️对新坑有了构思,但是目前的构想应该是两三发就结束的长度,还在考虑大纲

⚜️感谢所有看到了这里的小伙伴,你们对我都是很大的支持-3-

评论
热度(34)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