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LOKI: Days of Future Past-05/洛基:逆转未来(未来昔日)

005/成为简…福斯特



*

五个月过去。



事情正在发生着……

在他禁足在自己宫殿里,整日读书的时候。


洛基坐在露台旁边的台阶上,腿上放着一本厚重的书,手边一杯蜜酒。现在对他来说,禁足与否,真的没什么两样。忽然有轻巧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他合上书,站起身,一位女官正站在他的殿门之处。

“殿下,托尔殿下已自九界平乱归来,众神之父正与他会面。”女官垂首说道。

“我想这一趟旅行为我的哥哥新添上不少荣光。”洛基说。

女官没有言语。洛基又说:“这对他有很多好处。”酒杯被他拿在手里把玩,他在心里算了算时间,向女官说:“不久后,我的兄长也许会再次离开阿斯加德,便请那时再来将事情通知于我。”女官领了这命令,离开了宫殿。

洛基又坐回台阶上。他宫殿的石桌上堆满了书,他用了各种方法请不同的人为他捎进来,而这些书里,涵盖了各个……他需要知道的方面。

它们之中还有一个故事。一个洛基从小就听过很多遍的传说:“诞自永恒之夜,黑暗精灵将盗走你的光明。”这有关一段远古的时间、两个国度、关于一个九界聚合的机会、一位名为博尔的神明、还有一种叫做以太的力量——无限原石的力量。

关于这个故事的延伸,即五千年后,九界又一次迎来聚合,还有因此而发生的事情,洛基再清楚不过,他已经在里面扮演过一个角色了。——这次,他会扮演一个不太一样的。



*



“那是量子场产生器吗?”简·福斯特躺在发光的石台上面,看着阿斯加德的女治疗师轻轻一挥手,橙黄色的分子物质构成的人形,自她身体而出,悬浮在空中。

“这是灵魂熔炉。”治疗师回答她。

“灵魂熔炉能转移分子能量吗?”她接着问。

那位治疗师徒手在分子物质间操作,场的作用下,它们构成柔和而奇异的波。“是的。”她看了一眼简。

就是量子场产生器。简侧过头,对一边站着的托尔比出这样的口型。她得意而狡黠地笑着。托尔看着他的凡人女孩儿,也对她露出一个微笑,雷霆之神此时的神情格外柔和。但接着,一道声音打断了他们。

“我的话对你来说只是耳旁风吗?”威严的众神之父出现在门口。他一挥手,停止了灵魂熔炉的作用,周围的治疗师纷纷退下。

“她病了。”托尔说。

“他是凡人。凡人都会生病。”奥丁走过他的大儿子身旁。“她不属于阿斯加德。如同山羊肉上不了宴会台面一样。”

简惊讶地从台上坐起来。“他说什么?”她看了一眼托尔,又说:“你以为你是谁啊?”

奥丁在她面前站定,回答她:“我是奥丁,阿斯加德的国王。九界的保护者。”

简愣了一下。“哦。我是……”她说。

“我很清楚你是谁。简·福斯特。”奥丁背过身去,向门口走去。“她的星球有自己的治疗师,叫做医生。让他们来处理这个。守卫,送她回中庭。”

“等等。不要…”托尔上前想要阻挡一下,可是晚了一点。一道强烈的血红色能量从简身上迸发出来,一瞬间过后,上前的几个守卫全部被击飞了出去。“…碰她。”他说。

“这不可能……”奥丁回到简的旁边,将手放在她的胳膊上面,一种红色的物质在她的皮肤下面流淌。“跟我来。”他说。


弗丽嘉走进这一间大殿的时候,奥丁刚刚结束他为托尔和他的凡人女友,对于栖于她体内的物质的解释。

“书上提到怎么把它从我身体里取出来吗?”简问。

“没有。”奥丁回答。他转向弗丽嘉。她说:“洛基刚刚呼唤我,他要我到这来。他希望用星体投射*来到这里,同你说几句话。”

奥丁皱起眉头。托尔在旁边唤了他一声。“父亲。”他说。他虽然不知道他的弟弟有什么打算,但下意识觉得将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于是奥丁点点头。弗丽嘉抬起一只手,一些青绿色的光点开始在她手上聚集,迅速增多,最终聚成一道和本体并无二致的人形,出现在他们面前。

“父亲、母亲。”他简单地行了个礼。“哥哥。”他又看向他兄长身边的人,给了她一个笑容,“你好,简·福斯特。我知道你。”他说。

简看着他的样子,好像回想起来了什么。她说:“你是控制了塞尔维格博士的人?!”她有一点激动,托尔拦了她一下,现在的当务之急不在于此。

“你要说什么?”奥丁问他。

于是洛基转回目光,他的语气恭敬却坚定,他说:“我想,我们其实有一个把以太粒子,从这位中庭的小姐身上取出来的办法。”

他的话一说出口,弗丽嘉露出了讶然的神色,而奥丁骤然板起了脸,威压自他身上释放出来。

“你现在倒掌控了一切了?”奥丁说:“你明白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洛基没有退却,甚至又笑了。“父亲,我只是在禁足的期间,读了不少的古籍。我谨守着自己的本分,那不是什么邪恶秘术。我想,您和母亲,也都是知道的吧。”

“这是什么意思,父亲、母亲?”托尔急忙询问。

奥丁转过身去,不看他的两个儿子。

弗丽嘉轻轻叹了口气,只得说:“如同你兄弟说的,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你们的父亲对你们说了,以太粒子是由玛勒基斯自黑暗中创造出来,它不断地寻找宿主,并从宿主身上汲取生命力量。”她短暂地停顿一下,托尔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这一点,她接着说:“我们的确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将以太粒子从宿主身上抽离,但是,在某一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用能量引导,构建桥梁,将以太转移到新的宿主身上。”她最后看向洛基,“这便是你想说的吧?”

“哪一种情况?”托尔继续发问。

而奥丁愤怒的声音传来:“这只是无用之功!”

洛基说:“当新的宿主比旧的宿主更为强大的时候。”奥丁此时已然转过身来,和他的小儿子对视。“你要找谁来,接受这吸血的恶灵,被它折磨?”他问。

“众神之父,”黑发的星体开口:“我愿意自请,成为以太粒子的接任者。”


在众人的惊讶过后,所有阻止和质询的语言出现之前,洛基继续说道:“我的身体里有两种蛰伏的力量,我有阿斯加德的祝福,同时拥有冰霜巨人的遗产。约顿海姆终年极夜孕育出寒冰的能量,而以太粒子也由永恒的黑夜中诞生,我敢断定,当以太进入我的身体,它会去吸取冰霜巨人的力量,而不影响到我的身体。”

众神之父只是静静地望着他,没有说话。弗丽嘉在一旁,神情有些犹豫。

“当然,我还需要澄清一下,我的确没有那个能力,能从古籍里找出运用以太的方法。并且我想,以太既然吸收寒冰之力,将之相解相融,我的能力会随之弱化。所以也不需要过于担心我是否…仍存二心。”他语气平淡。

“应该由我来做它的宿主!”托尔说道,“雷霆之力更为强大。”

洛基看了他一眼,说:“不,托尔,雷霆之力不行。”他没有解释原因,转而看着神王神后。

“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洛基。我们没有把握。”弗丽嘉终于说。

“但这是更好的办法。”洛基回答。“她什么力量都没有。”

神王神后沉默。



*



于是事情就按洛基所说的定下。神王神后都无法反驳他,因为他说的是对的:以太粒子掌握在阿斯加德人的手里,即使不是一个有纯正血统的阿萨神,也要比待在一个人类的体内安全得多。同时,奥丁也受这突然出世的以太粒子的提醒,想起了日月轮转,又一个五千年即将来临。九界聚合临近,以太粒子如果失去掌控,也许将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巨大灾祸。因此,他更要将它置于他的控制之中。

他们暂时安置了简,为她准备了一间偏殿,托尔跟她一同去到她暂时的住所,和她又讲了一些九界聚合、和她如何寻找到以太的事情。那之后,他前往洛基的宫殿。


洛基仍然在读书,即使一天后,他身体里就要多出一个吞吃他骨血的邪祟之物,他也并未显得有一点焦虑,反而是托尔更为烦躁不安。

“托尔,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洛基笑着说:“我以为九界平乱归来,你能变得更沉稳一些。”

他从不掩饰自己讽刺的语气,但他这句话一说完,托尔反觉得自己安下了心。他将妙尔尼尔放在地上,突然有一点迷惑,他是为何要来到这里。

于是他只好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这样不好吗?”洛基反问:“舍己为人。这不是你中庭的伙伴们推崇的精神吗?我也可以偶尔想要做点好事。”

“但你不适合。我——”托尔皱起眉头,但洛基打断了他的话。

“我是最适合的人选。你的雷霆之力太过霸道,肯定会跟以太产生什么不好的反应。我们不是已经说过这个了吗?父亲和母亲也已经考量过了,难道你不信任他们的判断吗?你到底在想什么呢,哥哥?”他也不太懂了,于是叹了口气,给他的兄长一杯蜜酒。

“…我也不知道。”托尔有一些犹豫,“简是我的责任。”他说。

洛基望着远处出神,过了一会儿,他轻轻说:“我不喜欢这个字眼。可我也有我的责任。”他又说:“不用担心,简不会有事的。”

“我不是在为简焦虑。”托尔说,“我知道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些。但是,事出反常必有妖,洛基,我只是希望我还能相信你。”

而他的弟弟并没有显出被冒犯的神情,他甚至笑了,但是什么也没说,像是开始思考。直到托尔喝完酒,离开了他的宫殿。



*



灵魂熔炉之中,简和洛基分别躺在两张石台之上。奥丁和弗丽嘉都在场,一众治疗师正在为石台上的两人做初步的检查。托尔站在一边,神情凝重。

简被附身的时候,失去了一段记忆,但在她的感觉里,这个过程不痛不痒,而作为一个人类,在这种时候她也没有任何能做到的事情,只好乖乖躺着,观察这个异世界以神力为幌子的高科技技术,并借由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还是有一些紧张的,毕竟这就跟被推上手术台是一个感觉,任谁都不能镇定的了。

洛基抬起一只手,从灵魂熔炉构成的分子中穿出去,在他的手心,逐渐凝聚出青绿色的能量,化成一缕,缓缓流淌。弗丽嘉看到了他的举动,于是走上前去,将自己的魔力同样凝聚在体外,和洛基的逐渐相融。紫色和绿色的魔力缠绕并结合,逐渐融合成一股,建立起他们母子二人间的桥梁。

“预先准备一下。”洛基说。这是他们早就决定好的方式,弗丽嘉以自己的魔力为引,将以太粒子从简的体内引出,再通过她跟洛基魔力的桥梁,输入进洛基的体内。

“既然能够将以太从简的身体里引出,为什么不能直接让它脱离?”托尔这样问。

“以太即已被激活,就算脱离活体,它也会迅速寻找下一个宿主。而如果想要实行分离的举动,只能将魔力完全和使用者切断,那样必然会有牺牲者,同时并未带来任何改变。”弗丽嘉回答。

“有如此大的危险性?”托尔皱眉。

“正是因为危险,所以才必须要做。”奥丁说。


当治疗师们退下,弗丽嘉便走上前,站在两人头顶。她一手上是两色相融的魔法桥梁,另一手轻轻按在简的肩膀,将魔力柔和地输入她的身体。简发觉自己的手臂不受自己控制,缓缓抬起,动作和洛基相仿。而血色的能量重新从她的皮肤下面浮现。她闭上眼睛,神情有一些痛苦。托尔关切地看着这一切,握紧妙尔尼尔。

没有其余的动作,众神之母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缓慢地向简身体里传输魔力。他们希望能在一个接近临界值的状态,让以太自主脱离简的身体,这样可以节省弗丽嘉的魔力消耗,也能减轻简的痛苦。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当沙钟转过两次,石台上开始出现了一些动静。简发出了一声呻吟,随后身体猛地展开,被以太的力量带至漂浮在空中,双眼血红,失去意识。弗丽嘉加速了魔力的输入,接着,血红的液体能量蛇一般从简的身体里被抽出,如同血云一般纠成诡异的一团,顺着弗丽嘉魔力的牵引,逐渐往绿色那边转移。

当最后的以太也从离开简的身体,她从空中直直坠落下来,托尔接住了她。

这时,第一股以太粒子也开始进入洛基的身体。

“呃。”血红色粒子贪婪地缠绕上他的魔力,刚一入体,洛基就感觉到火烧一样的痛苦,他闷哼出声,双眼紧闭。

好像跟预想中的不太一样。随着那能量在身体里聚集,洛基开始无法控制地颤抖,他还从没经历过如此的痛苦,身体感官被逼迫到了极限。

而外面的气氛也相当紧张,弗丽嘉脸色苍白。突然一个想法撞进她的脑海,“用另一个能量,洛基!”她喊道。

在彻骨的疼痛里,洛基捕捉到了这句话,他咬紧牙关,调动起身体里潜藏的另一种温度。寒冰的力量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灰蓝色逐渐爬上他的皮肤,繁复而诡异的纹路出现在他所有裸露的皮肤上,当这股力量一经释放出来,洛基瞬间感觉到疼痛开始在其中冷却,而以太正逐渐寄附上冰霜巨人的能量。

托尔还从未见过他弟弟的这幅面貌,他有点吃惊,又惊讶于自己并不怎么吃惊。他见过约顿海姆的冰巨人,甚至和他们厮杀过,他们面貌凶恶且丑陋,虽然有着同样颜色的皮肤、野蛮的花纹,可洛基却跟丑陋半点关系也没有,他好像并没有变化,依然善于用伪装来博取信任。托尔观察他身上的纹路,它们格外复杂,那是他至高的身份的象征。他躺在那里,像是遥远而高贵的秘宝。

洛基不再颤抖,以太的转移趋于平稳,接下来就只是时间问题。但以太进入洛基的身体的速度,显然比它离开简快了许多,就好像它自行去追逐寒冰之力一样。沙钟又转过一次,以太粒子全部进入洛基的身体,他和弗丽嘉之间的魔力桥梁断开,奥丁搀扶住他的妻子。

洛基睁开眼睛。那是一双红色的眼睛,不是以太粒子的红色,而是约顿海姆的颜色,是两轮红月。

他坐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驱散掉之前的痛楚带来的不适。“这就糟糕了。”他看了看自己的蓝色皮肤。“我一时半会还变不回去,以太粒子需要一段时间安定下来,而我也不能使用我的魔法。”他对在场的其他人说。

弗丽嘉也有很大的损耗,但还是朝着洛基轻轻一扬手,用幻像将他用以前的样子包裹住。

“先将你的弟弟送回宫殿,”奥丁对托尔说。他又对他的小儿子说:“你的禁足还没有结束。”

于是托尔带着洛基离开。那之后,他又将简送回中庭,和她一起度过了几天时光,才回到仙宫。

而众神之父也在几天后下令,阿斯加德全面进入戒严状态,来预防九界聚合可能带来的动乱。



*

17天后



“我就说父王的宝库里有一些赞(snatched)的东西!”洛基操控着飞行器,灵活地在空中翻飞。

他们所驾驶的飞行器小巧而漂亮,黄色的机身、蓝色花纹,整个机型像一颗正在闪烁的星星,而当许多架这样的飞行器连结在一起,他们能构成一张强力的巨网,产生能量屏障,保护他们的人民。这是一架Star Blaster*,山达尔星的新星军团建造使用的飞行器之一。

“我只能确定,它的确是抢来的。”托尔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拜托,托尔,这是句地球话。你是他们的守护者还是我是。”洛基说。他很兴奋,比上次还兴奋一些,“这是一场冒险:充满禁令、背离和秘密!”

“弟弟,认真点驾驶,”托尔对他说:“阿斯加德通往瓦特阿尔海姆*的秘密通道,在这片水域之上?”

洛基抬起控制杆,将飞行高度拔高,回答他:“我们就快到了。”



*我一直不太懂星体投射到底是什么,但是神兄弟姐弟们好像都会。

*就是银护里那个,但是我找不到中文翻译hhh

*大纲的时候为这个纠结了好久,瓦特阿尔海姆在神话里是矮人们居住的?反正总有一些出入,总之最后本篇是:黑暗精灵-瓦特阿尔海姆;矮人们-尼德威阿尔。

*这才叫真・抢女主身份。

*重新修改了一下本章标题,这样更符合一点内容。(小声说:其实每一章的题目都多少有一点梗XD)

评论(12)
热度(63)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