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LOKI: Days of Future Past-13/洛基:逆转未来(未来昔日)

013/幕间休息



*



白色的通道里,史蒂夫队长、托尔、托尼·斯塔克并肩向外走着。

“心灵宝石是过去几年里出现的第四颗无限宝石,这绝不是巧合,”托尔说,“有人在下一盘大棋,拿我们当棋子。如果所有宝石都就位了…除此之外,我还有另一些顾虑。”

说话间,他们走到室外。

他的两位复仇者朋友没有追问他的担忧,他们先入为主地以为那也是和所谓无限宝石有关的事情。但托尔担心的是,似乎有一个人知道很多隐情。

“你觉得你能查明怎么回事吗?”队长问他。

“我能。”他快速回答。

但同时,一堆他没自信搞明白的事情出现在他脑子里。洛基。被以太缠绕的洛基、从不说真话的洛基、有着比奥丁宝库里的收藏还多的秘密的洛基、跟他拥抱的洛基。他弟弟。领养的。男孩儿。男孩儿?他能相信他的誓言吗?他发誓的时候,既不犹豫、也不结巴。他是一个多么精巧的骗子,只有这一点,他从没辱没他的神格。

“没有解释不了的东西。”托尔说。然后他举起妙尔尼尔,呼唤守门人。彩虹桥降落下来。

他记得洛基说过,他会在阿斯加德等他。



-格拉兹海姆-



*



托尔又一次拒绝了奥丁让他继承王位的建议。

“无限宝石的灾难一旦发生,将会波及九界,阿斯加德也不能幸免,”他说,“洛基比我更适合做一名国王。我只希望当一名守护阿斯加德的战士。”

他听见奥丁一声长长的叹息,这位日渐衰老的神王的目光不在他的身上,而是向着右下首的那个空无一人的位置。曾经,不论发生什么,弗丽嘉都会站在那里。

再开口时,奥丁只是对他说:“他会是你最好的辅佐者。洛基已经等了你好一阵,你去见他吧。”

于是托尔行礼,转身离开。没走多远他又停下脚步,问:“您从不回应洛基继承王位这个话题,不是因为他的身上流着冰霜巨人的血吧?”

金宫里安静了一霎。

“阿萨神族,”奥丁声音沙哑地回答,“只能由阿萨神统治。”

托尔的神情前所未有地平静。他好像对这个答案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如果不是这样,那还能有什么别的理由呢?他只是从来都没去细想过而已。

他又问:“那您为什么将他带回来养在身边?”

“托尔。”奥丁叫了一遍他的名字,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众神之父眼睛里的悲哀浇熄了愤怒的火星。托尔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个错误,和随后千年里的试图补救、却一错再错。

托尔想,也许奥丁自己都没彻底搞清楚,他将洛基抱回来的时候,眼睛里看见的,到底是一个冰霜巨人,还是一个孩子。

而他也只有在托尔那里,才是一位最好的、最伟大的、威严且慈爱的父亲。但每每看着洛基,奥丁没法把他的身影和那场战争分开,他没法不把那些他加于自身的负面情感投到他身上,因为它们全部源于他用悲悯之心做借口,将他变成了他的儿子。众神之王不能做错事,更不能做…卑劣之事。在他抱起那个蓝色的婴儿之时,他的心里对他的一生已经做好了安排和筹划,那之中,不乏有欺骗、利益、盲目自负和“一切都是为了阿斯加德好”。在这一刻,托尔看到了这个战无不胜的神王的另外一面,同时,也是他在洛基那里的角色,他就只是…一个父亲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坐上那个王位。”托尔说道。现在,他怜悯他的父亲,也懊悔自己曾经的一无所知。


离开金宫,托尔直接去到了洛基的宫殿。他有很多话想说、很多问题想问,但是竟一时无从开口。而正巧洛基也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当听见脚步声时,他从又一本厚重的书籍里抬起头,看见他的哥哥,眼睛里便闪出愉快的光芒。

他给托尔斟了一杯酒,没有任何多余的试探,直截了当地问:“你对诸神黄昏了解多少?”



*



接着他们度过了一整个…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的下午。等到托尔头昏脑胀地从洛基布置给他的最后一本书里抬起头来的时候,阿斯加德的夜晚已经降临。

这就是洛基想出来的办法。也是他诸多计划里,最简单粗暴的一个。怎么让托尔对未来的所有灾难做好准备?一个字:学。洛基仍然记得,在他们小时候,托尔从来不是一个笨拙的学生,他和洛基的成绩相当,再加上在战斗方面的优势,他总是比洛基还要优秀。所以他丝毫没有留任何情面地给托尔布置了过多的任务。毕竟那些书他已经读完了,他可是好好利用了被关的那半年禁闭。


托尔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剩下的酒,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被他放在一旁的酒杯里,蜜酒又凭空出现,自己加满了自己。洛基知道,这是托尔最喜欢的戏法之一,少年时期,托尔就对他的这个把戏表现出极大的赞赏,因为他觉得这实用极了。

他们坐在连接阳台的窗檐上,洛基看向托尔,后者正望着夜空底下的阿斯加德出神。水波粼粼、灯火明暗,她不再那么璀璨,但更加庄严。托尔有心事。于是洛基把手背到头后,舒展了一下身体,偷偷打了个响指。一道绿色光芒闪过,托尔的杯子里争先恐后地爬出几条小蛇,缠到托尔的手指上。

被活物突然袭击,托尔果然被吓了一下,然后他就捧起那几条墨绿色、又小又纤细的蛇,看着他们乖巧地盘附在自己手上,开怀地笑了几声。

“哦,洛基。”他用温和放松的眼神看着他。

“你在想什么,托尔?”洛基问他。

“我在想…”他的表情变得有一点忧伤,“我从前的确错怪你了。我们的父亲的确对你并不公正。”

“那没什么,”洛基说,“我早就不在意这些了。”

“就是这个。”托尔身体往前探了探,又靠回墙壁上。他看了他一眼,说:“就是你表现出来的无所谓让我恐惧。好像你随时准备好了离开一样。”

洛基耸了耸肩。“那谁知道呢?”他又重复了一遍,“那谁知道呢?”

他接着说:“就算我不在,你也会是阿斯加德最好的王。”

托尔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慢慢低下头去。


他们之间的安静持续了一会儿,托尔开口说:“我跟简分手了。”

洛基挑起一边眉毛,“看,这才是问题所在,”他说,“凡人让你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那是一种病毒,会让你——喏,变成现在这样。在这一点上我站在父亲那边。”

托尔摆了摆手。他好像真的为此十分烦恼,额头上皱起深深的沟壑。

洛基瞄了他两眼,十分善解人意地没再逗他,换了个角度问:“你真的这样爱她吗?”

“我不知道,”他用手揉了一把脸,停顿了几秒,又说,“我曾经深爱过她,但她离开我,我却并没有多么悲伤。就好像真的像父亲说的那样,他们的生命短暂脆弱,于你我而言,不过是几千年里一个渺小的瞬间。我敬佩他们的顽强、他们对于命运永不妥协,但我们最终没法相互陪伴。”

瞧,多愁善感。洛基在心里说。

“那你爱她什么地方?”他问。

“哦,我也说不清楚。那些感觉,你明白,捉摸不定。我爱她聪慧、机敏、不服输;她对世间万物充满兴趣;即使她所热爱的东西和他人不同,她也如此执着;她虽然弱小,却想看到整个宇宙;她就像是…”托尔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洛基转过头,正对上托尔的目光。他的哥哥用一种可怕的认真眼神盯着他,洛基看见了惊讶和温柔的混杂物,奇异的光点从他们中间催生出来。托尔张了张嘴。

洛基打断了他。

“停下,托尔,这太滑稽了。”莫名其妙地,一种悲哀的心情从他心里蔓延了出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想好你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吗?你确定你要说出来吗?”他尖锐且愤怒地问。

“我…”雷神想了很久,说,“对不起。”


外面的树杈上有只乌鸦,嘶哑地叫了两声,飞走了。

“你不用试探我,”洛基说。他站起来,托尔看着他的脊背,他转过身,是女性的样子。

“这是法术,但不是幻象。”她的声调比洛基高上一点,但并不是很女性化的声音,“对于我自己,难道你比我还清楚吗?众神之父想过要控制我的人生,虽然他早就放弃了,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呢,托尔?这一切都是陈年旧事,毫无意义。直到现在才发现的人只有你一个。”

“不,我没有任何意思,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托尔急忙也站了起来,“如果冒犯了你,洛基,我向你道歉。请你变回去吧。”

一眨眼,洛基又恢复原样。他的手心里躺着一缕金色的头发。洛基胸腔发麻,指尖刺痛,他把托尔的头发从他的头发上解下来,就像是从他心脏上取下来一样。他的兄长总是说一些愚蠢的话,还经常让他生气,但他也不会因此就削去自己内心的其他感情。不过,也许这样更糟。因为他并不是无动于衷的。几十万个日日夜夜,不管是生是死、或爱或恨,就算只是一缕头发、一句话、一段虚无缥缈的回忆,他也永远没法跟托尔分开。

“哥哥,你的誓言真是个甜蜜的麻烦。”他扯了扯嘴角。

“那就背负着它。”托尔说。


这并不是个轻松的气氛,雷神于是向他的兄弟道了晚安离开。

洛基将他送到门口,金发又重新绕在他的头发里。

“你得知道,我不会再许下什么诺言了,那简直是违背我的神格,”洛基说,“但我依然只有这一件事不会对你说谎,托尔,我确实爱你。”



*

三个多月后



“照你所说的,力量宝石:山达尔星,”托尔手指一点,空中的紫色宝石的旁边出现了一个新星军团的图案,对其他的宝石,他也依法标注。

“心灵宝石:地球,幻视的身上;时间宝石:地球,至尊法师;现实宝石:就是以太粒子,在你那里;空间宝石:就是宇宙魔方,阿斯加德;灵魂宝石:未知。”

六颗宝石在空中排列整齐,每一个旁边都有小小的标注。

托尔和洛基站在阿斯加德的藏书室,全息影像在他们周围围成一个环状。

“你是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的?”托尔终于问到了关键部分。

洛基手一挥,将一个橙色的星球划到他们面前,“在我被流放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人。他叫萨诺斯,这是他的老家,泰坦星。”

“这是一个已经毁灭了的星球。”托尔指出。全息影像中的泰坦星上只有橙色的风沙和建筑物的残骸,十分荒凉。

“因为人口爆炸,资源开发过度,”洛基说,“因为这场灾难,萨诺斯下定决心,要用无限宝石的力量,杀死宇宙中一半的生命,从而使宇宙能够更长久地延续。我为他做过一段时间事,他告诉我这些知识。”

“你为他做事?!”托尔的声音一下拔高,“这太危险了!”

“所以我逃出来了。他忙着积蓄力量,暂时也没空来管我。”洛基轻松地说。

“他真的要做这样可怕的事情?”托尔说,“我们得阻止他。”

“我们是会去阻止他,但不是现在。”他看见托尔疑惑的眼神,继续说,“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诸神黄昏。五千年的期限即将到来,我们还有两年时间。”

托尔沉思了一阵,同意了洛基的说法。

“无限宝石、诸神黄昏…”他呼了一口气,说,“我们得离开阿斯加德,去寻找渡过灾祸的方法。”

洛基眨了眨眼睛,“我也正有此意。”他说。



*过渡章。

*预告:下一章善恶轴心au。只是au因为都是私设。毕竟真的大事件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下一章可以当番外看。

评论(2)
热度(53)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