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混合同人-锤基/仏英/Loki/亚瑟]Fall Back on...Nobody

奇葩混合同人高亮

从看完复联三一直磨磨唧唧写到现在没写完一个开头...厨力仍有文力不足,就当个梗放出来吧毫无希望地自我催更一下

cp是锤基仏英但是从头到尾只会有Loki和亚瑟的出场

复联三Loki和国设亚瑟

某天脑子里冒出来的,一个关于在光线黯淡的办公室里、基妹和国设亚瑟谈话的场景,根本忘不掉..但是真的好难写....ooc都是我的我的。


00


—brother,告诉我,如果你知道有坏事要发生,你会怎么做?

—我会阻止它。

—但如果那件事情必须发生,并且如果它没有,就会有更坏的事发生——这样的话你怎么办?

—我会确保它发生。

—哪怕那会令你失去一切?

—是的…Loki,是的。


于是他坠落,孤身赴往没有尽头的黑暗。

总有人说生活就是无穷尽的选择题,选择善的那个、或者恶的那个,每一处都没有退路。圣洁的人如履薄冰,恐惧一时不慎被魔鬼蛊惑落入烈火炙烧,每当有人露出倒向另一边的势头,他们就劝他:痛改前非、你能成为更好的。

是这样的吗?

这些话Loki听了千年,愤怒的无奈的担忧的憎恶的,但他眼前没有什么狗屁的善恶挣扎,他不会被诱惑,因为他手里握着诱惑本身。善恶收归于混沌,晦暗的区域诞生出欲望,他只选对的那边。

基于他自己的欲望来说对的那边——当然。


所以,这一次,他又得到那胜利之匙。


01

>


“你的意思是你间接造成了你的国家一半人民的死亡,接着你让自己假死。”金发的青年总结道,“而你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好。”

“我得把Asgard引向那个更为可靠的未来,这是最直接的办法。”

“你真是个疯子。”

Loki不置可否地耸肩。

“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了,现在让我出来吧。”他站起来,走到那堵将它和外界隔绝的半透明的“墙”边,双手交握垂在身前,敛起眉眼笑了一下。“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金发青年与他面对面,他观察他的表情。谎言之神嘴角挂着笑,说请相信我。

无声的对峙持续了很久,Loki几乎要觉得青年不会把他放出来了,然后他看见后者缓缓抬起了手。

我相信你。”他说。手触在那表面。

隔断缓慢消解,从四角开始向中间蔓延,最后是他俩之间的那片。

这个瞬间Loki手里闪过一道光芒,匕首落入他手中,零点几秒的时间差里他跟青年之间再无任何障碍。

他扬手划过对方脖颈。


>


三天前。

亚瑟·朝九晚五·柯克兰下班回到家,在自家二层书房看到…一具尸体。

一个奇装异服的男人仰躺在地板上,脸色苍白不知道还有没有呼吸。一只小巧的妖精在他身边盘旋,看见亚瑟回来便朝着他飞过去。

“嘿Vivian,这是…怎么回事?”在妖精小姐的呼唤下亚瑟走近蹲下查看这个人,发现他有一张年轻精致的脸,可能也就二十岁出头。黑色头发长且油腻,穿着黑色的紧身衣,还有金色铠甲和绿披风。

重要的一点是他还活着。呼吸微弱双眼紧闭,亚瑟看不出他身上有明显的外伤,于是他伸出手想尝试挪动这人。

但他的手从他身体里直直穿过。

就好像男人或自己是个虚幻的影像似的。但是他知道一些其他的可能。

“他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是吗,Vivian?”

妖精在空中飞舞出一个轨迹,亚瑟明白她在肯定自己的话。

“我们得想办法把他抬到屋里去,至少不能让他在这躺到醒过来。你能帮我吗?”

妖精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轨迹。

“好。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

亚瑟盯着那张昏迷中显得格外平静安详的面孔,细看却有种诡异的、不辨性别的美感在那里面。多年以来在战争里磨砺出的对于危险的敏感直觉并不会被安适的生活消磨太多,他心里有一点不安,但和危险的感觉又不太相似,这让他产生怀疑。

“Vivian,你能看出他是不是个…危险人物吗?就算他来自不同的世界,会被规则制约,但是人民的安全?我不能冒这种风险,你明白的。”


这次他小巧的朋友没有立刻给予答复,她在原地有些焦躁地扇动翅膀,接着绕到男人手边,打开了他紧握的拳,让亚瑟看见那里他即使在殒命之际也不愿放开的东西。

“这是…?”他有些疑惑,接着他又问,“你可以碰到他?”

“……你的意思是他身上有你熟悉的气息?”亚瑟惊讶,但很快又镇定下来,从衣着打扮就能看出这位不是常人,所以无论如何也都在情理之中。

妖精将他手里那东西取出来,亚瑟张开手心,发现无生命的物品可以不受世界间不干预的规则影响。静静躺在他手里的像是一缕头发、但甚至有金线一样的光泽,用黑色丝带束着,看长度是跟弗朗西斯的头发一般。

“我知道。我会先保管着它。”亚瑟应允,那同样是个让步的信号。

“我们把这位异界来客搬到客房去。现在我终于知道当初他们为了防止我召唤出一些奇怪的东西而做了安全措施有多么明智了。”


两天后。

亚瑟回到家,例行检查地推开客房的房门,安全护罩之内修长挺拔的人依然躺在那里,昏迷两天依然没有一点动静。他关门离开,一切重归静寂。

而就在他离开之后,床铺上的人手指尖动了动,一点绿色光芒在其间缠绕。


>


时间转回现在。

亚瑟面对Loki的惊讶只是耸了耸肩:当然会是这样的结果了。

要是想到自己并不是抢占了先机的那个,你的行动就得更小心才行。他用了很大力气才忍住没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对面人显然已经在几种难以言说的混合情绪里怒火中烧了。

但Loki的战力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发现自己的攻击不起作用之后他只怔愣了很短时间,接着小刀就幻化成花纹繁复的法杖,绿色流光直射向亚瑟头顶——他显然已经怀疑他伤不了亚瑟的原因,于是他转而指向另外的目标——

“等等这个不行——!”

——天花板轰然碎裂。


Loki从废墟之上跨步走过,法杖点地两下,全身的盔甲一点一点褪去,最后法杖也从他手里消失。尽管没有表现出来,但他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飞船上灭霸掐死的着实是他的本体,他只不过在那之前将自己的神识和大部分法力强行输进匕首之中,靠魔法打开空间虫洞逃脱,而现在的他没有了肉体,只能用仅剩的法力凝聚出形象。刚才的法术对他消耗很大,他的身体呈现一种半透明的状态,就像下一秒就要消散。

他抬手放在门把上,果然尽管无法对生命体做些什么,他还是能碰触到非生命的物件。他手腕用力拧下把手——

“别动,阁下。”声音传来,Loki后背在一瞬间僵直。

Loki…Loki Laufeyson,God of Mischief——我没说错吧——不过说实话我现在对自己的计划后悔得要死。”


>


随着声音的落下,Loki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击中,身体动弹不得,就着开门的姿势向侧面倒去。

就在他重重砸到地上的前一秒,一个怀抱将他接住。他只剩下眼珠能活动,他也就看见了金发青年沾了灰的发丝跟磕破了皮的额角,他有一双跟自己相仿的绿色眼睛,但他竟然没法从那之中分辨出情绪。

但最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青年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

刚醒来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只能大体猜到是中庭的某个位置,为了谨慎起见并且同时取得这个救了他又把他囚禁起来的人的信任,Loki在给他讲述自己出现在这里的过程中只换掉了自己神祗的身份,说是一个国家的王子——如果他没有丧失那么多法力的话他又何必在人类面前如此屈辱——他的话中不可能有漏洞,所以自己到底被传到了什么地方?这个人又是谁?

他思考之间青年已经将他拖回床上,重新打开防护罩。Loki看着泛着蓝绿色光芒的隔断重新出现,这次是真的把他困在了里面。

他的脸朝着青年,能看见他的一举一动,青年背对着他,好像在对屋子中央那一堆残骸发愁,然后,做了一个从怀里掏东西的动作,Loki不知道他拿出来了什么,但是紧接着青年嘟囔了一句,满屋的混乱就在十秒内恢复了原样。

这人还是个巫师?!


做完这个之后青年转过身来看向Loki,后者不能也无意回避他的目光,两双绿眼睛对视,青年叹了口气。

“好吧,我得为算计了你道歉。不过你也骗了我。”他说,“我的咒语不怎么…牢靠,很快就会失效,不过我看你的状况实在不怎么好,大概也没什么力气再往外跑。”

Loki觉得自己被羞辱,但他还是尝试着挣扎了一下,果然四肢的支配权逐渐回到他自己手里。他费力张开嘴,吐出几个音节:“…你是什么人?”

青年短暂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答:“抱歉,一直忘了自我介绍。”他话语诚恳,神情平淡,Loki莫名生出一种无力感。不过青年明显没有更多顾虑,缓慢而清晰地接着说下去:

“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我得告诉你——尽管你可能已经猜到了一些——这里不是原来你所属的世界,而我严格来说也不是‘人’。我是英格兰的意识形态,我是国家、也是人民、是这片土地上这一切的总和。我由意志而生。某种程度上,我和你的诞生方式没什么不同。


02

>


“…所以我就应该由着你骗我?”

亚瑟瞪着眼睛,而一脸纯良表情的恶戏之神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个巨大的泰迪熊。

“你真让人觉得乏味,亚瑟。”Loki如此评价,“我那个世界里的那帮家伙都可有意思了,每次都被我气得跳脚,却还不长记性。”

“谢谢你这么容易感到乏味。”亚瑟收拾好桌上的餐具,放进水池里接着拧开水龙头,“我看不出来夺权篡位和弄来一堆外星人把地球搅得天翻地覆有什么有意思的地方。”

“而这也不是你吃完饭就坐在那边看我干活的理由,你真是被惯坏了。”他背着身挥了挥拳头,手上沾着洗涤剂的泡沫,“明天你洗碗,没得商量。——还有别再想着捅漏我的天花板了。”

亚瑟回头瞟了Loki一眼,后者似乎对毛绒玩具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那只泰迪熊玩偶比他的上半身还高出一些,他就把脸埋在玩偶头颈间的毛毛里。

“说实话,你这么简单就同意休战让我觉得不安。”他嘟囔了句。

“为什么?”Loki的声音从绒毛里传出来,他好像被自己的行为逗乐了,跟个小孩子似的笑了几声,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看向亚瑟。

“我一向遵从自己的原则: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亚瑟无语。将手打开一点做出一个please go on的动作。

恶戏之神快速而俏皮地眨眼,接着道:“——只有…我乐意如此。”


>


Loki紧皱眉头。

亚瑟接着向他解释:“我的朋友跟我说你是跟她一样的神话产物,神话…也是我们血液里无法缺少的一部分。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法确定你的身份,直到刚才。”他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你说了Asgard。而以之为名的仙宫只有那一处。”

短暂的沉默后他又说:“我该说感谢你的傲慢和不屑于隐瞒?”

他垂着眼睛,并不因为他面前囿于牢笼的神明,而只不过透过他的自矜想起了曾经的自己,那时他也曾将什么都弃如敝履,而一切的一切都在他身上刻下印记。

“你想要什么?”在亚瑟神游的时候恶戏之神终于开口。

而这个问题逗笑了亚瑟,他说:“我想要什么?你带着武器从我家冒出来、弄坏我的房子、为了杀掉我而对我说谎,你却转过来问我想要什么?不,我什么都不想要。”

他往前走两步贴上保护罩。直面一个活生生的威胁——亚瑟不禁感到了一种禁忌一般的怀念,他血里流动着的一些东西在呼唤他,但是更多的理智在告诉他,这是二十一世纪而你、总得一次次学会无视类人的那部分情感。

“是你应该想想你到底要什么才对,God of Mischief。机缘巧合之下你出现在我的国家,如果你没做出那些糟糕的判断和决定,我本可以欢迎你招待你甚至于帮你,”说到这里他停下来用目光指向Loki狼狈的状态,“只要你保证你绝不给这个世界带来混乱——至少、好歹让我看到你在试着抑制你的天性——我也可以重新考虑一下刚才说过的那些。”

接下来是长久而令人窒息的沉默。


对于Loki来说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他清楚地知道这个亚瑟·柯克兰所说皆为真实,至少大部分都是,因为他在这个世界感觉不到一点仙宫或熟悉的那一切的存在;而坏消息恰巧就是,是真的。

好吧,没有什么比一个不稳定的空间虫洞更不应该去尝试的了。Loki决定把这句箴言写在他的本子上。

而现在,奥丁在上,他该怎么办?他可是Loki,而Loki这种时候……

他深吸气,闭上了眼睛。

窗外掠过几只乌鸦,像影子或者幽灵,一瞬就又消失无踪。

他是Loki。


他从床上坐起来,活动一下终于从僵硬中恢复的身体,自下而上地看向亚瑟一直锁死在他身上的目光。

“那好吧,听你的。你会帮我,然后我就待在这儿。”

“你乖乖待着,我才会帮你。”亚瑟严谨地改换了顺序,点点头。

Loki只是耸肩:“成交。”


>


亚瑟尚对他的配合半信半疑,但也拿他没有办法。

“我去上班的时候你得在这里待着,看看电视什么的。”他说,“我在家的时候你才能出来。”

就跟养了只不听话的宠物一样。为了自己以后一段时间的生活着想,他没把这话说出来。接着他突然想起来一件挺重要的事,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差点忘了,”他站在保护罩前犹豫了两秒,还是再次把那屏障打开来。最后一点光芒在他们之间消散,他伸出手把那东西递给Loki,后者眉间显出一点疑惑来。“你的东西。”

他接过盒子打开,里面盘着一缕长且拳曲的金发。亚瑟看见Loki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阴沉变为古怪最后重回一贯的苍白。

他将头发拿出来,盒子随手扔在床上,就坐在床沿上辫起头发来。他理出自己左耳后的一缕头发,平分两半,再将金发放在中间、从根部开始蜿蜒而下直到与之交缠为一。三两下的功夫他渡鸦一般黑的发里夹杂进了这一缕不知缘由的金色,好像成了他整个人身上唯一鲜活的点缀。

“这是什么?”亚瑟问他。

头发。”Loki 回答。

“谁的?”

“我哥。”

“你还真有个哥哥?”亚瑟奇怪道。刚才Loki说起他辅佐为王的兄弟,他还以为是他的谎言中的一部分,这不太像是他自这个世界神话中对这位恶戏之神的认知。

Loki挑起眼睛:“Thor Odinson,God of Thunder。神话书里没写吗?”

“哦,雷神,”亚瑟想了一下,“但在这个世界的故事里他似乎成了你的侄子。唔…Odin才是你的义兄。”

“是吗?我甚至开始喜欢这个世界了。”

他把玩着刚编好的头发,看着那道金色和自己的头发缠缚在一道,像欣赏自己的作品一样。他脸上表情有一种微妙的懒散和满足,让亚瑟想起午后在窗台的阳光底下睡觉的黑猫。

“你哪来的他的头发?”

“偷剪咯。他小时候又不对人设防。”Loki理直气壮。

“…小时候?”

“很早之前了,”他随意道,“我一直盼着有一天他们能派上用场,让我这么做一次。但是这个心愿到最后也没能实现。”

“我以为这个传统是…为了纪念已故的至亲?”亚瑟说道。Loki从床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是啊。可惜我才是死掉的那个,每次。就让我在这里过把瘾吧。”他回过头,“我真的太累了,中庭人——或者你说你是个国家什么的——至少给我找点吃的来,我们交易达成了不是吗?”


TBC?

然后我甚至不敢打cp的tag...虽然这么说还是厚脸皮地打了。

写的过程中也是逐渐地在加深对基妹的认识...还有漫画和mcu的异同、然后就更觉得难写出来了.....先留个梗在这里

评论(12)
热度(46)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