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LOKI: Days of Future Past -01/洛基:逆转未来(未来昔日)

001/风水轮流转

预(避)告(雷)?


-天炉系。泰约星系。-

-萨卡星球。-

-…你一定还记得那是哪里,是吗?-



*



洛基站在角斗场中间,袍子撕裂开来,嘴角带着血丝。正迎面向他冲来的,是足足有两个他那么高的,浑身狰狞肌肉,拿着巨大砍刀的,叫做撕裂者或是破坏者一类的玩意儿。

那东西身躯巨大但动作迟缓,洛基想,这是致命的弱点。但他掂了掂自己手上这两把匕首,轻盈锋利,就是恐怕连它的皮肤也扎不破。既然如此——

一道蓝光从他手中闪过,两把匕首消失在空气中。观赛台上的观众为这个变动惊呼出声,更多的是为接下来他们期待的血腥场面喝彩。洛基在最后的时间里抬起头看向高处的VIP席位,双手在空中一抹,握住一柄金色权杖,与此同时一个滑步向后仰倒,杖尖直指向那个撕裂者的胸口——

这个瞬间洛基脑子里想的是,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还有,他之后再没立场用这个来嘲笑托尔了。



*

稍微早一点的时候



萨卡,危险而混乱的星际垃圾场,她的表面被难以计数的、通往已知和未知领域的宇宙通道包围,除非你遇到事故,并耗光了所有运气,不然没人能从她的外太空进入。

……或者又除非,你是一个绝顶聪明的飞船驾驶员,正驾驶着一艘足够灵活的、来自齐塔瑞人的飞船,同时还入侵了齐塔瑞人的资料库,从那里你找到了唯一一条路线……不过绝顶聪明并不代表着很好的飞船驾驶技术,对吧?


洛基是坐着醒过来的。

并且是被绑着醒过来的。

这也不算是最坏的情况了。尽管他手脚都被铐在椅子上不能动弹,还刚刚从一个粗制滥造的幻象里出来,那里面有个女声说着什么“这里集结了所有被遗落和被憎恶的事物,比如你”,拜托。不过至少,他此行的目标——高天尊,就在他面前。BINGO。而某种意义上,他的冒险从萨卡开始,的确将会是“意义非凡”的。

洛基试着挣扎了一下,但铐住他的金属纹丝不动。

好吧。他想,鬼知道托尔是怎么挣开的…等等,我的脖子上有那个放电的小玩意吗?


几步之外站在高天尊身边的是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下半边脸戴着面具,额头上画着白色花纹。他附在高天尊耳边说话,洛基听不见他,只能看到高天尊的反应。

这位银发的宇宙长老依然看起来那么…恶趣味,他审视洛基的目光有点莫名其妙。

“哦。对。”高天尊随口答应,“我知道。——但是你能不能站在我旁边好好说话,207号,这有什么不能让人听见的?”

他接着说:“我知道你带来的货总跟别人不太一样,207号,我知道。我总跟托帕兹说起你,我说什么来着,托帕兹?”

他身边一直不发一语的女人回答:“你说他是个软蛋。”

“什么!不,我没那么说过。”高天尊动作夸张地挥了挥手,“我是指,他带来的货,还算是……哦,207号,这次你带来的是个母的吗?”

“不好意思?!”洛基皱起眉头。

“哦!他说话了。麻烦你推我过去看看,托帕兹。”那女人于是走到高天尊座椅背后,将那椅子沿着轨道,以一种滑稽的姿态滑动到洛基面前。

“我想他是个公的…”207号说。

高天尊没有理会他。他深深地打量这个被铐在椅子上的男孩,黑色头发,苍白皮肤,绿色眼睛里燃烧着新生的火焰。哦,宇宙长老闭上眼睛。

洛基不明白他这个举动有什么意思,但他想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他说:“尊敬的高天尊、萨卡星的统治者,我向您致意。我是专程来到这里,为了……”

高天尊睁开眼睛,说:“但他又不是个战士。”他抬起右手,“托帕兹。”

女人一招手,原本围在洛基身边的卫兵一下子涌上,把那个所谓的207号制服在地。高天尊左手打了个响指,于是那些卫兵把他拖到一个椅子上铐住,推到别的地方去了。

“哦,真不错。我们练这个练了很久,这次终于没出错。”他评价。

然后他将目光转回到洛基身上,说:“你是专门来找我的?”

洛基清了清嗓子:“我来到萨卡是为了跟你做一个交易。”

“交易?”高天尊怀疑地看了他一眼,问托帕兹:“这是个新潮笑话吗?”

“听着,”洛基身体前倾,“我是为了你所拥有的……”

“等等,”高天尊打断他,“你从哪里来?”

洛基只得耐着性子回答他。“阿斯加德、谎言之神、洛基。”

“唔。”银发的男人挑起一边眉毛,“虽然你不像是个战士,但是这倒是个不错的噱头。”

洛基睁大眼睛。

而高天尊对他抛了个媚眼:“哦,宝贝,我就给你开个后门,让你去参加比赛。等你赢了,再来说咱们的交易。”



*

于是:



高天尊坐在高处,看到那男孩手里一团蓝光,接着,最近颇受他宠爱的强悍战士像捆货物似的摔在地上,再也没起来。而那自称谎言之神的少年站在旁边,手里握着一柄金色的法杖,杖头处发出莹蓝色的光芒。

啊哦。现在他知道那交易是什么了。



*



这便是终末了。


当以言语为利刃的神明第三次将自己的一切押在赌桌上的时候,他在冥冥中其实已经明了: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曾经,他两次凭借运气或计谋、或者只是愤怒之中的一腔盲信,蔑视死亡的法则,不顾一切地卷土重来,在这之中,是仇恨与怒火塑造了他。而当终于仇恨化解、怒火平息,他本应该感到平静、感到安定、感到欢愉,他不是没有全心全意地去盼望并祈祷,祝福他们的新王、祝福这个经历过苦难而后新生的阿斯加德。他站在托尔身边,看着他的哥哥最终接受他的人民对一位君王的顶礼、他终于自一名王子加冕为王,在这一切之后,他为托尔骄傲,但与此同时,他感到残缺。他说不上这是一种“好感受”或是“坏感受”,他感到自己的一部分正在消失,被原谅、被忘记,然后消失,从前烧灼他的那些东西,开始变得轻飘飘的。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邪恶洛基”的那部分要消失了,事情不是这样运作的。是属于他的某一部分丢失了。


但就在某一个、或某几个瞬间,托尔的头骨在萨诺斯的手掌里发出频临崩溃的响声,宇宙魔方在他的怀里发出胜过远古冬棺的寒意,甚至还有被举到半空中、意识逐渐模糊的最后,他觉得,那灼痛依然存在:那是火焰、是将他引向毁灭的痛苦,是他的一部分。虽然这一次,他对接下来的事情没有任何准备,也不抱一丝侥幸,但这一切对他来说不再重要了。他许下了一个由百分之八十谎言、百分之二十胡乱臆测构成的诺言,在最后的那几秒里,他偏过头去打量他的兄长,那位金头发的神祗满脸血污,没法动弹、不能出声,仅剩一只的蓝眼睛锁死他,目眦欲裂。

洛基笑了:(可能在心里,也可能确实笑了出来。他不太确定,在那种紧要关头,你没法对他要求太高。)

因为他看见那火焰重新燃起。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在洛基在那个什么都没有的白色空间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他才会那么惊讶。他从地上爬起来,转而发现那不是所谓的“地面”,好像这是一个平面承托着他,他所在的空间都只是同一个平面。

这里明显不是瓦尔哈拉。抛去阿斯加德陷落瓦尔哈拉是否还存在、和洛基·奥丁森究竟能不能有资格进入瓦尔哈拉这两个问题,这里不是任何一个洛基的认知里存在的世界。就算在他掉下世界树的深渊,在九界和宇宙中游荡的日子里,所见所闻中也没有相似之处。

但很快,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告诉他,他可以拥有第三次机会。

他被给予了这样一个机会:他已死的魂灵将被唤醒、他拥有曾属于他的一切知识和记忆、他可以选择回到过去。任何一个过去,去推动这一切、去改变这一切、或者只是旧事重演,选择的权利在他的手上,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于是洛基接受了。

拒绝的念头不是没有在他的脑子里出现过。而拒绝的理由单薄得他自己都不相信、同时,那痛苦又笃定得不可思议:他找不到继续下去的理由了。可是那个声音抵着他的命脉燃起火光,“能改变结局”这个想法,如同自负和傲慢这两种过错一样,吞噬了他佯装镇定的心脏。

他接受了,不是为了打败萨诺斯、拯救宇宙、成为英雄而接受的;他不是为了矫正自己身上的“过错”而接受的,他当然不是那种不欣赏罪恶的神明。但是有一件事情、一道他永不愈合的伤疤,一个他倾尽一切想要改变的事情。于是为了这个,他得回到更早的时候,来给自己纺织新的命运。

所以,他向那个似乎高于神明的存在提出了他的愿望,重新搏动他沉默的心脏,把他的痛苦灌进一具年轻六岁的躯壳,从那里,他将继续、重新,让诡计和谎言回到他的舌尖,让他的往昔重新成为未来。

那么他将去燃烧,直到他的邪恶和火焰齐名。



*

——回到现在



高天尊接过侍女递来的话筒,他巨大的全息影像出现在比赛场正中。

他静默了几秒,以烘托气氛的做派,掩饰自己竟然一时无话可说。不过幸好这时也没有观众去注意他,场地中间那个神情冷然、身量纤长的身影才是万众瞩目的那个,所有人都期待着的是一场完全一边倒的血腥屠戮,但它就这样安静地结束了,甚至没给观众(和他们的钱包)一点准备的时间。

高天尊唯一庆幸的是,刚才下注的时候,他福至心灵一般地往洛基身上押了一点钱……

标志着胜利的激昂音乐声响起,洛基只觉得耳朵都要聋了。高天尊咳了一声,公布比赛结果:

“一场精彩的比赛!或许过程不算激烈…一点都不激烈,但是结果的确让人大吃一惊!我们新的冠军、冠军争霸赛的王者、伟大的魔法师:斑比之神!”

洛基:“……”

“他的确有一双有致命杀伤力的眼睛,对吧?”高天尊的声音响彻整个赛场。很快他话音一转,说:“好的,这次的冠军争霸赛就结束了,散场,所有参加下注的观众麻烦保持心态平和,不要在场地里制造混乱,OK?好了,再见。”


十几分钟后,洛基被领到一间宽敞的休息室里和高天尊见面,萨卡的统治者身边只站着托帕兹。

“你那是作弊。”高天尊说。

洛基丝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没人跟我讲过规则。更何况,你还宣布我赢了。”

高天尊把身体侧向一边,手肘撑在扶手上,托着下巴端详这个年轻人。即使是拥有神力、寿命长久的阿萨神族,在他这也仍是宇宙间的一粒尘埃,一个角斗场上供人娱乐的形象,但是这个男孩有一点特别,只是他现在还说不出是什么地方。“我见过你吗?”他问。

洛基回答:“或许有、或许没有。”他并不惊讶,接着说:“我们还是来谈谈那个交易。”

高天尊也不对此继续纠缠,他说:“让我看看你的手杖。”

于是洛基再次召唤出萨诺斯交予他的武器。权杖只是媒介,杖头的地方,镶嵌着萨诺斯得到的第一颗无限宝石:心灵宝石。这些是当初的洛基知道的全部,但重生的好处之一就是,那些他在未来才能得知的所有旁门左道,都可以更早地为他所用了。在还来得及的时候。

他将权杖交给高天尊,后者将其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接着毫不犹豫地将手向杖头的宝石处探去。

没有任何爆炸或能量碰撞,洛基只听见清脆的“咔吧”一声,心灵宝石和包裹着它的那团蓝色能量,就直接被高天尊徒手取了下来。

幸好我没用另一个计划。洛基想。潜入萨卡去偷那玩意的那个。

“你知道,”高天尊说,现在那团蓝色光球似的能量浮在他手掌心上面,像有生命一般流动着,“无限宝石,宇宙中最强大的道具之一。”他说:“但是有比它更强的东西。”他抬起另一只手,从光球的外部轻轻抚摸着蓝色的能量。“宇宙立方*。凌驾于无限宝石之上,也许只有集满六颗宝石的无限手套可以与之抗衡,它们中的任何一样都有摧毁一个宇宙的能力。”

那团蓝色的能量在他手中流淌宛若星云,高天尊抬眼看向洛基,说:“既然你来到这里,那么你就已经知道了这些公开的隐秘。你这手杖上的能量源出宇宙立方,被用来掩盖并引导宝石的力量。但它太弱了,我甚至不能把它从宝石上剥离下来。”

洛基第一次见到这位宇宙长老像其名号一样严肃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戏谑。但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在于刚被他提及的那件神器。他说:“我正是追踪着这股力量的源头,来到萨卡。”

高天尊说:“那你应该清楚我这里并没有完整的宇宙立方。我只有立方的一部分碎片,当然那也足够强了,萨卡星甚至是……”

“咳咳。”托帕兹打断了他。

高天尊瞪了她一眼,道:“好吧,反正就是这个意思。而且你也应该知道,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它给你的,你知道吧?”

“那不是我的要求。”洛基笑了一下,“我只希望你允许我一下宇宙立方,一部分碎片应该也够了。”

高天尊挑起眉毛,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说:“你可真是让我惊喜,斑比甜心,你从哪知道的这些?这已经不是隐秘的范畴了。”洛基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以沉默回答了这个问题。

“唔,那我能有什么好处,鉴于我不觉得你能开出让我心动的价格。”

洛基说出了他早就准备好的答案:“一个战士。真正的暴虐、强大、无可抵挡。我可以给你找来,供你娱乐,但是能跟匹敌的对手…恐怕就要你自己去费心思。”

托帕兹先一步说:“让他做梦去吧。”她打断的时间恰到好处。但是高天尊思考了一下,非常短的那种“一下”,然后果断地回复:“我答应你。成交。”

托帕兹翻了个白眼。洛基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但他还是补充说:“不过我需要你宽限我一点时间,他太强大了,我得去找能把他带来这里的东西。”

高天尊点了点头,又将蓝色光团放回权杖上,交还洛基,接着说:“那么,如果你准备好了,我们可以现在就去看宇宙立方。”



*

大约1小时后



“你看到你想要的东西了?你问了啥?”高天尊对着刚从密室里出来的洛基急切地问道。“我听他们说宇宙立方就像阿拉灯的神丁…我没说错这个词吧?”

“阿拉丁的神灯。”洛基纠正。“谢谢你,高天尊。不过我并没有问什么,确切地说,我是真的几乎完全忘记了我看到了什么。”

“其实,”他说,“我只是需要确定一下,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在他告别离开之后,高天尊回味着洛基离开时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哦,他可真不错啊。”他的语气像评价一件难得的宝物。

托帕兹说:“你很少这样评价人。”这个总是沉默并严肃的女人停顿了一下,扯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不过得到你这个评价的人,都不得善终。”

“嘘——”高天尊不满地瞪了她一眼。



*

1小时之前或者叫,在那之前:



洛基独自在一间小屋子里。

整间屋子里面只有一样东西:宇宙立方的碎片。

这件能毁灭整个宇宙的道具的一小部分,正悬浮在一个银灰色的塔座之上,乖顺地发出幽蓝色的光。它是宇宙立方的一个尖角,现在倒着放置在这里,像一个小巧的金字塔。


他心里其实是没底的,是真的所谓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于是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知道触碰宇宙立方会给使用者带来什么,但是这个“触碰”究竟是什么程度、怎么操作,他一点概念也没有。但既然立方已经在眼前,他也只能伸出手去,穿过雾一样的包裹着它的能量,尝试着所谓的——

——下一瞬间,他只觉得想被人迎头一棒打下来,大量的、不,无数的,真实意义上不可数的信息疯狂涌入他的大脑,他根本来不及消化任何一个,“全知”席卷了他的意识。他看见了一切的因、果,看见不同选择下的不同结局、没有尽头的时间线的分支,每一段历史、每一个未来。他看见每一个复仇者,他认识的、他不认识的,他们的过往,他们的死亡和他们的继承人。他看见托尔。他看见多元宇宙里的每一个洛基,相仿却又不完全相同的命运,还有更多……突然间,一切消失殆尽。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个虚无空间,宇宙星辰在其中闪烁。

又来?他心里想。

这时一道声音出现,随之一个巨大的身影在他面前缓缓显形。

“阿萨神洛基、冰霜巨人洛基。”这个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他出现的那一刻开始,洛基感到恐惧,那是来自灵魂的威压。

这个身影十分诡异恐怖,他巨大无比,在虚无的空间里,洛基离他非常遥远,才看清他的全部身体。他只披着一条斗篷,露出的身体全部是行星和宇宙,好想和这个空间融为一体,只有脸部像是人类,一张蓝色的脸。*

“你不该来到这里。你不该知晓这些。”那声音说。

哪些?

洛基随着他的话语回忆,刚才涌进他脑海的一切又重新归来,但是这次不再那么混乱,万事万物,像一本巨大的书籍任他翻阅,他可以在其中畅游。那是一切的历史、现今、与未来。

这太可怕了。洛基一阵眩晕。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却发不出一点声音。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既然已有人为你付出代价,那么拿好你被允许的,然后离去。这是你的幸运。”话音落下,那个巨人一挥手,所有的一切就像拉开窗帘一样消失了。一束光芒照射进来。



*



洛基乘着他从齐塔瑞首领那里要来的飞船(被修好了),按照高天尊告诉他的位置,找到了通往齐塔瑞母舰停靠的那个星系。回去的路程十分顺利,并且看起来,齐塔瑞人也没有发现他曾入侵他们的资料库。唉,科技,他就说嘛,小菜一碟。


齐塔瑞母舰还是一如既往地昏暗,散发着外星燃料和某种腐烂的气味。洛基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他回到自己的舱室,门口依然有两个齐塔瑞士兵在把守。The Other坐在他舱室的椅子上,以齐塔瑞人共有的阴翳目光看向他。哦,奥丁的胡子,他什么时候怕过齐塔瑞人了。

洛基三言两语就将The Other打发走,安静的舱室里,他在那张并不怎么整洁的床铺上躺下。他的心情真的很好。特别好。迫不及待想要入侵地球的那种好。哦,那是他计划里的一环,当然了。而现在,在他的脑子里,那个初具雏形的计划正一点点臻于完善……

他说过什么丧气话来着?忘了它们吧。又回来了。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漫画设定上宗师的确拥有过立方,我不太确定电影里关于宇宙魔方和宇宙立方的模糊的设定……但姑且我就这样自设了。然后立方这个鬼功能借鉴于死侍个人刊。

*是永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的是永恒(。


评论(11)
热度(89)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