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LOKI: Days of Future Past-03/洛基:逆转未来(未来昔日)

003/乡村路带我回家



-某个地方。-



*



一间黑屋。屋子中央唯一处于灯光照射下的一小块地方,一个独眼的男人站在那里。他一身黑衣,和这间屋子一样冰冷。

“我需要更多的资料。”尼克·弗瑞对着四周的暗影说道。而他知道这间屋子里不是只有黑暗而已。

接着,黑暗里传出一些窸窸窣窣的响动。门开了。弗瑞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一个国家只有光明的一面是无法正常运转的,太阳底下,必有阴影,他们需要许多今后将永远不会被提及的东西,来捍卫难得且易逝的光。他希望他的队伍——复仇者们——也明白这一点。



-另一个地方。-



*

三周后*



“博士,”昏暗的研究中心里,一个人开口。而他面前,是艾瑞克·塞尔维格,宇宙魔方研究的主要负责人。“好好使用它。”

博士小心地接过那个人递来的保险箱,“这些研究太不可思议了。”他说,"真理就在我们手上。"

“好好享受。”那个人嘶哑地笑了一声,打算离开。

而塞尔维格叫住了他,他问:“我之前申请的研究地点怎么样了?我需要更大的场地来进行接下来的实验。他们有危险性。”

对方的脚步停下,转头告诉他:“你能得到一切你要求的。博士,专心你的研究吧。”


次日,塞尔维格博士及全部实验室人员,迁至新墨西哥神盾实验基地。也就是曾经雷神之锤坠入中庭之处。

空旷的中心实验室里,只有尼克·弗瑞和塞尔维格两个人。“地球未来将面对的敌人,不只是来自它自己孕育出来的。”弗瑞的声音在实验室里回响。“屏障一经被打破,其后的事情,就再也没有停止的可能。而就在一年前,地球的屏障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们两人面前的桌子上,并排放着两个打开的箱子。其中一个箱子里,是被复杂仪器固定在中间的宇宙魔方,依然不断地向外散发着荧蓝的光芒;另一个箱子里,则是另一种物质……

“有了,我就能验证我的设想。”塞尔维格说,他的眼神有些狂热。

那个时候,连站在他身边的弗瑞也没有看见,塞尔维格博士的眼睛里,快速闪过一道绿色的阴影。



*



航母实验室里,托尼·斯塔克和布鲁斯·班纳两人,分别就塞尔维格博士提交的实验报告,进行着自己的研究。

“你应该哪天来斯塔克大厦玩,”托尼说,“最顶上十层,全是研究开发部门。那简直就是糖果乐园。”他朝班纳走过去,全然一副闲聊的姿态。

班纳仍然盯着显示屏,但钢铁侠走到他身边时,他还是被分散了主意。“谢了。不过我上次去纽约的时候,把哈莱姆区给砸了。”他说。

“我保证你能有零压力环境,”托尼回答,同时绕到班纳身后,“气氛缓和,绝对不吓唬你——”接着,他突然伸出手,用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螺丝刀,戳向班纳侧腰。

“噢!”班纳没有防备,大叫了一声。而托尼下手的确不算轻柔。

“嘿!”几乎是同时,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托尼抬眼,看见史蒂夫队长从外面走进来。“你疯了吗?”他神情严肃。他简直像个教导主任,托尼想。虽然他作为学生的经验并不怎么丰富,但这就是个比喻。

托尼没有理会他,对班纳说:“你真的很擅长压住火气嘛。诀窍是啥?爵士乐、邦哥鼓、还是一大袋大麻?”他一口气说下来,好像不需要思考一样。

史蒂夫打断他:“你什么事都不当真吗?”他皱眉。班纳博士只是在旁边笑笑。“我没问题,”他说,“不然我就不会来这了。”

“好笑的不当真。”托尼立即回答,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不好笑,”美国队长说:“你该专心解决问题,斯塔克先生。”在他说话的时候,托尼晃悠悠地背对着他,翻找东西,装作将史蒂夫说的话当耳旁风的样子。他是个合格的“叛逆期学生”了。

“你觉得我没有吗?”托尼转过身,手里多了一个包装袋。“弗瑞为什么突然找我们来?如果塞尔维格博士依旧能胜任的话,他在防卫什么?”他走回去,面对史蒂夫。他们之间隔着一张桌子。“他向我们隐瞒了什么?如果信息不全,恕我不提供解答问题的服务。”

史蒂夫怀疑地看着他:“你认为弗瑞在隐瞒什么?”

“他可是间谍,队长,间谍中的间谍。他的秘密能自己生出秘密来。”他撕开包装袋,放嘴里扔了一把蓝莓。“博士也这么想,对吧?”他把问题抛给一旁正努力专注于研究的人。

“呃,”班纳摆了摆手,“我还是想做我的工作……”

史蒂夫看着他。“博士?”他示意他有话直说。

班纳有点无奈地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虽然那些活计从他面前那两个人开始说话起,就再没一点进展了。他摘下眼镜,思考了一下,说:“‘自我坍圮’、‘稳定剂’、‘维修申请记录’,”他看了一眼托尼,“之前你在舰桥上说的话,你一直在试探弗瑞。”

托尼打了个响指,把蓝莓递给班纳,后者抓了一点。“发生这些事,弗瑞不可能不知道。如果神盾局想研究清洁能源的话,为什么不找你?”他指了指托尼,“弗瑞想要别的东西。”

“他想要做什么?”史蒂夫抓住关键信息。

托尼走到另一块显示屏前,“我有一些猜测,现在还说不好。”他说,“我们在舰桥上提到过‘稳定剂’,如果他能够找到一种合适的稳定材料,就能防止坍圮反应,还能随心所欲地扩展传送门的大小、和时间。”

“你的意思是,弗瑞想要建立稳定的虫洞?”史蒂夫跟上他的思路,他又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好问题。我也只是猜猜。只等我的解密程序完成,破解所有神盾局加密文件,我就知道答案了。”托尼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小显示屏来,上面有一个破解程序,正在向前缓慢地推进。

“你的意思是……”

托尼打断美国队长接下来的念叨:“我一上舰桥贾维斯就开始运行破解程序了。”他把显示屏揣回兜里,“几小时后,我就能知道所有神盾局不可告人的秘密。——要蓝莓吗,队长?”对方没有理会他的蓝莓。托尼一看他那张始终不变的死板表情就知道他想说什么。“情报部门还怕人窃取情报,这也太丢脸了。”他理直气壮。

史蒂夫做了一次深呼吸,托尼能读出来其中“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的含义。但幸好,最后队长只是简单地说:“我认为我们应该服从命令。”

“那不是我的风格。”钢铁侠说。

班纳打断他们两个的对峙,他说:“平心而论,史蒂夫,你真的不觉得有丝毫古怪吗?”

史蒂夫的目光在他们两个之间逡巡。“好好工作,先生们。”他转身走向门口。但在最后时刻,他又停住脚步,犹豫了一下,回过头询问实验室里他未来的两位伙伴:“你所猜测的,那个‘稳定剂’是什么?”

托尼跟班纳对视了一眼。“铱元素。”他说。



-让我们回到新墨西哥…-



*



虫洞闭合后,很快,天空又恢复了一片平静,新墨西哥州灿烂的阳光照在褐色的沙石上,天上没有一点云彩。如果抹去齐塔瑞人散落的尸体,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有风吹过。

洛基坐在墙根,他感到暖和。他的哥哥走近他,逆光里,他看到的托尔只是一片暗影。

“你又骗了我。”他的哥哥对他说。他读不出那其中的感情,只是眯了眯眼睛,接着,挡住他阳光的身影离开了,他去捡起掉在不远处的心灵权杖。挺好,洛基巴不得那权杖不在自己手上,那就是个吸引萨诺斯的活靶子。他觉得自己还需要歇一下,喘口气,这是他的试验品,他的第一战。众神之母啊,他在心里喃喃,他做到了



*



“我以为我死了?”寇森探员站在沙地上,几个复仇者围着他,站成一圈。他对这样的状况完全摸不着头脑:他面前是战斗过后的一片狼藉,但是很明显,他们赢了。发生了啥?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经历过更糟的。”洛基开口。这时,寇森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在他们中间还有一个神盾局挂了名字的危险人物,就站在他身边。他下意识退后一步。

托尼操控战甲降落在寇森身边,“欢迎回到地狱。”他说。史蒂夫瞪了他一眼。

“这是怎么回事,洛基?”雷神发话了。他一手握着妙尔尼尔,一手持着心灵权杖。一个诡异的混合状态,洛基想。

“只是个小魔法。”他说。他手一抖,一股青绿色的能量幻化出来,他们面前的沙地上又多了个人:艾瑞克·塞尔维格躺倒在那里。洛基伸出另一只手,一丝同色的能量从博士身上引出来,进入洛基身体里。

托尔拔高声音:“你又控制了塞尔维格博士?”

“唔。”托尼听到这个,发出了小小的惊讶的呼声。史蒂夫往前几步,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可能要有一些变化。”

“我觉得这说不通,但是——是你控制博士改换实验地点的?”他问。*

洛基看了他一眼:“这重要吗?”他的确并不关心。地球、纽约、朋友、等等等等。但他的兄弟关心。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本来没想被人看出来,他讨厌解释,但是他刚才有点兴奋过头,把这件事忘了。

“不管怎么说,你在最后算是帮了我们。”史蒂夫犹豫了一下,说道。

托尼把钢铁手臂交叉在胸前:“把外星人带进来,再自己把他们赶走,我们难道要感谢他?他甚至也没参与‘赶走’这个过程。”

托尔在众人的交谈声中沉默了一会儿,不久,他掂了掂手中的权杖,又开口:“你还是欺骗了我,洛基,你为什么不把这一切告诉我,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他又说:“还有这柄权杖。你从哪里得到它的?是唆使你将齐塔瑞人带入地球的人?他还告诉了你什么?是他告诉你如何开启和关闭宇宙魔方的?”他的语气有些急,向洛基逼近了一步。

对于洛基来说,这场景有些熟悉。当然,熟悉的场景不止这一个,以后还会有更多,但他只是小小地被影响了。虽然现在阳光大好,他们在沙漠之上,不是夜色之下的山巅了,虽然他变了很多、懂得了很多,但他还是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因为托尔始终不明白。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他的兄弟,他太阳一样的兄弟,爱他、大多数时候照顾他、甚至偶尔发自内心地赞美他,但他仍然从不能理解他。只是、好吧,这也不是谁的错。

他压抑着自己自腹腔到心脏翻涌起的恶心的感觉,决定再任性一次,将控制杆悄悄导向一个他未曾(也许是从没来得及)试探过的领域。*他没有回答托尔一连串的问题,却平静地反问:“哥哥,我从彩虹桥上掉下九界之渊,你还从未问过我,我遇到了什么,过得怎样。”

托尔却像是被他的问题问倒了,甚至忘了自己还要质问自己的弟弟。

你松开了手。”他说。


气氛并不是那么轻松。沙漠之上,无数齐塔瑞人的尸体中间,是一众复仇者、寇森探员、躺着的塞尔维格博士,谎言之神和雷神面对面站着。

“无意冒犯,但是只有我想回避一下吗?”娜塔莎凑近鹰眼,小声地跟他咬耳朵。“站在这里听别人…别的神的家务事,让我感到十分不适。”鹰眼抱着手臂,似笑非笑,轻轻摇了摇头。

“行了,”钢铁侠站出来,插进这对神兄弟之间,“我们回到神盾局再讲故事,好吗?”他指了一下洛基,说:“不好意思,不管你后来做了啥,还是得先加入我们的反派豪华套餐。顺便问一句,你的魔法能变艘船出来吗,我们的,呃,炸掉了。”洛基抱歉地摊摊手,表示他对这方面无能为力。他一点不像是个将被押解的角色,反像是他们中的一员。于是托尼说:“我就知道。所以我给神盾传过讯息了,后援很快就到。”

然后他转向托尔,伸出手:“没收。”他目光指向金色权杖:“烦请配合下。”



*



神盾航母上,托尔和托尼·斯塔克一起走在舰桥上。

“约会怎么样,兄弟?”托尼问。

“什么?”雷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托尼摘下墨镜,说:“开车来接塞尔维格博士的那个甜心,你们是一对儿吧。”

“你是说简。”托尔想了想,回答他:“她责怪我一年没有回来找她。”

托尼从鼻子里发出一点哼声:“一年?那是够久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们说话之间,走进了控制大厅,托尼最后说:“我在想,咱们可以抽空一起出去玩一趟,咱们一帮人。你把你的女朋友也带上。”他拍了拍托尔的后背。

尼克·弗瑞站在控制大厅。“斯塔克先生。”他说,然后对托尔点了点头致意。

托尔走上前,说:“不日我将带洛基回到阿斯加德。宇宙魔方的力量太过强大,拥有它,带来的只会是更多的灾厄。经此一役,你们应该明白,这不是人类能染指的力量。”

弗瑞没有反驳他的说法,托尔也没有指责任何事情,这不在他的责任范围之内,人类政府的事情,是他们需要自己处理的问题。“我知道了。”弗瑞只是简单地回答。“你打算怎么处理那柄权杖?”他问。

托尔沉吟了一下,斯塔克却首先开口:“如果你不急着把它也带回你们的神殿的话,能不能暂时把权杖寄放在我这?”他接着说:“上船之后,我跟班纳博士对它进行了简单的检测,杖头的蓝色能量,伽马读数和宇宙魔方数据相符,但仍有一些疑点。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来处理数据。”

托尔看向他,问:“在这里?”

托尼回答:“后续的研究会在斯塔克大厦进行,我已经邀请过班纳博士了。”他补充一句:“接下来一段时间你们也会收到邀请。”

雷神思索了一下,他信任他的“复仇者”同伴,他将他们看作战友。他回到仙宫之后,彩虹桥可以用宇宙魔方修复,他跟地球之间重新不再有任何隔膜。这柄权杖身上的确也有他的疑问,他需要回到阿斯加德,查阅一些书籍。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同源的宇宙魔方和权杖不适合同时收在仙宫。于是他同意了,他说:“权杖在这里,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纽约。某公园。-



*

三天后。



风和日丽,天空清朗。

公园的草坪上,站着一圈男女,一辆面包车停在他们旁边。换了便衣的复仇者众在这里聚集,来向他们的神明同伴道别,顺便对宇宙魔方做最后一程护卫。塞尔维格博士从车厢后头拿出一个柱形的容器,两头各有一个把手。根据托尔的要求和描述,他们做出了这个,来放置宇宙魔方。

娜塔莎将手里提着的保险箱放在地上打开,班纳博士走上前,用一柄绝缘长夹子,夹起魔方,缓慢而小心地放入容器之中。鹰眼、队长、钢铁侠站在一旁。托尔和洛基站在另一个方向,塞尔维格博士将密封好的宇宙魔方交予托尔手里,雷神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和他寒暄几句。洛基手上带着手铐,这东西抑制了他的魔法。但他才是更希望赶紧回去的那个,他站在那里,不发一语。

托尔走回他身旁,自己握住容器的一个把手,另一端托在自己手臂上,递到他身前,洛基握了上去。于是托尔又转回头环顾他新的同伴们,向他们告别。“别再吵架了。”托尼调侃这两兄弟。

托尔礼貌地笑了一下,随后,给了洛基一个眼神示意。他们两人同时向相反方向拧动把手,一道刺眼的蓝光自宇宙魔方中迸发出来,笼罩了他们两人的身体,直至天际。洛基闭上眼,抬起头,感受九界穿梭时,这一瞬间对身体每个细胞的拉扯感。他仿佛已经嗅到了阿斯加德蜜酒的香气,还有温暖的金色宫殿、他们的城。他终于又回到了家。



-斯塔克大厦。-

-顶层实验室。-



*



金色的权杖放在承托架上,周围放置着各种仪器。布鲁斯·班纳对着显示屏,记录处理数据,而托尼·斯塔克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神情凝重,像是在思考。

“那还只是个雏形。”班纳说。他在不是浩克的时候,永远是这样柔和又平淡的语气。

斯塔克跳下桌子,有些急躁地走了一圈,最终又在班纳对面站定。“博士,一切最伟大的造物都是从雏形开始的。”他抬起手,把班纳屏幕上的几个模块划到一边,隔着透明的屏幕注视他。

“失败品也是。”班纳回答。

“当然!”托尼双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他偶尔会有那么一点歇斯底里。“但是,你、和我,”他用手指向班纳,然后指向自己,“我们会成功。想想吧,博士,想想新墨西哥的事情,以后,这些都不再是问题。虽然这研究一旦开始,至少需要个一年半载,但到那时候,他将是人类的保护网。他甚至还没有名字。”

班纳又将托尼划掉的几个模块调出来,“我以为他一个名字。”他说。

托尼歪了歪头:“那个?一时的灵感,你喜欢?”

“我觉得很适合。”

“是啊,那就是他了。奥创。”他凝视班纳的眼睛,后者避无可避。“博士,你加入吗?”

布鲁斯班纳从眼睛上方看了他一眼,他那么兴奋。在他的领域里,他天真得无可救药。班纳搞不懂他这一点,但他也得承认,这就是这个男人的无限魅力。他小声重复:“一年半载?”又说:“我想,我没有一点拒绝的理由。”



*这里的三周后是上一章一个月前的三周后,所以大概就是齐塔瑞人进来的一周前

*这之间足够队长和托尼梳理出一些事情,脑补就好,写出来就太拖沓了(已经很。

*他也需要去适应这个过去的兄长

*非常琐碎的一章…复仇者联盟这个副本算是很快速地结束了,接下来洛基的行动会越来越成为主要内容,最后一节可以看作一个彩蛋:D

评论(2)
热度(48)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