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LOKI: Days of Future Past-06/洛基:逆转未来(未来昔日)

006/现在你看见我了

(有点长的一章……)


*



在回到仙宫之后,托尔没有再去拜访他蓝色皮肤的兄弟。他的情况还算不错,而且母亲会照顾好他。他们可以等洛基恢复平常的样子、等九界聚合结束之后,去为他寻找取出体内以太粒子的办法。他会竭尽全力去找的,如果踏遍九界不够,那他就去往更大的宇宙。他现在只是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另一个模样的弟弟。

因为那样的洛基对他来说有些陌生,好像他不再是他那让人难以预测的兄弟、一个同他争吵打闹的角色,而成为了一个神秘的禁忌、一个遥远而模糊的形象,带着善与恶、美与丑,真真假假,一同存在。他不是他的弟弟,他是…别的什么


——暴乱从地牢开始。

托尔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自己的宫殿休息。他听到了爆炸声,随即甩起妙尔尼尔,从宫殿的露台上一跃而起,去向混乱的中心。

不久之前,在众神之父宣告阿斯加德戒严的时候,洛基曾提出不知因何而生的建议,即尤其加强地牢的守卫。这其中有古怪,托尔这么想。但当他没费多少力气就制服了出逃的罪犯后,他又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提议。他站在地牢里,看着士兵重新将罪犯们押进囚室,思考这次暴乱如何发生。紧接着——地面强烈震动,炮火声响起:外敌入侵,没有人收到过海姆达尔的提醒。



*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洛基在走廊上奔跑。

十几天的时间足够他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而现如今的情况下,也没人会来管小王子是不是从禁足中偷逃出来。他只是得抓紧时间。

弗丽嘉之前跟他在一起。第一波爆炸的时候,他就让她走了,去照顾奥丁,洛基相信那是安全的一边。现在,他看着阿斯加德皇宫的防御罩升起、又旋即被破坏,他知道这是诅咒战士做的好事,他是唯一从内部打开阿斯加德的,就从地牢里。这是很难阻止的事情,所以它发生了。

又一阵震动传来,洛基摔倒在地上。震动的源头离他很近,他大概能判断出,这是玛勒基斯的飞船,撞进格拉兹海姆的动静。但他还没找到托尔在哪。

他掸了掸身上的土,开始思考换一个计划的可能性。这个时候——一道光影掠过,在洛基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被拦着腰,带着飞在空中,气流划过他的脸,夹带着很小的电火花。好吧,他找到托尔了。

他们降落的地方是他宫殿的露台。所以为什么我还要费劲跑出去?洛基在心里腹诽。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他对托尔说:“这是黑暗精灵。”

“我知道。”托尔回答他,他紧握着雷神之锤,好像下一秒就要离开这里,去迎战敌人一般。

“他们很强。”洛基说:“他们是为了以太粒子而来。”

雷神皱起眉头:“我会战胜他们。”

“只要以太粒子还在阿斯加德,这里就是他们的目标,他们会毁掉一切!”洛基的语气有些急切,可托尔依然不为所动。那是一种他熟悉又陌生的盲目自大:能够拥有难以匹敌的力量,但无法保有它,这并不是唯独他们其中一人犯过的错误,他们俩都需要引以为鉴。

“阿斯加德会胜利。”他说,表情有一点不悦。

洛基继续劝说:“我相信我们会胜利,但我们也会有牺牲,很大的牺牲。”

托尔简短地回答:“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他好像不耐烦了,想结束这个话题。

洛基也像是被他挑起了怒火,他提高声音说:“托尔,你这个固执的——”

一声巨响。

宫殿的大门被砸开,玛勒基斯走了进来。


“你身上有一点属于我的东西,孩子。”他说。

洛基后退了几步,托尔举起妙尔尼尔,向玛勒基斯扑了过去。后者只是轻轻一挥手,甚至没有碰到托尔的身体,雷神就被他摔向露台边缘,重重撞在了上面。

玛勒基斯没有去管托尔,他走到洛基面前,逼得他无路可退,他说:“把东西还给我吧。”接着,他把手伸向洛基胸口。

——他的手直接从洛基胸口穿了过去。

绿色的光点从“洛基”的胸口溢出,幻像逐渐消失。玛勒基斯再转过头,露台边,托尔的身影也开始消失……



*

在那之前:



托尔和洛基并肩站在格拉兹海姆,神王神后与他们相对而站。

就是我们的计划,父亲。”托尔这么说。

“以太粒子在我们手里,玛勒基斯会自己找上门来。”奥丁说:“我们的一万大军会杀得他们片甲不留。”

“那我们的死伤呢?”托尔问。

“关键在于:我们会胜利。”奥丁注视着他的儿子。洛基也看着他的兄长。

“我从不怀疑阿斯加德的胜利,父亲,”托尔说:“可是我们的胜利,将带来更多的死伤:阿斯加德的人民的死伤。父亲,我们需要改变。”

他说我们需要改变。现如今的雷神,已经不再是曾经鲁莽地讨伐约顿海姆的那一个,他经历了一些故事、见到了一些事情、感受到了一些情感,于是他站在这里,光鲜的铠甲被黑袍掩盖,不再受控制、不再被蒙蔽,他的血里流着新的自由和谦逊。奥丁望着他的儿子们,他的右眼隐隐作痛。他没有再去制止他们。



-瓦特阿尔海姆。-



*

于是:



“那是我说过的话,你是在抄袭。”托尔不满地说。他坐在副驾驶,洛基将两个幻像的一半知觉分给了他,让他也能看到这个小把戏的全过程。在看到“托尔”和“洛基”的争吵之后,他发表了这样的感想。

“那也是我给你的灵感。”洛基反驳他。事情的真实情况和幻像类似:他去找了托尔,他俩一起去找了奥丁和弗丽嘉,然后他们就到这来了。甚至还要简单一点:因为没有人吵架。

“哦,得了吧,洛基。你总是这么喜欢抢功劳。”托尔说。

“好啊,等你不成天举着你的荣誉之锤,我们再来谈谈抢功劳的事情。”洛基说:“还有,容我提醒一下,那个你只是个幻像,托尔,所以一切都是我说了算。等你学好了魔法,你想怎么编排,我都没意见。”


在他们说话之间,飞行器平稳地飞过这一界灰黄的山脉和机械残骸,一切事物在这里都被染上凋零的颜色,渺无人烟,整整一个星球的死寂。中庭、甚至约顿海姆,洛基想着,哪里都比这好。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废墟,这样巨大?”洛基问。

托尔也同样在看着这些曾经的建筑物,他回答:“黑暗精灵是一个古老的种族,比任何生活在阳光下的物种都要古老。这些废墟或许是…在他们被屠杀殆尽之前,他们的城市。”

这就是一个轮回。洛基在心里说:如此无聊。

但他很快以其他东西来回应托尔的话:“……至少,并不是屠杀殆尽。”

因为这时,一艘巨大的飞船,呈十字架形,缓慢地从密布的云层、和空气中的沙尘里显露出来,先是一个透明的形状,接着出现它真实的形体。于是他们也降下速度,将飞行器停在一个小山丘的背阴面。托尔首先走出驾驶室,他说:“这之后是你的计划。”他握着妙尔尼尔的手伸展了一下,“我不怎么喜欢那个计划。”

“说实话,我也不喜欢。”洛基跟在他后面,同时活动了一下身体,以太粒子在他的身体里,这让他很快就觉得累了,他决定收回很久以前他说过的,希望得到这玩意的话。“但是你最好相信我对玛勒基斯的判断。他自负,还喜欢掌控全局,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其实是个很好的领导者。”洛基接着说。

“你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托尔问他。

洛基撇了他一眼,说:“别在这个时候突然说你不相信我了。托尔,我在九界之渊流浪了一年,我该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托尔稍微向旁边跨了半步,侧挡在洛基身前。这是一个保护者的姿态,纯然出自于习惯。他说:“我没有。洛基,我相信你的唯一理由,就是你值得我信任。”

洛基眨了眨眼,在雷神看不到的地方做出了一个无奈、勉强、又有点担忧的鬼脸。


远处的平原之上,飞船的舱门打开,玛勒基斯首先走出船舱,诅咒战士阿尔戈里姆紧跟其后,最后是一队黑暗精灵士兵。他们走出飞船一段距离,在平原上站定,此时,托尔和洛基两人也走上山丘顶端,让自己暴露在敌人的视线当中。

“托尔,”洛基在他身后低声说:“你真是九界最大、也最可爱的傻瓜。*”一道绿色光芒闪过,匕首出现在他手里。洛基猛地转身发力,一把将匕首捅进托尔腹部——雷神一时反应不及,在这突如其来的剧痛中滚落山崖。

远处的玛勒基斯看到了这一幕,向前探了两步。

“你真的以为我在乎阿斯加德?”洛基追上山崖底、还没爬起身的托尔,语气嘲讽地大声质问:“你们的国家、你们的人民?”雷神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洛基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身上。

“我唯一在乎的就是,”他大声宣告:“你和奥丁、你们所有,将羞辱加在我身上的阿斯加德人——我要你们死在我脚下!”他的脸因愤怒而扭曲,他的声音里只有憎恨。

雷神终于从地上爬起,他翻过身,伸出手召唤掉落一旁的妙尔尼尔。而洛基只是伸出右手,对着托尔的方向狠狠一握拳,一股强大的、极寒的力量从他的身体里迸发出来,就在一瞬间,蓝色染上他的皮肤,一道灰蓝色的能量打在雷神身上,在妙尔尼尔回到他手里之前,他变成了一个绝望的冰雕。

那一击之后,蓝色从他身上褪下去,洛基将那一大坨冰块甩在玛勒基斯面前。

“玛勒基斯,”他在呼啸的风声里说,并未有半点惧意,“我是洛基,来自约顿海姆。”他摊手指向托尔,说:“阿斯加德的大王子,表示我的诚意。以太粒子就在我这里,你尽可以拿去,而我只有一个要求,作为回报:我要亲眼见到阿斯加德的灭亡。”

玛勒基斯凝视着他,他说:“你们刚刚骗了我,我怎么可能相信你?”

“我的反叛不能被察觉到。你们没有以太粒子,终将再次成为阿斯加德手下的亡魂,蠢人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目的。然而此时此刻,我不是将它成功带出来了吗?”洛基回答。

“我还是不能相信你的话。”玛勒基斯说。

“那就不要相信我。”洛基说。接着,他的身体开始产生变化,他让冰霜巨人的力量成为主导,几个呼吸过后,他的皮肤变成灰蓝色,清晰的纹路浮现,他双眼暗红。

“相信。你曾经背叛过你的战士,但你不曾背离你的土地。我是约顿海姆的正统君主,我终究不会背离我的土地。”他这样说,“或者,你也可以选择去约顿海姆,在冰霜巨人的护卫下,从他们的君主手里夺取你的以太粒子。”他拿出一个水晶一样的东西,在玛勒基斯眼前一晃,“一瞬间,我就可以回到约顿海姆。你抓不住我。”

玛勒基斯打量洛基,他自然知道冰霜巨人。他们是和黑暗精灵有着同样古老起源的种族,在阿萨神族诞生之前,巨人和精灵就已然存在于九界之中。面前这个年轻又瘦弱的阿萨神养子,他身上的确留着冰霜巨人的血,他身上的纹路繁复又完整,他的血脉是最高贵的那一支。于是玛勒基斯走到被冰冻起来的雷神的前面,将他踢得翻滚了一圈,检查这不是又一个障眼法。

最后,他说:“成交。”

洛基便展开双手,摆出开放而信任的姿势。玛勒基斯朝他伸出手,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之下,洛基缓缓飘浮到空中,血红色的以太粒子从他的七窍之中渗出,在他身后形成漩涡,接着聚合成丝丝缕缕,进入到玛勒基斯的掌握之中。

以太粒子以很快的速度从洛基体内被取出,它们在他的身体里,顺着血管流淌,遍及他的身体,而在取出的时候,也同样是将他从内到外席卷。就在最后一点以太粒子离开他的体内的时候,他的双眼骤然裹挟上以太的血红色,在那一瞬间,他失去了意识——

于是他的魔法失去了释放者的加持,雷神暴起,从炸开的冰块中纵身跃起,妙尔尼尔回到他的掌握,在最后的以太从洛基身体里取出的时候,一锤砸向玛勒基斯和他手中血红的云团。雷电爆裂开来,闪电的力量以妙尔尼尔作为引导,一束强力的电光,直扎进那团流动的能量里。

一朵蘑菇云自雷电和以太之间炸开。烟尘弥漫。


洛基从地面上撑起身体,他看到托尔的身影,在逐渐消散的烟雾里。而以太——那是为液态的无限宝石,被妙尔尼尔击碎之后,它的碎片从地面上升起,重新汇聚,附向玛勒基斯。它依然是如云似雾一样的状态,永远不可能被破坏,因为它甚至不在那里。

它们贴近玛勒基斯的身体,后者仰头一声长吼之后,将以太粒子完全吸收。

看来他的哥哥现在还是太弱了。洛基评价。他并未期望托尔一举破坏无限宝石——如果这样的话那他接下来也不用忙了。因为他有着这样的优势,他一开始就知道故事的结局是什么了:托尔赢了。所以他只是在暗地完成自己的任务,做一个暗中的推手,这就够了。


此时,吸收完以太粒子的玛勒基斯向诅咒战士示意,旋即一同转身,朝他们的飞船走去,无视了托尔和洛基。自然,托尔不会放走他们。他手握雷神之锤,砸向留下来对付他们的那一些士兵,杀出一条道路,直指向玛勒基斯。

而洛基身边,也正围上一众士兵。他现在依然是蓝色皮肤的模样,他没去恢复自己的外貌,而是召唤出匕首,让其刀刃染上冰寒的白光。鉴于如今他的身世已经不再能给他带来任何困扰,所以他会将一切能被调用的力量,全部召集、为他所用。他正需要一个机会来熟悉,这份在自己身体里潜伏了一千多年的力量,而这帮家伙就送上门来了。

就算洛基不如托尔生来强壮,但他从小在阿斯加德尚武的习俗之中成长,依然有不俗的近战能力。他手握匕首,在攻上来的士兵中周旋,他的匕首所至之处,全部都是一刀毙命。在这个过程中,他分了一点心神,去关注托尔那边的动向:玛勒基斯的飞船已经离开,只留下了诅咒战士阿尔戈里姆,与雷神战斗。托尔正被阿尔戈里姆一拳打飞出好远,重重地摔在地上。

洛基光看着就吃痛,他撇了撇嘴,而这时,一道厉风袭来,一个黑暗精灵一拳打向他面门——洛基抬起手臂格挡,在黑暗精灵接触到洛基身体的一刹那,白光从他手臂上闪过,黑暗精灵的一只手瞬间被寒冰冻结,洛基顺势一个手刀,那条胳膊直接碎成小块,掉落在地上的时候,冰块之间的撞击甚至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

谎言之神轻轻哼了一声,抬起下巴,环视之前将他小看的敌人。他一只手执刃,一只手上闪现极寒的魔法,重新投入他的战斗。


托尔那边,阿尔戈里姆的身体力量甚至在他之上*,他逐渐像是落了下风。

他从自己的身体撞出的大坑里爬起来,妙尔尼尔朝他飞来,被阿尔戈里姆一拳打飞,撞进另一边的山崖。诅咒战士拎着他的衣服,把他摔在地面上,开始虐打这个失了武器的神明,托尔竟一时没有还手之力。

阿尔戈里姆短暂地直起身体,正要开始下一轮的打击,一柄漆黑的长刀猛然贯穿了他的胸口,黑色的血喷溅出来。

托尔抬起头,看见他的兄弟从诅咒战士的身后走出来,身上的衣服划破了一些地方。他依然是蓝色的模样。短暂的几秒忽然被拉扯得格外漫长,托尔看得清晰,洛基走过来的步伐,而阿尔戈里姆缓慢地转过头去,对上了洛基的双眼。

这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因为他立刻注意到,阿尔戈里姆即将做出一个动作——“小心!”他大喊。在他搞明白自己是为什么喊出口之前,声音已经从他的嗓子里发出来了。

而接下来,他就看见洛基一个转身,直接将向他撞过去的阿尔戈里姆踢出老远。“再来一次?别做梦了。”托尔觉得自己好像听见洛基这样嘟囔。而被踢飞的诅咒战士的腰间,托尔恍神间好像看见闪烁的红光。


爆炸。小型黑洞自阿尔戈里姆身上炸开,那一星半点的以太粒子也救不回他。挣扎之间,他被黑洞吸收殆尽,什么也没留下。

“哥哥,”洛基向托尔伸出手,要拽他起来。他说:“别愣着了,他们走了。我们的下一站,是中庭。”



-地球。-



*



洛基带着托尔,从他“偶然”知道的另一条密道里,自瓦特阿尔海姆来到了中庭。他们找到了简:托尔的女朋友、塞尔维格博士:曾经被他控制过的人、黛西:另一个中庭女性、和伊安:不知道为什么跟来的中庭男性。

很明显,塞尔维格博士第一眼没有认出来蓝色皮肤的洛基,但在他发现之后,他果然对他仍存厌恶和畏惧,在洛基保证这次自己“只是看戏什么都不会做”之后,也没有放下心来多少。但他们依然一同启程,去往他们已经计算出来的,玛勒基斯将袭击的地点:格林威治。


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洛基果然履行了他的诺言:不参与。

说实话,他在旁边看得眼花缭乱,他从没想到过九界聚合是这么一个有意思的事情。空间的跳跃可以发生在任何你想得到、想不到的地方,随机、无序、混乱,充满滑稽的想象力。他在这一带周围晃悠,甚至有两次走进了约顿海姆和穆斯贝尔海姆。洛基爱死搞出这个的人了、神、或者管他是什么呢。

战斗在他身边发生着,他却在其中找乐子,跟自己做起了游戏。


只是到了最后,他又该重新现身了。九界的位面在中庭的天空上面清晰可见,聚合达到最强的时候,玛勒基斯操控以太粒子,形成巨大的漩涡,自地面直抵天空,像一道血色的龙卷风,又像童话里的豌豆苗,一直生长到天空里去。

“这些东西可以阻止它,但是我们没法靠近。”简对托尔说。

“我能。”托尔回答,从塞尔维格手里接过那些设备,他正要只身前往以太漩涡的中心,洛基突然出现,阻止了他。

“我跟你一起。”他说。

托尔与那双红色的眼睛对视,他熟悉那双眼睛,尽管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将它们放在心上。可那是在与生俱来的血脉之外,自行生长出的血的羁绊。于是他将洛基护在身后,跟他的兄弟一起踏上最后的反击。

简握紧手里的控制器,准备跟他们应和。


他们在血色的漩涡里艰难地向前,以太粒子最浓郁的中心位置,玛勒基斯站在那里,操控这庞大的能量的舞动。

“玛勒基斯!”雷神高吼道。

黑暗精灵的首领听到了他的声音,转过身来,对他和洛基说:“黑暗再临,阿斯加德人。你们来目睹你们宇宙的终结吗?”

雷神稳住身形,他说:“我是来接受你的投降。”他分出一个虫洞生成器,投向玛勒基斯。

黑暗精灵将其接住,然而,接下来一个小型黑洞骤然生成,炸掉了他的一条手臂。

托尔投出第二个仪器。与此同时,洛基调动身体里冰巨人的能量,他脚尖离开地面,隐隐漂浮在空中,双臂展开:一道巨大的冰墙倏然拔地而起,足有三四米的高度,挡在他们身旁,阻碍了以太粒子的流动。

“以太是不能被摧毁的。”玛勒基斯沉声怒喝。他失去的两条手臂在以太粒子的帮助下再生。

雷神缓缓伸出手,妙尔尼尔在他的召唤下,自天空化作一道流星,飞向他命定的掌控者。

“但是你可以!”他大吼,举起神锤和最后的虫洞生成器,向玛勒基斯飞扑过去。

同时,洛基的吼声从身后传来:“托尔——

雷神之锤重重砸在玛勒基斯身上,同时扎进他身体的,还有科学家们的仪器。电光在妙尔尼尔上迸现,紧接着,托尔感觉到一股清凉的力量进入自己的体内,洛基将他全部的冰霜能量,通过他魔法的勾连,送进托尔体内。一瞬间,雷神似乎感受到一股陌生而熟悉的力量的召唤,他同时感到亲切、威严、和恐惧,他没有时间多想,全身心投入了进去。

于是,他双眼泛起银白的电光,妙尔尼尔上——不,是他的身体内部,更强大的雷电迸发出来。天空中云层开始翻涌,几道闪电像是受到召唤一样,直直打进以太粒子漩涡的中央,为召唤它们的人助力。托尔曾经是这力量的沟通者、它的桥梁、它的使用人,而这一刻,他就是它们的主人、它们的王、它们的神明,每一道电光都为他欢呼雀跃,因为他赋予它们存在的能力。


以太粒子消散。

很快,死亡也迎向玛勒基斯。



-又是阿斯加德。-



*



托尔和洛基并肩走在长桥之上,他们俩的身上都带着伤痕,但神情轻松,好像只是携手参与了一场打猎游戏。守护者海姆达尔望着他们两人的背影,像以往一样沉默不语。

“我们得先去向父王禀报。”托尔说。

“我们这次可没一点差错,我想父王也说不出什么。”洛基想了想,又说:“但我们走的时候他是很生气。我好像还偷偷开走了他的收藏品。”

托尔看了一眼他的兄弟,如今他已经变回那个熟悉的样子,那个和他共度一千年的兄弟。“父亲不会再惩罚你的。”他这样说。

洛基摇了摇头,没有接话。

行走间,托尔回忆着他们这一次的战斗,他轻声问洛基:“我以前从没有见你使用过这种力量,弟弟,你的力量。”

洛基看向他,又忽然看向别处,他回答:“我没有过。但是现在不同了,托尔,以后一切都会不一样的。”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又笑了笑。


他们走进城市,没有用妙尔尼尔直接飞进皇宫,因为现下这一刻的轻松,对他们来说都有种陌生的怀念,像是欠了多年的一笔债,如今烟消云散掉了。

但一走进去,他们就几乎同时感到气氛的不对劲。那是一种……洛基宁愿欺骗自己,也不愿去承认的:悲伤的气息。于是托尔又拿起妙尔尼尔,揽上他弟弟的腰,向阿斯加德最中央、最辉煌璀璨的金色城堡飞去。


而几乎是甫一落地,三勇士就从石柱的阴影里出现,希芙也站在他们身边。他们向两位王子行礼,却没开口说什么。洛基几乎已经知道了。他开始发抖。

托尔却没注意到他的弟弟,他问:“发生什么了?为何阿斯加德如此静寂?”

三勇士彼此互相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希芙开口说道:“托尔、洛基,神后故世了。”



*自然是出自……神秘之旅!:)

*诅咒战士肉体强度高于托尔好像的确是原设定。

*这一张有点长…但黑暗世界这个副本差一点点就完了,我既不想再让它更长,去掉一两段又连不好后面的内容,所以…下一章会比较短,应该。

*比我想象的进展得快?一边觉得已经走得很快了,一边又觉得啊后面还有好多副本没搞哦。

*因为会引起歧义所以把托尔冥冥中感受到一点世界线交错的一点内容删掉了。

*希望没有越来越流水账吧。

评论(8)
热度(69)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