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LOKI: Days of Future Past-08/洛基:逆转未来(未来昔日)

008/他终身吃尘土



*

在很复杂的一些事情后



洛基站在彩虹桥上,他身上带着以太粒子、滴落者德罗普尼尔*,和一件无形但是很有用的东西,也似乎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抵押了出去……

这才过了几天的时间啊?

而如今海姆达尔站在他面前,他是最忠诚、最正直、最勇敢的阿斯加德勇士之一。


“海姆达尔,我需要你的协助,”洛基说,他笑吟吟地看着金色铠甲的男人,后者沉默地回望着他:“当我呼唤你的时候,你要借我你的眼睛。”

“凭什么,洛基?”守门人的声音像是跨过十万个宇宙而来:“我已经受过你的蒙骗,全阿斯加德都曾被你欺骗。有些人认为你变好了,可我不信任你。”

“这就对了。”洛基评价,他被拒绝了却一点也不恼怒。他又说:“我不凭我的名字来博得你的信任,我只凭我的姓氏,凭与我同姓的,我兄长的荣光。”

“但那些都不属于你。”海姆达尔说。

“不,属于我。”洛基笑了,他看到他话音落下后,守门人一瞬间惊讶和迷惑的神情。他就知道这能奏效,那件无形却有用的东西。多亏了托尔的粗神经,再说,他也不是要用它去干坏事。“海姆达尔,我不会为难你的。”

海姆达尔沉默许久,为洛基扭转布尔特钢,开启彩虹桥。“我会为你提供力量,因为我从未听过你说这样的话。”他朝向这位年轻的小王子。

“谢了,海姆达尔,仅此一次。”洛基走进那彩色的漩涡,披风如海浪翻滚。



*

若我们追其缘由


“我给你我的祝福。”洛基说。在他身边,是整装待发的雷神。他很快就要出发,去往他所庇护的中庭,而洛基说他打算在神域再休息一阵,再去往知无领域。

“你也一样,兄弟。”雷神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们在闪电宫内,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格外明亮。

“你的魔法,原谅我曾经轻视它,洛基。”托尔诚恳地说,“这一场战斗我们打得多么爽快。”

“我的魔法跟你的妙尔尼尔比呢,哥哥?”洛基顽皮地挑起眉毛,看着他。

托尔豪爽地大笑,说道:“我想那要看你怎么说了。”但洛基收敛了笑意,看起来严肃了一点。

“托尔,在你临行之前,这是我唯一的一个忠告。如果你还记得在面对玛勒基斯的时候,雷电带给你的感觉,那么在你每一次举起妙尔尼尔之前,先好好想一想你的名号。”

托尔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神锤,他点了点头,说:“我要离开阿斯加德,这也正是其中一个原因。那一天在你的魔力疏导之下,我体会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力量,我还不够资格接任神王之位。”

洛基笑了笑。托尔侧头从露台望向远方,好像透过海姆达尔的双眼在凝视地球。洛基看出来他的哥哥已经迫不及待了。但他带着俏皮的神情打断了他的出神。

“托尔,你还欠我一样东西。”他说。

雷神显然一头雾水,他问:“什么?”

洛基慢悠悠地说:“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得有几百年了吧。”

托尔一向对他过去的记忆不甚细心,在他一千多个年月里,大小事情无法计数,他的过去逐渐蒙上了模糊的影子,他也对那些并不在意,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所以他觉得洛基的话可能确有其事,而洛基,他一向知道怎样让他的兄弟上当。

“那么,是什么东西?如果是我能力之内的,我当然会实现我的诺言。”托尔直言询问。但洛基并没有立刻回答他。他的弟弟站在他两步远的地方,先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表情看起来不无戏谑。托尔无比熟悉他现在的神态,因为洛基大多数恶作剧都伴随着这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但托尔依然只是站在那里等待。


然后洛基走上来拥抱了他。


奢华的闪电宫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这个拥抱显得格外地安静,甚至让人感到安心。托尔的第一反应是下意识搂住了他的兄弟。洛基跟他身量相当,但身材纤细了许多,他轻轻松松就把对方的腰圈在了双臂中间。接着他开始想,这是一个恶作剧,还是他弟弟又会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小刀,重复他们一千年以来的游戏。但他等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发生,时间好像停住了。接着因为这个相似的姿势,弗丽嘉葬礼的情景又浮现在他眼前,他有一点慌乱,洛基的情绪好像不太对劲。

但就在他慌张时,洛基松开了手,同时从托尔的怀抱里挣脱出去,拉开了距离。

洛基看着他兄长被他捉弄时一贯的糊里糊涂的表情,觉得有点好笑。他向这个托尔讨要了一个曾经他未来得及得到的拥抱,他知道没必要将这两个雷神分开来,但他身上装载着两重记忆,这种微小的差错,他并不打算纠正自己。

但他想起在自己对事情的发展施加压力,并让其产生改变的时候,托尔身上发生的变化,他的心里终于还是有一些不安。那些变化小得几乎没人能发现,因为雷神托尔依然在他的一次次磨练中,逐渐成长为一个合格的、伟大的神祗。但洛基指的不是这方面的变化。


他开口说:“我亲爱的哥哥,我不要求你信任我,相反,我希望你永远不要这样做,因为相信我是傻瓜才做的事情。我永远不会停下算计与欺骗,因为我不会放弃自我。但只有这一次例外,你拥有我的诺言。你要记得,尽管我同你针锋相对,我也将永远爱你;尽管我会欺骗你,甚至可能伤害你,却永远不会真正背叛你。”


洛基带着谎言之神的笑容说完这一段话,托尔只觉得恍然之间,回到了他已经记不太清的少年时代,那时候的他们,真的只是无忧无虑的两个王子。

于是他给他的兄弟回复:“洛基,现在的你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我们,纯粹又快乐。我曾亲眼看见在短暂的时间里,你以极快的速度跟我渐行渐远,但现在一切都好了,你又回到了阿斯加德的怀抱。”

洛基打断了他,说:“我一直都是我,托尔。你要是觉得我变了,也只是你觉得而已。”

托尔摇摇头,继续他的话:“我得以奥丁之子的名义起誓,兄弟,众神在上,我永远不会伤害你,我没有血缘的胞弟。不仅如此,我的一切荣耀,如果我能得到任何荣耀的话,都将和我的兄弟共享。你永远跟我平起平坐。”

他的声音不大,但低沉而铿锵,每一个字都牢牢钉在他口中“众神在上”的誓言书上。

洛基夸张地叹了口气,说:“你不用这样的,托尔。你知道你将会有无上的荣光,而它们完全不适合我,我也毫无兴趣。”

托尔只是回答他:“洛基,我为你骄傲,母亲、父亲,都会为你骄傲的。”



*



托尔走后,洛基便独自去找到了奥丁,众神之父、他的养父。

神王对洛基的来访自是有一些揣测,但洛基并未因此受到影响,他站在殿下,恭敬地说:“父亲,我需要和您商讨一些事情。”

奥丁威严依旧,似乎托尔走后,他变得更为冷酷和严厉了一些。“洛基,”他看着不远处的年轻人,刚刚褪去少年的样貌,但身上却有某种神秘莫测的气质。“你似乎的确遇到了一些…变化。”

洛基沉默了一时。他对奥丁的话语无动于衷,而是抬起头,望着穹顶上,歌颂奥丁功绩的巨幅画像。他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意图,所以他直率地开口:“我想让您准许我,去见一面我跟托尔从未谋面的长姊,海拉。”



*

稍晚一点后:



“我也看不懂你了,洛基。”奥丁说。他话语所指的对象站在他身后几步的位置,他们在皇宫的一处游廊,面前是四季常春的花园,福金和雾尼完成了它们九大国度的巡逻,回到奥丁身边,把一切所见所闻告诉这位可敬的神王。

“请不要这么说,父亲,您还是最英明的国王。”洛基笑笑,一只无名的渡鸦向他飞了过去,洛基便托住了它,让它停在自己手臂上。因为这个动作,他的手腕裸露出来了一点,那上面有一个小小的黑色印记,像是一枚树叶的形状,又好像有钢铁般冰冷的光芒。“您只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指望我。”

奥丁沉默了一阵,接着说:“因为弗丽嘉相信你,所以我信任你;因为诸诺恩的语言,所以我信任你。我并不是不将你看做我的孩子,但这和信任你是两码事。”

“当然,父亲,非常明智。”洛基说。那只渡鸦飞走了,他用另一只手盖住那新鲜的纹身,它传来一阵寒冷的刺痛,洛基施了一个小魔法,让那没完没了的召唤停歇下来。



-未知之处-



*

闪回:



“她会被一直封印在这里,只有一种方式能得以脱逃出来,即是我的死亡。”奥丁对洛基说。

他们走在湿冷黑暗的走廊里,似乎漫长没有尽头。没有人能来到这里,所以他们俱是以星体投射来到这座宫殿一般的囚牢。走廊尽头似乎有一点点光。

他们又走了一阵,洛基也看不出他们是否接近了目的地,但众神之父停下了他的脚步。“你继续一直往前走,就能找到她。我不想跟她相见。”

于是洛基一个人继续剩下的路程。走廊的墙壁上是幽绿的火焰,潮湿的空气似乎在墙上凝结成水珠,他眼前的光点越来越大。

直到他走出了这道走廊,一个空旷而巨大的空间出现在他眼前:同样阴暗的色调,绿色的火焰,大殿的正中央,是苍白的死人骨堆起的高耸王座,青铜的宝座上,坐着那个洛基还算熟悉的身影。海拉一身修身的长裙,边缘残破,但诡异而美丽,黑发披散在身后,不是她战斗时头盔的那般样子。她手上托着一团小小的火焰,里面是奥丁的身影。

洛基突然有一点走神。海拉跟托尔明明都是奥丁亲生的孩子,审美的角度是怎么差出这么多的?只是角度,因为就审美高度来看,这俩的品味实在都古怪得离奇。但这时候他突然又想起来,闪电宫里面那些极尽奢华的装饰物,和在他看来没什么用的战利品收藏,就又觉得……好像他们的确挺像亲姐弟的。

这时,海拉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挥了挥手驱散那团火焰。洛基走到近前,站在白骨堆旁边,他自然知道海拉究竟有多强大,但他也不是来打架的,所以神色镇静如常。

“我本以为是老头子又闲得无聊来这受罪,没想到这次他还带来了一位客人。”海拉像是习惯了囚禁的生活一样,举手投足间竟然优雅自如。

“我是洛基,你的弟弟。”洛基简单地介绍自己。

“是吗?”海拉扬起声调,“这也说得过去,一千多年都过去了,而且你又跟我这么像。”她审视了一下洛基,眼神像是女王一样高傲自矜。

“呃…”洛基愣了一下,没想到只差了几年,关押中的海拉的脾气这样淡然。反正洛基不相信她没在盘算着不久之后奥丁过世,出来把阿斯加德搅个天翻地覆。但现在,他也蛮乐意跟这个不好搞定的姐姐说说话。

“…说实话,我是领养的。你有个亲弟弟。”

“哦?”海拉随意地问:“他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金发的笨蛋。”洛基状作无奈。


海拉以一种放松的姿势坐在她的王座上,神情戏谑地看着底下的青年,她问:“那么洛基,你是不是看老头子快不行了,便打算来臣服于你的女王?”

听见这句话,洛基下意识地一抖。他皱了皱眉说:“姐姐,这种话还是不必再说了。”接着他笑了一下,“我想,我们有奥丁森这名字的,全都对臣服于别人这词过敏得厉害。”

海拉不置可否,她并未把洛基放在眼里。“那你是来做什么的呢,我可爱的弟弟?”她问。


他是来…开启一场战斗、漫长又无趣的战争。没人能够发觉它的开始和停止,因为战争的双方只是洛基和他的命运。这样荒谬的战争在神话和历史里早已上演了千千万万次,无一不是以无知的挑战者的惨败而告终,最好的情况,也只是他们因为失败得太过高尚,而被人写进剧本里世代传颂,但妄想战胜命运的自高自大者,从没有一个成功过,因为他们不会知道,他们对命运的质疑,也是命运早就织好的篇章。


他是来说服海拉的。

他说:“我是来谈判的。”

海拉饶有兴趣地看向他,示意他继续。

“众神之父时日无多,你的封印即将解开。”洛基陈述,“我希望在那之后,你不要涉足阿斯加德的统治,不要觊觎王位、掀起战争、或者所有这一类的事情。”

“你真是个天真的小可爱,”海拉说,“可你恐怕不知道,阿斯加德本就应该我来统治。”

这话我八成也说过。洛基在心里默默说。

“我知道所有关于你的历史,你和众神之父的征战与战果,还有你被封印的理由。”洛基说。

海拉笑了两声:“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我们正在进行一场愚蠢的对话。”

“不。”洛基回答,他看向高处的神祗,“阿斯加德的统治恐怕跟你无关。我们的父亲在你成年那一年,将亡者之国尼福尔海姆交由你统治,所有亡者皆为你麾下的士卒。只是因为后来你的杀戮无度,才会有封印这一码事。”

“你还真敢说啊,弟弟。”海拉怒极反笑,“那又怎么样呢?”

“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在你的封印结束之后,你仍然是尼福尔海姆的女王,统领亡灵大军,甚至为阿斯加德神明分派安息之地,也能把神的灵魂收留自己身边。”洛基缓慢而清晰地吐出这些字眼。海拉陷入意料之外的沉默。

许久后,她又开口:“但我不听你的,对我并没有任何影响,你以为有人能阻止得了我在阿斯加德称王吗?”

“的确不能。”洛基摇摇头,“那我就开诚布公地说了:诸神黄昏将近,我能让苏尔特尔苏醒,并获得他全盛的力量。若你称王,我必会不遗余力引发诸神黄昏,到那时,这一切也都完全没有意义了。”

“诸神的黄昏…”海拉低声重复了这个词语,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她很快又说:“既是诸神黄昏这躲不开的诅咒,我将阿斯加德夺来,享受最后一刻的生命,有什么不好?”


洛基早想到他们的谈话必定引向这个结果,于是他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摊开双手,说:“因为我也有办法阻止诸神的黄昏。”



*



海拉觉得这个小鬼很有趣。他看上去明明只是一千来岁的样子,一开口天真可爱地像是未经世事的小王子,但一番交谈至此,她发觉他狡猾得像只狐狸,孤勇得像只幼豹,而他满嘴真假参半的言语,让她想起另一段神话里,诱惑人类始祖的毒蛇。

她是被他所诱惑了。因为她不是不去权衡利弊的人,又因为,在她那一段漫长的,对尼福尔海姆的统治中,她曾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对于遵守她自己所创造的秩序的满足。

但她也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洛基。

于是她说:“虽然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我就是不愿意,你又能怎么办?”她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挑衅般看着下面的年轻人。“这场谈判里,我得到的好处不够使我动心,这分明是将我收归于阿斯加德下属。”


在洛基的预想中,事情到了这里,会有两种发展。一种是他们的姐姐直接把他扔出去,另一种是她不同意。当然,不同意并不是真的不同意,把他扔出去才是真的不同意。他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还准备了最后的一点点诱饵,虽然会让未来的事情变得麻烦,但对于达成目的,洛基向来不择手段。

“姐姐,”他作出毫不虚伪的亲切模样,说:“如果你成为了尼福尔海姆的女王,我当然要向你送上一份见面礼。”

“什么?”海拉嘴角微弯。

洛基退后了半步,微微抬起下巴,这样的他身上又好像出现了雏鹰一般的倔强和生命力。


我的灵魂。”他说。



*滴落者就是那个手镯,每九天都多八个的那个。

*海拉外貌请脑补大魔王,设定借鉴了不少漫画。

评论(7)
热度(68)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