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LOKI: Days of Future Past-09/洛基:逆转未来(未来昔日)

009/四个银河护卫队成员和一个洛基



-阿斯加德的宝库。-



*



看守宝库的士兵安静地睡倒在宝库的门口,镶金的大门打开着一个很小的缝隙……


洛基站在宝库的最里头,在那里,远古冬棺还和他们小时候看到的样子一样、和他第一次拿走它时的样子一样,柔和的蓝色之中,暗涌着巨大的力量。

他把双手放在那上面,听见约顿海姆的风声呼啸,自指尖开始,冬棺的蓝色光芒爬上他的皮肤。

他没有让冰霜巨人的力量占据他的身体,只是无声地感受这力量的源头,自约顿海姆的寒冷和寂静里孕育出的宝盒。他在涌动的浪潮里走过那个灰暗星球的每一个角落,他看到冰霜巨人,并不能对他们产生出任何好感,尽管他流着跟他们相同的血。他让冬棺的力量冲刷他的身体。这不是他第一次拿起远古冬棺,但不久之前,他刚刚把另一种可怕的力量——以太粒子——放进身体里储存,他的身体熟悉这两种不同的能量,他不止从他们之中感受到了强大,更重要的是…洛基看到了他寻找的那个可能:


他要去造一柄武器。

并不是像妙尔尼尔之于雷神,或冈格尼尔之于奥丁那样的武器,它不是为了随时随地的武力斗争而存在的,那些不是他负责的事情,他只需要抓住某一个关键点——因此,他需要这样一个道具,为了不久之后的终焉。


“嗒。”一道清脆的金铁声在不远处响起,洛基松开远古冬棺,转身看去,奥丁正持着冈格尼尔,独眼沉默地望着他。

洛基笑了一下,“父亲。”他浅浅地躬身,奥丁朝他走来。

众神之父与洛基比肩站着,他们的面前是危险的法宝。洛基双手放在身前,一副乖巧的样子。

“你一直是个聪明的孩子,”奥丁说,“有时候,甚至聪明得过头了一些。”

他停顿了一阵,继续说:“现在你的身上,还有一些奇异的智慧。但是那不是理由。贪心永远是最可怕的罪恶。”

奥丁轻轻挥动冈格尼尔,解除了洛基的咒语,青铜色仿佛提灯的容器在他脚边显现。血色的以太粒子在其中游动。

“你这就打算走了吗,我的儿子?”他问。

洛基没有说话。

于是奥丁说:“我将以太粒子交给你,即是指,那之后的事情我便不会深究。你需要我将这也挑明吗?”洛基调皮地眨了眨眼,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

奥丁又说:“我知道你在探寻一些东西,即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同时,我也在你身上寻找一些东西,这我可以告诉你:是未来的可能性。”他说完,宝库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洛基思考个中意味,他明白,他永远不能小看奥丁眼罩下的那只眼睛。

众神之父看向他最近收敛了性格、少了言语的儿子,问他:“但我也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些事情:你是否,依然将奥丁之子的名字作为你的荣耀?”

“父亲,我将永远承担这个名字,这是我唯一永远不会否认的事情。”洛基很快回答:“我是阿斯加德的王子,雷神托尔的兄弟。”他又笑了一下,说:“一朝被承认作为它的拥有者,我便做不出伤害阿斯加德的事情。”

他的父王又挥动了一下冈格尼尔,一个金色的光点在枪尖闪现。洛基怎么会看不出来,奥丁是在让他对着永恒之枪立誓。但他也并没有哪句话不是发自肺腑,所以也没有什么所谓。

奥丁威严的脸孔显出些微的放松,他凭空一抓,一个德罗普尼尔出现在他手心。这是洛基没想到的,他只看见奥丁将德罗普尼尔置于远古冬棺上头,冰寒的能量立即开始向那手镯聚集。

很快,德罗普尼尔自身开始染上冰蓝色的光点。奥丁将其递给洛基,对他说:“滴落者可以储存远古冬棺的能量,同时也将失去以一生八的能力。虽然器皿不大,但这一个里储存的力量,足够摧毁几次彩虹桥。”洛基挑了挑眉毛,想起了托尔的那一锤子。

“远古冬棺的威力足够冻结一个星球,我不能让你把它带离阿斯加德。”奥丁最后说道。



*



用容器来储存冬棺的能量?洛基的确没想到这个。

但接下来,他想到的则是…滴落者每九天即以一生八,那奥丁一定还有很多很多的存货,所以…



*

所以



夜晚,奥丁在熟睡。

福金和雾尼均在睡梦之中。(它们破晓时分才飞向九大国度。)

洛基在黑夜的影子里,潜进奥丁的宫殿。他甚至用上了小时候恶作剧的魔法伎俩,让自己尽可能地悄无声息。

他偷偷摸摸地又拿走了五个德罗普尼尔,然后来到宝库,对守卫们故技重施,将寒冰之力注满所有的手镯。远古冬棺在宝库深处仍然静默,幽蓝的光芒照亮了洛基的笑容。


现在是他离开的时候了:

六个德罗普尼尔,不会增加它们的数量,但贮存着远古冬棺的能量;以太粒子,那上面有奥丁有意无意的赦免;托尔的誓言;手腕上的纹身,来自海拉,铁树林的树叶的标记,标志着他将灵魂出卖给了死亡。


于是洛基来到彩虹桥。(你现在知道上一章开头的故事了,对吧?)



-知无领域。-

-赌场。-



*

大约四个月后



“你确定你还要加注吗,克里坦达尔,来自恐怖象限的鲶鱼老爹?”洛基托着下巴,手指尖轻轻敲着自己的颧骨。他对面坐着的生物有鲶鱼的脑袋、绿色的皮肤、黄色的眼睛,而他们这一桌旁边,站着形形色色(五颜六色)的宇宙物种——这就是混乱地界的精髓所在嘛。

“你已经输给我六百万银河筹码、一个振金发卡、瓦妮莎·杰拉尔丁·卡塞莱尔*做的墨西哥鸡肉卷…如果没有过期的话,还有啥?”他看着桌子上摊满的东西,轻快地说。

“小鬼,我要加注,”鲶鱼怪发出嘶嘶的声音,这比他的外貌还要惊悚,“一张艾莉森·布莱尔*的签名照…我的运气还没有结束,我不会输的。”

洛基耸耸肩。鲶鱼举起了手里的五张牌,翻转开来:“毒沼、女巫、永恒之火,三位一体!唯一能胜过它的只有——”

“嗯哼。”洛基哼了一声,翻开自己的牌面,五张相同的图案。

“……是啊,好吧,五张小公主的歌声。真不愧是幸运之手。”鲶鱼压低了声音,过了两秒,他突然暴起:“未免太幸运了一点——你这个出千的骗子!”他从怀里掏出手枪,与此同时,他身后的一众宇宙人也拿枪口指着洛基。

“哦哦,别这么激动嘛,”洛基举起双手,微笑着站起来,往旁边退了两步,“我也差不多玩累了,先撤了,你们自便。”

话音落下,他立刻捏碎了一个夜行者牌瞬移宝石,地一声消失在了原地,让所有的太空子弹只打中了留下来的黑烟和硫磺。


而在知无领域闹市区的一条小巷里,洛基又地一声出现。

“哎呀,”他叉着腰四下看看,自言自语道:“还真是好运气。之前我用这个从来都是传送到天空上,水池里,星际佣兵们的会议大厅什么的。”

“唉,我要什么签名照片来干什么?”他叹了口气,手腕一抖,把一个小东西捏在了手里。那是一枚硬币,洛基将它抛起来,又落回他的手心。

“一开始我就把它从对面摸来了:菲利西亚·哈代*的幸运金币。似乎效果的确不错。”他把硬币放进口袋。

洛基抬起头,看着天上的两个月亮。暗巷外面有星际赌场、妓院、酒吧、餐厅和商店,混乱而充满罪恶的美丽城市。“我想我的假期差不多结束了,”他说着,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当他重新放下手臂的时候,洛基俨然更变了一个模样:

灰蓝色的皮肤、神秘而高贵的纹路、黑色微卷的长发、更加纤细且窈窕的身材——那是冰霜巨人的他,同时也是女性的他。变形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当然啦,洛基可以变成他自己,这是没问题的。他可以变成任何东西,只要还是他自己。


“要开始干活啦。”这个新的洛基,她这么说着。



-收藏家的领域。-



*

一阵打斗过后



那扇门打开,人群纷纷侧目。门里是曲折的通道,所有人都知道它通向哪里——坦利亚·蒂万堪称宇宙诺亚方舟的博物馆。

门口站着一道高挑的身影。

洛基的黑色长发高高束起在脑后,她穿着白色短裙,戴金色臂环,灰蓝色的皮肤看上去柔韧又充满光泽。她面带微笑地望向人群中央,彼得·奎尔、卡魔拉、火箭浣熊、格鲁特正站在那里,都看着打开的大门。他们刚发生了争吵,德拉克斯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人群中。她并没见过这群人,但她认识他们。

“卡魔拉女士,我来带你们去面见我的主人。”洛基用一种抑扬顿挫的优美音调说着,微微弯腰,缓缓将一只手伸向身侧,作出邀请的姿势。四下一片寂静。知无领域无法无天的长居客们也无意去挑战收藏家的威严,这位宇宙长老的脾气人尽皆知,看看他对收藏的偏执就略知一二。

洛基维持着这个完美的姿势,垂下眼眸微笑。——就像收藏家跟她说的那样:“神秘感!”


“我们有全星系最大的收藏馆。”洛基走在众人前头,他们在狭窄的过道里穿行,两旁和头顶是一个接一个的密封玻璃箱。这原本是一个巨大的空间,生生被这些密封箱填满得只剩下逼仄的小路。而箱子里的东西千奇百怪,不无恐怖猎奇。

“这真是一点儿也不恐怖。”火箭浣熊边观望边嘟囔。

洛基快速地瞄了他一眼,接着说:“有动物、残骸、各种标本。”她加快了步伐,收藏家就在前面,背对着众人。对啊,这是她的工作,她还是要好好配合的。

她转过身来,像天鹅伸展翅膀一样,微微抬起脖颈、同时展开双手,说道:“各位客人,我隆重介绍——坦利亚·蒂万,收藏家。”

而收藏家本人,在洛基的话语过程中缓慢转身,将正脸呈现在众人面前:银发、瘦削、夸张的眼镜,和下唇的一道标记。洛基慢慢退到一旁。她始终觉得,所有说高天尊和收藏家不是亲兄弟的人,大概是脑子被斯库鲁人吃了吧。


接着,一番寒暄过后,宇宙灵球被交与蒂万手中。他把球体放在仪器上打开,等待的过程中,洛基又跟着他们听了一遍无限宝石的起源。宇宙长老的理论跟奥丁也大同小异,她从萨诺斯那听来的也不过是这些描述。由无数小屏幕构成的半球形投影上,闪现着宇宙对于宝石仅有的那些认知,洛基盯着其中一幅六块无限宝石的屏幕出神,她身上还携带着从仙宫带来的以太粒子,而接下来,力量宝石即将现世,即将……

火箭浣熊打断了收藏家喋喋不休的讲述,而这时,仪器操作完成,力量宝石浮空与两个半球中间,被浓郁的紫色能量包裹。

“白毛,我们只想要报酬!”火箭激动地挥着双手,恨恨地说。

蒂万此时正对着宝石赞叹其美丽,听到火箭的问话后,他将投影关闭,整理了一下衣服,问:“你们想怎样拿报酬?”

“当然是现金,老头!”火箭回答。

他们交谈中,向不远处的柜台走过去,宝石边上无人守护。

洛基不发一语地站在那里,像是个大型的人偶。她的手指微动,几丝冰寒的能量溢出,飘向力量宝石。她悄无声息的举动似乎未被任何人发觉,但就在最后一瞬间,收藏家感到什么一般猛地抬起头——

“洛基!”他大喊。星爵一众人一同回头,下一秒,冰霜巨人的能量扑食一般裹上力量原石,强烈的能量波动传来,地面开始震颤,密封玻璃碎裂,火星飞溅,格鲁特一把扛起火箭——


一场巨大的爆炸。



*



在那场爆炸之后,卡魔拉带走了宇宙灵球。接着,罗南的军队降落知无领域,勇度也跟着星爵的踪迹来到这里,他们又带来了新一轮的混乱。飞船追击、枪战、炮火、建筑物的倾颓、生命消逝。说实话,这些也就是这片混乱之地里每天上演的故事了。

对于自己有可能是这场混乱的始作俑者之一这件事,洛基并未有半点愧疚。他恢复了他自己一贯的外表,在废墟里找到坦利亚·蒂万。昔日的宇宙长老现在看起来颇为狼狈,他灰头土脸、脸上还有不少伤痕,独自坐在残破的玻璃碎片里,捧着一杯奇怪的饮料。

他看见洛基走过来,睁大了眼睛,脸上浮现出一种着魔般的神色。

“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含糊不清地重复着,语气激动。在这里打杂做了两个月,洛基差不多习惯了他的神经质。

“我竟然相信了你的说辞,残疾的冰霜巨人…王族遗落的血脉…你的身体那么美丽…”蒂万看向洛基,双眼却空洞无神,像是望向了另外的世界。“…却换上了一身仙宫的戎装。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哪个才是你披起的外皮?”

“我就只是洛基,这一点无从否认,”洛基说,“我为了宇宙的未来做下了这一切,所以我并不打算多么诚恳地致以歉意。我要来跟你做个交易。”

收藏家收回了他的眼神,说:“你要是能再拿出一颗无限宝石,什么交易我都跟你做。”

洛基笑了笑:“我没有无限宝石。”

“那就滚蛋。”收藏家灌了口酒。

一条地球的犬类动物凑了过来,蹭了蹭洛基的腿,它身上穿着一套宇航服。

他们之间沉默了一阵,洛基叹了口气,从衣服里摸出一样东西。

收藏家看似不再理会洛基,实际上一直悄悄观察着他的动作,他看见洛基手上的东西,一下子就叫出它的名字:“德罗普尼尔!”他呓语道:“制造神兵利器的侏儒…神王奥丁…滴落者…仙宫位面的稀世珍奇,我也有很多,但这一个还从没被我收藏过。但它似乎有一点不同…?”

“这是不能‘滴落’的滴落者,”洛基解释,收藏家皱起眉毛,他接着说:“但它里面还有一些别的力量。”

洛基轻轻一挥手,一道蓝光自手镯上显现,一瞬间把他们旁边的小狗冻作一个冰雕。

“——远古冬棺的能量?!”收藏家惊呼,“…如果你能把冬棺拿给我,多少钱我都能给你。”

洛基摇摇头,“只有这个。众神之父尚且健壮,你恐怕是想要我被永生囚禁。”洛基把手镯递到蒂万面前,说:“我也不要你的钱,我们以物换物。”

“以物换物?”收藏家嘲讽地笑了,“拿在我手里的东西,你见过我再把它们还回去的吗?”

“…比如力量宝石?”洛基耸了耸肩。

收藏家瞪了他一眼,“没门。”他说。


知无领域是没有风的。但也许是爆炸余韵未散,洛基感觉到流动的空气,带来火药和香精混杂的味道。他在蒂万身边盘起腿坐下。

“我不会跟你交换的。”收藏家瞥了他一眼。

“我不打算要太稀奇的东西,它甚至没在你的喜爱排行榜前一千名里,”洛基说,“储存着远古冬棺能量的德罗普尼尔,换暮光之剑的影子。”

收藏家眨了眨眼,问:“暮光之剑?苏尔特尔暮光之剑的影子?”

洛基点点头。

“奥丁的宝物你有多大的几率得到?更别提一下两个——好吧,两种。”洛基语气夸张地说,“一道影子而已,雇个人就能为你再偷一个来。”

他笑意盈盈地看着收藏家搅在一起的手指,后者表情狰狞地陷入思考。


许久,收藏家恶狠狠地说:“三个手镯。”

“我只有一个。”

“两个!”

“真的只有一个。”

洛基扁了扁嘴,表示自己说的是真话。收藏馆昏暗的灯光里,洛基的侧脸显得更加柔和,他绿色的眼睛比滴落者上镶嵌的更像宝石。他丝毫不掩饰地展现自己的魅力,他看得出来收藏家还挺喜欢他的——以藏品的角度。当然,就算他不这样做,他也有信心不被任何人看穿谎言。

最后,收藏家终于败下阵来。

“…成交。”他说。蒂万收藏宇宙万物千年,虽然不能说从没吃过亏(力量宝石的结局在这摆着呢),但一天两次?他除了自认倒霉还能干什么呢?

洛基愉快地把德罗普尼尔交给宇宙长老,后者不情愿地打了一个响指,一把灰黑色的,像是玩具模型一样的小剑出现在空中。洛基抓住它,那只有他手掌那么长。

“你要一道影子用来做什么?”德罗普尼尔到手,收藏家的心情仿佛好了一点,他狐疑地问洛基。

“谁知道啊,收藏?”洛基把东西收进衣服里,站起身来。

“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是以防万一,我还是问上一句:你没有诅咒黄金的收藏吧?”洛基问。

收藏家给了他否定的回答。

很好,他想,那么一切就很清楚了,他的下一站,是美丽又亲切的地球。



*赌场全部内容一半瞎编一半借鉴自aoa。

*瓦妮莎-模仿猫。

*艾莉森-炫光。

*菲利西亚-黑猫。

*上一章删了一小点内容,奥丁跟洛基的对话,为了让这一章不bug。

*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之前有朋友提出来的德罗普尼尔是手镯还是戒指的问题,的确戒指的版本比较多,手镯基本是在括弧里的。但我还是选了手镯,因为…比较大?好吧,其实这个没什么关系,因为它之后应该只会再出现一次了。

*剧透一下就是这篇文里会出现洛基/蓝洛基/lady洛基和蓝色的lady洛基四种形态XD可能是为了满足我的幻想吧??应该不会是什么尴尬的设定吧?


评论(6)
热度(56)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