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LOKI: Days of Future Past-11/洛基:逆转未来(未来昔日)

011/红舞鞋



-尼泊尔。-

-喜马拉雅山。-



*



“…就是这里了。”古一把一张纸条交给洛基。

洛基对她道谢。

“你是个好孩子,”法师说,“你们那里的人都像你一样讨人喜欢吗?”

“不,”洛基挑了挑眉毛,愉快地说,“我想这是我个人的缺点。”

莫度重新出现在会客厅门口,离开之前,洛基想起了什么,向古一说:“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如果不久以后你收到一个自负又傲慢的学生,你可以考虑一下…让他自由落体三十分钟。”

“哦,”古一有些怜悯地看了洛基一眼,“我知道了。后会无期,洛基。”



*

在这之前



洛基爬上喜马拉雅山顶,他看见茫茫白雪里灰色的山尖和深不见底的峡谷。

他所站的地方是一片平坦广阔的斜坡,他躲在山体凸起的巨石的后面,防止自己被风吹下山崖。

“这说不通,”风声盖过了他说话的声音,“我是来找卡玛泰姬的!”

这里的确是他要找的地方,可这儿什么也没有

洛基裹紧了他的衣服,换了个思路。“我们来试试这个。”他说。

他闭上眼睛,盘起腿坐好,嘴里念念有词,一圈淡绿色的魔法力量从他身体里渗透出来。

“我是洛基、说谎者、我所言皆虚妄,”他说着,打了个响指,“给我一把钥匙。”

接着,一把金色的钥匙从空中掉进他手里。

“BINGO!”他笑着说,站起身来,把钥匙随手一扔,那金色的小玩意被他抛出去后倏地消失了,在风雪里炸出一点绿色的火花。

洛基走到空地中央,伸出双臂,大声说道:“这里卡玛泰姬。”


下一秒,东方式的古朴建筑出现在他周围,风雪被拦在结界的外面,无法侵袭这一片世外桃源。院子里有一棵长歪的桃树,旁边的假山上留下清澈的溪水,小小的水车不停转动,广场上几排法师在练习法术,金色的符文在他们身前漂浮。洛基出现在他们中间。

“嘿!”一个男人叫道。洛基看向他,他站在练习队伍的最前面,服装比其他人的看上去高级一点。

“先暂停一下。”男人跟练习者们这么说,人群散开。

他朝洛基走过来,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洛基,来自阿斯加德。我来找你们的至尊法师古一。”洛基回答。

男人狐疑地打量了他一遭,对这个突然出现的来客也毫无办法,通知古一是早晚的事。于是男人叫洛基跟上他,他为他带路。

他们走到一条小路上,男人问:“你怎么进到卡玛泰姬的?”

洛基耸耸肩,说:“说来有趣,只要你足够相信你的谎言,你们的圣地就会打开门。”


男人把他引入一个房间,雕花的门窗、空气里的檀香、木地板嘎吱嘎吱的声音,都充满着神秘学的气氛。大厅里,一个黄袍的女人坐在茶几后面。她身材极瘦、脸颊凹陷、皮肤雪白,她没有头发,于是显得一双眼睛更加漆黑深邃,她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谢谢你,莫度。”古一开口。她的声音平静而柔和。

为洛基领路的莫度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洛基走向古一。

“你在等我吗?”洛基问。

古一看了他一眼,为他斟了一杯茶。“是的,”她说,“而且通常情况下,这句话是由我来说的:‘我一直在等你。’”

洛基调皮地眨眨眼睛。

“你来得比我想象中快很多。”古一说:“你找到了你所寻找的?”

洛基想了想,回答:“它早就找到了我,我想,是我终于看见它了。”

“法师,我需要你的帮助,而来到这里。”洛基说。古一示意他继续。

他接着说:“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件东西。尽管很难解释,但这事关不久之后宇宙的一次巨大劫难,而这东西对事件的发展至关重要。历代至尊法师守护地球、守护阿戈摩托之眼,而这既关乎地球,也有关于阿戈摩托之眼。”

“所以,你想要什么?”古一问。

“帮我找一柄叫做格拉姆的圣剑。帮助这个世界。”洛基回答。


会客厅里十分安静,和整座卡玛泰姬一样祥和。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洛基听见鸟鸣、还听见柔美的乐章。他喝了一口茶水。

“你不相信我吗?”洛基问。

在一段长久的沉默里,洛基没有听到古一对自己的回答,于是他这样猜测。

我相信你,”古一说,“但是很遗憾,那场劫难已与我毫不相干,所以我不能以此去干扰或帮助这个世界。”

洛基有点迷惑,他好像抓住了至尊法师话里的意味,又好像不太明白。

古一提醒他:“我相信你,但看起来,你并不是那么相信你自己。”

她望着他,黑水一般的眼睛里有着置身时间和空间之外的力量与智慧。洛基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你不帮这个世界,但是你可以帮助我。我只想寻找一把剑。”他说。

古一也微笑着,说:“现在你明白了。那么,我还需要一些格拉姆持有者的头发。”



-又是生命之泉-



*



就在了。

事情大概是这样发生的:阿斯加德的英雄西格德因为他屠龙的战利品——诅咒黄金——而染上了丑陋的恶习,七宗罪腐蚀着他的心灵。终于,在色欲的控制下,他在仙宫做出了不能被诸神原谅的事情,在接受神王奥丁审判之前,逃离了阿斯加德,自行流放至中庭,堕落地生活至今。酒醉的西格德骑着快马,腰上挂着英雄之剑格拉姆,逃到彩虹桥。他醉得太厉害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在他传送到中庭之前,格拉姆从他的腰带上掉了下去…

…从彩虹桥上,一直向下落入世界树的深渊…

…掉到了…

…生命之泉的边上。


洛基走向沃达尔生命泉水,远远地,他就看到纺织机边上的诺伦三女神,命运之网在空中交织,若隐若现。

他走近她们,刚要开口,三女神中最年长的兀尔德便突然起身,转头离开。她嘶哑的声音里带着怒火:“洛基!”她说,她的话音在泉眼边盘旋。

“你的过去正在慢慢模糊,前一千年织就的命运之线都已完全腐朽,新的过去一出现便化为灰烬。你不是存在于此的生命、你不在这里拥有你的过去,你插足于这个世界,飘荡在宇宙之中,你脚下的泥土没有名字,你不生根。你的过去不能对你造成任何影响,所以我离开。我不能见到你。”

洛基听着这一通剖白,感觉并不太好。他想不通诸神为何都对此趋之若鹜。

接着掌管现在的贝露丹迪走上前来,她不像她的姐姐那样气愤,她向洛基呈上一把剑。

“拿到这把剑是命运为你写好的故事,没有人对你多做刁难。”

洛基走上前,接过那把剑。银白的剑身、金黄的剑柄,如同神话中写就的一样。

这时,年龄最小的诗蔻迪开口:“洛基,你游离在命运之外,因此你的命运之线不由我们织就。但它依然在这里飘荡,我能看见你为自己谱写下的未来,它通向九界至深的深渊、永生的黑暗。”

洛基对此一笑置之。

他将英雄之剑格拉姆在腰间放好。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他打算离开。

诗蔻迪却在这时又叫住他,她们都看见了,洛基黑发中间闪烁的金色发丝。她说:“你,洛基,将坐上王位的那位同你共享他的荣耀,他的守护也降临在你身上。他将是九界新的统领者,我们对他知无不言,所以也对你说出这些话语:

“我们那未来的王的命运之线正在我手中,说谎话的人,洛基,你可知道他的命运之网,浸透着金色的荣誉,它扩展时,就是天边最耀眼的那道流星。从我们的纺锤下,它盖过九界所有生灵,万事万物。”

洛基静静地听着她的话,没有回答。

贝露丹迪接着她的姐姐说:“那一位的命运之网甚至将赛过我们现在的这一位王、他伟大的父亲。他将是更英明的众神之主,统领至尊的仙宫阿斯加德,庇护九界万物。”

“洛基,你流着约顿海姆的血,却以阿斯加德的力量著身,你这恶戏之神明、诡计之神明,你可知道,雷霆之主的命运之网,跨过九界山川河流、海水火焰、莽莽荒原和无尽星辰之后,从何而起,又从何而终吗?”

洛基注视着诺伦女神们。生命之泉旁边生机盎然,繁茂的树林、盛开的野花,洛基感到自己听不见一切,也看不到一切。他感觉寒冷。他摆出一副无坚不摧的外表,与此同时,他的心脏开始微微颤抖。

这不是他的本意,也不是他自愿接受的给予,没人给他说不的机会。


托尔的金发缠上的不只是他的头发,还有他原本同这个世界毫无交集的命运之网。

他不想要这个。他只想完成他的计划,然后失败、或者拯救世界,他想找到被遗忘的自我,找到他凭何凝聚出的神格,还有到底什么是他真正的力量。然后他想离开。他不需要一个牵挂、一道温柔的栅栏、一个以爱围铸的铁牢。

他知道自己正在迁怒。但这不会让任何事情变好一点。

托尔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去做了。洛基也只是沉默地接受了。


洛基低声说:“贝露丹迪,我宁愿自己不知道。”

但命运女神没有理会他,她说:“说谎话者,你在被自己的谎言蒙骗。”

“是啊,”他转身离开,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命运的反复无常,“如果我不欺骗自己,我要如何欺骗这个世界,以至于…欺骗萨诺斯呢?”

他转身之时,黑发扬起,其中的金色发丝微微发出光芒,在太阳照射之下,出现了一道极不明显的虚影。

那虚影发自金发尾端,无限地延伸,拉出一张巨网,盖过诸诺恩的纺车,延绵九界,包裹世界树,将金色的光点覆及山河莽苍,最后直直落入中庭:


复仇者大厦里,复仇者们正在举行一场派对。

派对的主角自然是托尼·斯塔克,有他的地方就少不了聚光灯的照耀。他正举着一杯鸡尾酒和班纳博士聊天,娜塔莎也站在他们旁边,她穿着一袭长裙,谈笑风生。音响里放着AC/DC的摇滚乐。沙发上,史蒂夫看起来难得地放松,他面前摆着一杯啤酒,巴顿坐在他旁边。

托尔坐在沙发另一边,仰头干掉一大杯啤酒,畅快地大笑着。

下一瞬间,他的心脏处,一道金色的光芒出现,悄声无息地为那张命运的巨网画上终点。


一个人的命运之网原本两端都应该连着那个人的心脏。雷电之神对他的兄弟许下诺言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也不确定是什么驱使他如此行动,他只是听见了内心深处似是他自己、又似是其他人发出的喃喃细语,他只是感受到心跳和脉搏之中的愿望,全然跟随本能地做出反应。

于是洛基便成为他的第二个心脏。

而洛基自己断裂无依,流落在宇宙之间的命运之网,也得到了另一个终点。


洛基知道这一切,他只是沉默。



-回到曼哈顿。-

-西格德的家。-



*



“看得出你这几年过得还不错。”洛基参观完西格德的房子,如此评价。

他们站在他家里的小型吧台旁边,英雄之剑放在吧台的桌上。西格德给了洛基开了一瓶果酒。接着,他弯下腰从吧台的储物柜里拿出一个纸箱。

“不是吧,你?”洛基深吸一口气,说:“你就把诅咒黄金放在这里?早知道我直接来偷了。”

西格德打开纸箱,里面果然是洛基一直寻找的宝物。他们光泽黯淡,表面坑洼肮脏,并不好看,甚至有种让人厌恶的感觉。只有在被它迷惑诅咒的人眼里,他们是最稀奇的珍宝。

“你要用诅咒黄金打造武器吗?”西格德问他。

洛基也不惊讶他直接猜到,回答:“这种东西,不用来打造武器,难道拿去打造首饰吗?”

西格德没有理会他的插科打诨,把大大小小的金块倒在吧台桌上,告诉洛基他可以全部拿走。

“你既然已经拿到了英雄之剑格拉姆,应该明白它的威力。它甚至并没有排斥你的掌控,你可以使用它的力量,为什么偏偏要去打造那种东西?”西格德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他已经不再具有使用格拉姆的资格,但他看得出,洛基不是不行,只是不愿意。“诅咒之剑损人不利己,这你不会不知道吧?”

在所有的诅咒黄金里,洛基只挑出来了不大的两块,收进自己怀里。这让西格德更为疑惑不解。

但洛基没有再多解释什么,他不急不缓地喝完了西格德给他的饮料。

英雄之剑?”他笑了笑,“我使不惯剑。”



-尼德威阿尔。-



*



在距离它很远的地方,洛基就看到了这颗耀眼的星球。

尼德威阿尔是一颗正在衰亡的恒星,也是一颗中子星,它被改造成巨大的熔炉,一道不停旋转的星环围绕着温度极高且能量巨大的核心,能量束将它们相连,它的能量被用来锻造种种神兵利器。星环之上,三百个矮人生活在这里。矮人的吆喝声、金属的击打声、沸腾液体的咕嘟声和爆破声,全部融合在一起,尼德威阿尔是如此的繁荣火热(真正意义上的火热)。

矮人族一直受阿斯加德庇护,所以洛基在这里受到了很好的待遇。一个矮人将他领到一间巨大的石头房子,让他稍作等候。

很快,矮人王艾崔走了进来。

“阿斯加德的王子,我们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他问。

洛基也直接表明来意:“我来打造一样兵器。”

“什么?”艾崔问。

于是洛基一件一件地将以太粒子、装着远古冬棺能量的德罗普尼尔、和诅咒黄金拿出来。矮人王的眼睛随着他的动作一点一点瞪大。

“我要你为我打造诅咒之剑:斩裂剑提尔锋,”洛基说,“还要用上这些材料。”

艾崔本来只是有一个猜测,现在听见洛基说了出来,震惊地张大了嘴,靠在巨大的椅子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说:“提尔锋是传说中的神器,说实话,我十分愿意它在我的手中重见天日。但它是一把诅咒之剑。它会带来巨大的灾难。”他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洛基。

“我自己说服不了你。那么就再加上我兄弟的名字,”洛基说,“雷霆之神给了我他的信任、他的誓言和他的守护,你不相信我,总愿意相信雷神托尔。”

“我…十分尊重雷霆之神。”艾崔缓慢地说。

洛基又说:“你跟我都知道提尔锋的诅咒,只落于持有者的身上。提尔锋出窍必带血,也最终将带走它的主人的生命。就算它带来什么灾祸,也总比我要使用它去对抗的那个对象带来的恐怖少上太多。你还是相信我比较好,艾崔。”

矮人王深深地看了一眼洛基,说:“如果你不是傻瓜,你就是一个英雄。”

洛基笑了笑,把材料推到艾崔面前,说:“那我宁愿是前者。”


矮人王一样一样详尽地检查了洛基拿来的东西,再抬起头时,眼神里甚至多了一丝敬佩。

他说:“我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你对锻造之术同样精通。因为虽然这些材料每一样都格外强大,甚至一样就能打造出一把难得的利器,但刚好它们的属性相吸相斥,可以在提尔锋里融合。”

他又说:“我想你的意思是用诅咒黄金铸造剑柄、冬棺之力和以太粒子附于剑刃。但是有一个问题,这四个手镯之中含有的冬棺力量,和以太粒子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打造出来的武器可能只有几击之力。”

洛基边听他的话,边赞同地点头,听到最后,他想了想,说:“没关系,那也足够了。”

他将材料全部交给艾崔,告诉他未来自己会来取剑,并嘱咐他,这把剑一定要秘密打造。艾崔一一应下。


交代完剑的事情,洛基又思考了一阵,指节在桌子上轻轻敲打。

他问艾崔:“你有没有听说过无限手套?”

矮人王一下子警觉起来,甚至退后两步,戒备地看着洛基。

“我没有别的意思,”洛基说,“不过,如果未来有人来找到你们,制造无限手套,务必按照我说的做:

“你们要先答应他的要求,甚至归顺他,不要激怒他,让他伤害矮人一族;那段时间里,你们要打造两份手套,一真一假,假手套要做到尽可能真实,短时间内不会被他发觉,等到他来取手套的时候,就先将假的给他;如果这一切顺利,他大概需要几个月时间才会发现问题,这之前,我以奥丁之子的名义发誓,阿萨神族会来庇护你们的安全。”

他的眼神诚恳。矮人王也在他的话语里嗅到了未来那一丝危险的气息,当下认真地记下,并向洛基保证,一定会尽快打造出他的武器,并且留心所有暗藏的危险和威胁。



*

几个月后~



此间事情落定,洛基又回到了他在曼哈顿的公寓。


最近几个月,洛基一直在研究怎么用冰霜巨人的力量制造小冰雕。他先搞出一个冰块,再直接用能量在上面雕刻,效果异常地出色。他照着卡通人物和一些常见的摆件雕刻出花样,成品几个月都不会融化,他把它们挂在eBay上出售,从来都是刚一挂上就被抢购一空。

不需要依靠富豪朋友他也能在中庭生活地顺风顺水,洛基非常自豪地想,这就是他和托尔的差别。


这一天,电视上正放着新闻,洛基在摆弄冰雕,海拉的封印被他打开,她看看新闻、又看看洛基。

“…斯塔克工业暗中制造的人工智能脱离掌控…将对人类造成怎样的威胁…复仇者联盟再次对城市造成巨大破坏…英雄还是麻烦…”随着报道的声音,画面在爆炸、毁坏的建筑物、和绿巨人之间切换。

“纽约不需要他们…人们游行抗议…感到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政府驱逐复仇者联盟…”接着出现游行的场面,还有政客的脸。


洛基全神贯注地进行着手中的操作,最后,他举起完成的成品,晶莹得如同水晶的冰雕有着大大的脑袋和两个圆耳朵,挺起肚子,张开双手,动作栩栩如生。他兴奋地说:“老鼠米奇!(Micky the Mouse)”



*大家十二月好,时间过得真快(x

*开始写之后才发现奇异的时间线对不上,这会儿似乎已经有他了,对不起,拜托了,就这样吧,实在不行就把这一段想象成之前发生的吧(咸鱼脸

*洛基自己冒险的两年就这样结束啦!好快啊…

*下一章是很少一部分的奥创纪元内容提及,基本只会围绕锤基,但是下一章的情节好难安排…因为奥创这段应该写不够一章的字数…实在不行就少点字好了(鞠躬

*蒂尔达真的A爆我好爱她qaq

评论(10)
热度(68)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