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LOKI: Days of Future Past-12/洛基:逆转未来(未来昔日)

012/戈尔韦男孩



-非洲海岸。拆解场。-

-丘吉尔号。-



*

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刻



一道红光闪过。

托尔感到一阵眩晕。

史蒂夫用星盾挡开一个机器人,转头问道:“怎么了,托尔?”

“那个小姑娘想控制我的心智,”他回答,随手将敌人打退,“小心点,人类很容易中招。还好我是神……”

话音刚落,他抬起头,周围的景色骤然变了样子。


他站在一座辉煌的金色大厅之中,四周有庄严的塑像,穹顶是彩绘着神话内容的壁画,美丽的精灵们伴着乐曲起舞,空气里弥漫着蜜酒的香气、还有人们的欢声笑语。托尔知道这是哪里,尽管他从没来过。但这里就如同人们讲述的一样,欢乐美好、平静祥和。

这里是瓦尔哈拉。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托尔揉着作痛的太阳穴,在自己的记忆里搜寻答案。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一样莽撞地往前走去。

他推开谈笑的神明、撞在摆放着美酒佳肴的长桌桌角、为了保持平衡扯下了装饰的帷幔,踉踉跄跄,无比狼狈。他的头疼得要命,不安的感觉充斥他的心脏。他在找什么东西。他在害怕。他闭紧双眼,用手掌拍打自己的脑袋,想让它正常运转,但这并没起任何作用,他没法集中精力,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但是耳边的乐曲依然没停下。他恐惧得将牙齿咬得吱吱作响。他不知道那感情从何而来。

突然他听见一个声音:

“那是他吗?”那个声音说,穿过了人群的欢笑声,“奥丁的第一个孩子?”

他睁开眼睛,看见海姆达尔。他的两只眼睛是可怕的白色,他走向托尔的样子仿若一个盲人。

“我的朋友,我看见了一切,”海姆达尔将手搭上他的肩膀,“我看见你将我们所有人领向冥府。”

托尔看着他的样子,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让他心脏颤抖的恐惧撑破了一道未知的界限,逼迫他说出了第一句话:

洛基在哪里?”

他吐出他弟弟的名字的时候,他感到自己身体的疼痛。五脏六腑在焚烧,在蜜酒里烧,整座宫殿几近倾颓。但当他说完这句话的那一瞬间,所有负面的知觉全部消失不见,他整个人晃了一下,然后他终于能正常地看见、听见面前的一切。

他听见海姆达尔冷笑,说:“所有人都死了。你的兄弟,他没有资格留名瓦尔哈拉。”

托尔环顾四周,他发现每一个人、每一双眼睛都在注视着他。

他用力推开海姆达尔。他的手里突然迸发出雷电。

“你是个毁灭者,奥丁森。”他昔日的好友语气里充满恨意。

托尔倒退两步,他急于控制自己手中的能量,但它们在他手里汇聚,向四面八方射出骇人的电光。雷电在他的身前爆裂,宫殿和人群在这之间开始变得模糊,突然,另一个画面直直扎进他的脑海——


他看见爆炸的蓝色光芒里,诞生出一颗黄色的宝石。

下一个瞬间,他们变成一双陌生的眼睛。


他没有理解那是什么意思。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记住那两个一闪而过的画面,一切就又骤然消失。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黑暗和荒芜。

这里比瓦特阿尔海姆更加阴森,因为后者是漫天的沙尘和光秃秃的山丘,而这里只有永恒的黑夜、一望无际的凄凉的平原。雷神甚至感觉到刺骨的寒冷。在寒冷侵袭而来的同时,他听到某种无声的呼唤。他转过头。

洛基站在不远的地方,朝他微笑。


然后他醒了过来,感受到被心灵控制后的衰弱,还有在自己真实躯体里、同样无法抑制的心悸。



*



在那之后,由于绯红女巫的介入,浩克在城市中暴走。托尼·斯塔克调用维罗妮卡,经历一番大战,才平息了这次事件。但损失无法挽回,记忆没法抹去,短短几小时内,复仇者联盟就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人们尖叫着驱逐这一队异类、政客发表演说,论证超级人类的存在是保护还是威胁。


他们抵达“安全屋”。

那是鹰眼克林顿·巴顿的家。一个真正的家。他们咀嚼着这个词语,不是一幢房子,或一栋大楼,是一个温暖的,包含着爱情、亲情、互相扶持、彼此依靠的家。他甚至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吵闹着要跟娜塔莎拥抱。

这是一种陌生的感觉。因为对于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来说,长久以来,这都并不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于是他们也顺理成章地以为,这既不是他们需要的、也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自信自己可以独自一人生活在这个宇宙之中。可事实不是这样的。


托尔低下头,那个女孩子在看着他。她有一双绿色的眼睛。他的心脏一痛,洛基的笑容、海姆达尔的一双眼睛,突然又出现在他的脑海。他不能待在这里。他径直往门外走去。

史蒂夫跟上了他。“你要去干什么,托尔?”队长问。

“我在梦里看到了什么,”他走到门前的草地上,“我需要答案。在这里找不到。”

队长沉默地看着他,而托尔没有理会,甩起妙尔尼尔,飞上天空。



*



“每个国度都有倒影。如果水中神灵肯接纳我,我就可以回到梦里,找到我错过了什么。”托尔说。

他在一个漆黑的岩洞之中,身边是塞尔维格博士。

他们面前是一汪清澈无波的泉水:真视之水。托尔听说过关于它的传说,“听说进去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就像塞尔维格博士说的那样。他蹲在湖边,用手拨动水面,它看起来平凡无奇,就像是普普通通的水一样。没有什么东西是不付出代价就能得到的,他明白这个,但是梦境里的情景让他产生一种不同寻常的预感,他必须得去做。

“那就让我们来试试。”他说。


他脱掉外衣、跳进水里,水刚好到他肩膀,他闭气将整个身体浸入水里,然后湿漉漉地冒出头,让自己全身都淋上真视之水。这不是普通的水。因为他开始感到眩晕。


他回到了瓦尔哈拉。

但是一切都是不稳定的。海姆达尔扑向他,“醒醒!”他大喊,接着托尔身上爆发出无法控制的雷电。他觉得自己一瞬间踩在水里、下一瞬间又踩在瓦尔哈拉的金色地板上。电光在他耳边噼里啪啦地爆裂开,他感觉有一股力量在拉扯自己,拉扯他身体里的雷电。

他看见跳舞的精灵。他看见奥创。他看见心灵权杖,杖头的宝石掉落下来。他看见地球,然后是托尼·斯塔克的脸,还有他创造的钢铁战甲,“毁灭”,一个声音说。接着他看见茫茫宇宙,心灵权杖的蓝色破裂开来,掉出一块黄色的宝石;一个球形容器分开两半,紫色的光芒透出来,第二块宝石诞生;宇宙魔方最后出现,玻璃一般的外壳粉碎,呈现出一颗蓝色的宝石。三块宝石排列在宇宙之中,背景隐隐的金色光芒,像是一个手套的形状。

接着一道雷电猛地打在他身上,他痛呼一声。


再次睁开眼睛,他又来到那个黑暗的地方,血红色的以太粒子漂浮在天上。这种液态的物质不停地变换着它的形状,像蛇一样在空中游走。它从托尔的头顶掠过,托尔随之转身,看到洛基站在不远处,而以太正缠绕上他的身体。血色的能量在他周身散开又聚集,但他好像毫无察觉似的,带着一丝狡黠,朝托尔微笑。下一瞬间,以太猛地回缩凝聚,变成了一颗血红色的宝石,漂浮在洛基身前,然后极其缓慢地,融进了他的身体。

“洛基。”托尔轻轻叫他的名字。

他的兄弟没有回答,好像他察觉不到一切,但他的眼睛始终看着托尔。他朝他走过来。

他缓慢地迈出步伐。

第一步,他在黑暗里看见他的容貌,黑发绿眼,狡黠的目光,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第二步,灰蓝色逐渐爬上了他的皮肤,灰色的纹路出现在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繁复诡异,他的眼睛变成红色。托尔对这样的洛基不再陌生,他感到洛基的气场变得不同,但并不是往坏的方向。

第三步,他的身形开始发生变化,更加纤细,肢体有了女性的线条。她依然是蓝色的皮肤,黑发长及胸前。托尔惊讶极了,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第四步,蓝色褪去。面前的人重新回到苍白皮肤、碧绿眼眸的样子,但她依然不是他。她却和他一样目光狡黠,有着一样的笑容。她黑发及肩,柔软散乱地披着,身量窈窕美丽,散发着比托尔所熟悉的兄弟更强的冷漠气场。托尔认识她吗?他不敢认识她。这是他的兄弟吗?

第五步,洛基站在他面前。他熟悉的洛基,终于站定,给了他一个拥抱。



-又是洛基的公寓-



*



电视上依然是新闻频道,昆式战斗机在城市里穿梭,一个地面摄像头拍到这一切,背景充斥着人们的惊呼声。

洛基坐在沙发上,用新买的手机刷着推特,在“#复仇者联盟”的标签下,新增了很多手机拍摄的短视频,很明显,他们正在某条公路上和一堆机器人打架。

电视新闻也继续追踪更新,画面扫过爆炸的汽车、飞出轨道的城铁、和碎掉一半的立交桥柱。城市建设依然没能逃过一劫。

洛基忍不住笑了几声:“哦,哥哥,你的朋友们可真是干得漂亮。”

但他没能幸灾乐祸太久,因为一道身影从阳台上破风而来,猛地摁着他的脖子把他压在沙发上,撞得洛基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不停地咳嗽。

暴怒的托尔站在沙发边上。

“你把以太粒子藏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几乎是吼道。

洛基一边咳、一边笑,说道:“好久不见,咳,哥哥。”

托尔生气归生气,还是把洛基一把扯了起来,给他顺了顺气。

等洛基把气喘匀了,他回答说:“以太现在不会对九界造成任何伤害,它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而托尔听了他的答案,扳过他的脑袋,手放在他脖子和衣领的交界,神情一半急躁、一半担忧。


他说:“我不是担心以太粒子会伤害九界。我担心它会伤害。”


洛基勾了勾嘴角,说:“托尔,你说起话来像是被人精神控制了。”

“我的确是被人精神控制过。”托尔一字一顿地说:“她让我们看见幻象。我看到你们所有人都死了,所有的阿斯加德人。我害死了他们,而以太杀死了你。”

洛基的瞳孔微缩。托尔还有过这样的经历,这是他不知道的。一开始,他很是惊讶了一下,因为托尔看到的幻象几乎就是未来的写照。而能让人看到未来的精神控制?这未免太离谱了一点。然后他细想了一下,大概明白了个中原理。他猜想,那个能力大概类似于“看到内心深处的渴望”或者“看到内心深处的恐惧”,但这种效果只针对于人类,因为他们的潜意识里总是有自己想象出来的天使和魔鬼。但如果当一位神祗看到他自己的内心,他也许的确能在那里找到一些未来的启示,因为他们本来就更接近某种灵感。

洛基知道这个世界本该以什么方式绝望地终结,他不光知道,他还经历了,所以他现在能很镇定地面对。但他看见托尔的模样,面前的神祗仿佛不再是那个自高自大、所向披靡的轰雷者,他在中庭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它们让他有了改变,在他的神性里染上人性的光芒——或者说,那些经历唤醒了他这部分的自己。他现在看起来悲痛不安,好像已经在为自己没犯下的错误懊悔。他有情绪、有弱点、有偶尔踟蹰的灵魂。他一瞬间不再像是那个雷神,只是他的哥哥。

托尔的幻境是某种预兆。对一切早已了解的洛基明白。而刚刚才站到这个时间节点、看到这一切的托尔也明白。

洛基感到心里翻涌起一阵情绪。他轻轻地抱住了托尔。

“不要担心,哥哥。我向你保证,太阳会…永远照耀阿斯加德。”他这样说。


在最初的僵硬过后,托尔用力地回抱了洛基。

他强壮的手臂将洛基的腰牢牢围住,洛基的两只手贴在他的肩胛骨上。这个意味不明的、明显超出了“兄弟”感情的拥抱让洛基有一点点不安,他感觉有什么脱离了掌控。一切正如诸诺恩所言,他叹了口气,吹动了脸边托尔的金发。他的兄长将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这个动作让他后背弓起,也同时腾出了更多地方让他将洛基圈进自己的领地,作出强硬的姿态,把他庇护在自己身下。洛基歪了歪头,找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他任其发展。


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突然在他们耳边炸开。

他们同时转过头去,电视里,一个货箱在天空中燃烧,一架昆式战斗机飞远,空中还有两个隐约的身影,像是一副机甲和一个人类。

“我得走了,”托尔说,“我在幻境里还看见了别的东西。”

洛基点点头。

托尔走向阳台,但他突然又转过身,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洛基,你…是不是有变形的能力,比如…变成女性?”

哦,该死的幻境。洛基在心里说。而事实上,他就算否认也没关系,反正托尔也没有办法求证。

但他没有。

鬼迷心窍地没有。

他往前走了一步,变化成女性的样子,皮肤一下子更白上一个度,头发长了一点。

她尽管心里有点忐忑,表面上还是向托尔递去一个挑衅的目光,说:“我的‘小把戏’能做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然后又往前走了一步,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托尔凝视着他,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像是在回忆。但他还是抡起妙尔尼尔,赶向复仇者大厦。


离开前,他最后说:“拜托,洛基,别让我失望。”

这句话托尔说过许多许多次。曾经他这样说,意思是我希望你不要再背叛我,现在他这样说,却是在说,请你不要真的离开我。洛基听懂了他的意思。

他回答:“哥哥,我在阿斯加德等你。”

然后他看着托尔离开,成为天空中的一个黑点。他刚站过的地方,留下小小的爆炸的电火花。


洛基在阳台站了一阵,只是看着天空,托尔离开的方向。

他自言自语说:“托尔,你怎么就是改不掉相信我的毛病呢?”



*我觉得是我本来的设定问题,虽然想写个solo,但是又不得不用别的视角来解释事情的发展…反正已经这样了 安啦安啦hhhh

*全是感情线没啥说的…奥创纪元就这样水过去啦,大家该盒饭盒饭,该归队归队,该PTSD的PTSD(???

评论(1)
热度(66)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