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隅Yvo

not gifted, totally stupid.

一个关于通感症(?)的梗

很想写出来



亚瑟吃吃地笑,带着一如既往的嘲讽意味。

“那么用你那该死的味觉告诉我,现在对于你我又是什么味道的?”

弗朗西斯揽过他的腰,后者没有过多的挣扎,扬起头用灰绿色的眼睛盯着他。

“苦味。”他这么说的时候故意夸张地咂了咂嘴,把嘴唇靠近亚瑟的前额,“和我初见你的时候一样,我的精灵。你的味道从未变过。”

“‘亚瑟·柯克兰’是苦味的。像秋天打在落叶上的雨,或者紫阳花的花瓣。”

“尝起来是爱情的味道。”

评论
热度(3)
© 止隅Yvo | Powered by LOFTER